年轻大学生正妹,遭尾随在住家被强奸

我叫颜芝妤,今年刚满20岁,还正在念大二中,因为在家裡住嘉义,在桃园某一所科技大学念书,就在外面租了间小公寓,由于经济关系,也不可能租有管理员的管理式套房来住。在学校我都会打扮得很漂亮,一定化妆,假睫毛,瞳孔放大片,163公分的我,穿著40丹尼的黑丝袜,匀称的双腿,跟白皙的皮肤!搭配一双很可爱的娃娃鞋,总是能吸引男生的目光。这也让我得意的呢。

今天留在学校社团教室赶著接下来要发表的社团成果发表会,不知不觉已经12点了。也到达警卫要来关教室的时间了,社团教室也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学校警卫是外聘的的保全公司来看管,但是今天的警卫好像不是之前熟悉的警卫伯伯。警卫:「同学我要关教室的门了喔。」

你东西赶快收一收赶快出来吧。芝妤:「好,我马上喔…不好意思」

警卫:「时间这么晚了,怎么还一个人待在这裡呢?」

芝妤:「因为社团成果发表会的东西还没做完,在三天就要交了说。」

警卫:「喔喔好那赶快回家喔!太晚了一个女生这样很危险喔」

芝妤:「嗯嗯好!」

想说,还没敢玩的东西,带回家做好了,等等到巷口那一家便利商店买一卷胶带跟胶水,还有一点饮料,回家淮备熬夜鲁。走进了79巷,我房间的巷子一直都很昏暗,也几乎没什么照明,当我开楼下公寓的门的时候,也有一个人跟我进来了,这个人带著全罩式安全帽,此时我也不以为意,反正走我的,我的房间是在3楼,因此我要走楼梯走上3楼,当我正从包包拿钥匙淮备开门的时候,那带安全帽的男子也才走到2楼半,当时我也没想那太多,我的门一开,感到有人从后面用力的把我推入。阿!是那个戴安全帽的陌生男子,我心想:「惨了不知道他要干嘛!」

我说道:「你干嘛,你知不知道闯进人家家裡是违法的。」

戴安全帽的男子把门关上并且反锁!从口袋拿出了一把水果刀,并开口说话了安全帽男子:「小美女,你乖乖的配合,我保证你不会有事,但是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也就别怪我了」

我开始大喊:「救命阿…」

安全帽男子衝向我,用力的在我肚子上打了一拳,我顿时瘫软在地上,泪都快飙了出来。安全帽男子:「就叫你乖乖配合了,你偏偏要大叫,不要怪我不会怜香惜玉。」

男子马上从他的口袋拿出了两卷童军绳,并且将我的手反绑在后面,绑得很紧,我一点挣脱的机会都没有,我实在没有力气抵抗他,他将我抱到我的床上,他把安全帽脱掉了,但是还是带著头套,我还是看不出他是谁,他拿起我的包包翻了一番裡面的证件他坐在我床的侧面看著我说,颜小姐是吧名字很好听我眼神充满著恐惧,我知道他想强姦我,可是我内心却不想承认这个事实,总希望还有一丝希望他只是来抢钱,他用手开始抚摸我的脸蛋,我头稍稍抵抗,但双手被压在床下,根本不能动弹,他开始用手指抚弄我的嘴唇,我嘴上还有一些没有卸妆过的唇蜜,看起来格外性感,他则开始强吻我,并且伸舌头,想要突破我的双唇。「嗯…不..唉….唉….嗯….呜呜..」

我只能紧闭著双唇,发出这样的声音。他开始爬到我床上,正想要脱我的衣服,我的穿著黑丝袜的双脚一直奋力抵抗,却被他一手捉住安全帽男子:「不就叫你不要抵抗了吗?」

本来没抵抗还好,一抵抗,却是噩梦的开始,我的脚从小就很怕养,不能受到一点点外在的刺激,安全帽男子一手捉住我的右脚,似乎闻到了我一整天没有换鞋的脚味,虽然不会臭,但多少还是会有点味道,没想到这安全帽男子开始,对我的脚又闻,又在他的脸上摩擦,我已经痒到没有利器抵抗。我用了我剩下的力气跟安全帽男子求饶「求求你,不要玩我的脚…很痒…..唉….唉….嗯….呜呜.」

。他似乎没听到,变本加厉的开始舔起我的脚底。边说:「真美的脚呀」

,随著他口水的热度我的脚底丝袜也开始施润了起来,我免目狰狞的,难过得忍著养,骂了一句「变态!」

他依旧无所谓,甚至整张嘴含住了我的脚趾。「唉….唉….嗯….呜呜..嗯嗯…阿….放开阿」

我几乎快没力气了!他终于放开了,转头向我说,你刚刚骂我变态是吧,那我就让你尝试更变态的吧。看起来你的美腿美脚,很怕痒喔。怎样下面湿了吧!他从袋子拿出了一罐宝特瓶,裡面装著透明的液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我想你这20岁的小女生,大概也不知道是什么吧!还没等我说话,他就开始倒在我的双腿上,是冰冰凉凉的润滑液,好让我的双腿脚更敏感,到这裡我已经知道,他只是想更恐怖的方式凌辱我….因为双腿已经湿润,滑滑黏黏,也更敏感,他舔我脚底舔得更是夸张。「唉….唉….嗯….呜呜..唉….唉….嗯….呜呜..唉….唉….嗯….呜呜..嗯阿阿不要…不要,好痒,放过我….唉….唉….嗯….呜呜..」

不知不觉他已经从脚舔到大腿,并且把我的短裙脱掉,开始强舔我的大腿内侧。「湿了阿,刚刚爽不爽」

安全帽男子说著,「爽就要说阿!」

芝妤眼角已经开始流出不情愿的泪水,继续受到这个变态男子的变态暴行!这个变态男,芝妤的衬衫扣用力的撕破,两个坚挺的美乳,漏了出来,白皙的皮肤跟黑色的蕾丝胸罩形成强烈的对比,显得芝妤的皮肤更加的白嫩。变态男子说「好大呀,看起来你平时很有保养身材,国中的时候喝了不少牛奶吧!」

说著边伸出舌头,好像看到一个美味的大餐一样。我大喊:「不要,拜託你饶了我…我不会说出去,我也不会报警,只求你放了我吧!」

变态男子「不行…这是不可能的!」

继续把芝妤的胸罩扯开。变态男子:「粉红色的乳头阿…」

变态男子用了手戳揉了几下,顺手拿起了润滑液开始倒在芝妤的美胸,并且用手将润滑液抹均匀。我内心感到极度开始害怕开始又大喊:「救命,不要….不要….」

此时,狠狠的一巴掌甩在我的右脸颊,「叫什么,老子今天就是要玩死你,没人会来救你的」

眼神极度凶狠,并且他从我放内衣的抽屉,找了一件黑色丝袜,要塞进我的嘴裡。变态男:「张开嘴,你还想再挨一巴掌吗?」

我依然不从,把头转向另一边。「没关系,我会让你屈服的」

变态男用力捏住我的鼻子,把头转过来,我憋气了几秒钟后,不得已将嘴巴张开,此时黑色丝袜也塞进我的嘴裡。但变态男没有放开我的鼻子,「在不屈服阿,在不屈服我就杀了你!别以为我不敢」

直到我双腿空踢,受不了,他才将我鼻子放开,让我喘气,但是我已经脸红气喘不已。变态男并没有浪费时间,马上在我胸部舔了起来。我只能发出「嗯…呜….呼…嗯..嗯欧…」

变态男左边胸部舔完换右边,持续的在刺激我的敏感带,不论我怎么受不了,他就是不肯停止舔我胸部,「嗯…呜….呼…嗯..嗯…………………………….嗯..呜呜」

因为嘴巴塞了丝袜,又吐不出来,难过的感觉要窒息。变态男说此时把我的身体扶起来,鬆开我被反绑的双手,本来我以为,噩梦要结束了,我根本没有力气抵抗了,在抵抗不知道又要挨他几个巴掌,变态男将我的双手绑在我的床头柜上,他的目光盯在我的液下说「想不到你都有剃毛阿,看起来真白嫩」

他把脸靠近了我的腋下,伸出舌头,但是要舔不舔得弄得我身经很紧张,突然,他一口吸允在我腋下,「嗯…嗯…呜….呼…嗯..嗯………………………………………………….嗯..呜…..不…要…..好..痒…..呼…嗯..嗯…………………呜….呼………….呼………….喔喔喔…………嗯.」

变态男开始脱下裤子,他的阴茎已经膨胀到了极限,我也知道他开始要最后的猥亵了!甚至我就要被他性侵….一辈子逃脱不了这个阴影。想到这裡我又流泪了,毕竟,我完全无法抵抗,只能任他摆布。变态男将我嘴裡的丝袜取出,问道说:你有什么要说的吗?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

我哭著说不出话来。变态男说:「因为你穿得太火辣,服装身材又都是我喜欢的,尤其是你那双迷人的双腿,搭配著黑丝袜,不让我遐想动手都不行。我确实有所淮备,我早就注意你很久了!」

变态难继续说道:「最后一个阶段了,爽完就没事了!你最好配合一点颜小姐」

他把阴茎靠近了我的嘴,要我帮他口交吸允。他喝令「张开。」

我不从,他又用力提助我的鼻子,迫使我把嘴巴微开,才微开一点他就将那巨大的阴茎塞入我的小嘴中,并且在裡面抽插,他45度角的进去,每一下都深入到我的喉咙,我感到难受以及噁心,(噁心死了…..不愿意但也没办法)表情狰狞微微发出「阿阿..喔…嗯….嗯…..呜….呼………….」

他抽插得更快了「嗯…呜….呼…嗯..嗯………………………………………………….嗯..呜…..不…要…..好..痛…..呼…嗯..嗯…………………呜….呼………唉….唉….嗯….呜呜…嗯..嗯…………………呜….呼………唉….唉….嗯….呜呜」

变态男似乎没有要停,我口水已经几乎快流了出来,「噗….亥….亥亥…………..」

全部将嘴中的噁心感全部吐了出来,此时他又抓住我头髮,继续塞了进去,并问说「你要口爆还是要我插入阿…说阿…」

芝妤只能摇摇头芝妤心裡想的事都不要阿变态男说,不要口爆阿,是你选择的喔,那我就要好好观赏你那美丽的小穴瞜,说著就把他的阴茎拿出来。我:「我都不要阿….放开我…放过我求求你…..」

变态男:「你没有得选了你知不知道颜小姐,当你让我踏入了你家,就注定要被我凌辱。」

变态男继续说道:「我就喜欢看女人在我面前无助,无辜,可怜,无法抵抗的在我面前受到我的洗礼。….喔忘了说30岁以下的女人。」

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芝妤小声的又骂了一句「变态」

。但是又不小心被变态男听到。「什么,你说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最度滥人家骂我变态!操你个机八毛臭婊子,我就真的变态给你看。」

马上将芝妤的两双腿,拿出绳子分别绑在左右床角。又拿刚刚的黑色丝袜塞住芝妤的小嘴。「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既然你那么怕痒,我今天就让你养个够。阿…忘了告诉你,我有个嗜好,叫作恋足癖!你的美脚就等著成为我的食物吧」

接著变态男开始吸允芝妤的丝袜脚,并且含住整个脚拇指,并且开始把脚底丝袜给咬了破。露出脚底的部分芝妤只能面目狰狞发出:「唔…..嗯…..呜呜呜…..嗯嗯唔唔嗯….咕痒……阿」

变态男队芝妤的白嫩脚底开始狂舔,舔一下就说「你在骂阿,不是很会骂。」

然后又继续开始舔,持续了10分钟,芝妤也几乎双脚瘫软了,变态男暴力的将,芝妤的裤袜扯破蕾丝内裤被用力扯了下来挂在脚踝边。变态男:「好美的阴蒂阿,开始用手玩弄,并且刺激阴蒂,流出更多的水。」

芝妤已经被弄到高潮了,一直不断发出….「唔…..嗯…..呜呜呜…..嗯嗯唔…………..唔嗯….咕呜….呼………唉….唉….嗯….呜呜…….嗯..嗯…………………呜….呼………唉….唉….」

好了,让我们结束这场游戏吧。颜小姐。他将他的阴茎直接插入我的阴道,抽插很快,「嗯嗯…..呜….呼…唉….唉….嗯….呜呜…嗯..嗯…………………呜….呼………唉….唉….不…..要…阿」

变态男没理会继续的抽插我的阴道,也因为这样我流出了更多的水。「呜….呼………唉….唉….嗯….呜呜…….嗯..嗯…………………呜….呼………唉….唉…….呜呜呜…..嗯嗯..」

「怎么样,爽不爽……在骂阿,你他妈的不是很会骂。」

变态男似乎还没为了这个气消!「….对…不…………呜呜呜…..嗯嗯起….我….错…..了」

芝妤在不堪这变态男的凌辱,终于求饶了「放过…………呜呜呜…..嗯嗯我….呜呜…嗯……呜….呼………唉….好….不.好」

变态男继续插抽,边说「快了,等老子我快射了,就放过你吧!」

变态男持续加速,芝妤闭上眼睛,希望这一切赶快结束。「唔…..嗯…..呜呜呜…..嗯嗯唔…………………唔嗯….咕呜….呼………唉….唉….嗯….呜呜…….嗯..嗯…………………呜….呼………唉….唉….」

射了,变态男内设在芝妤的阴道裡面,并且看多馀的精液缓缓的从阴道口流出来。变态男:「你今天让老子玩得很爽,就不伤害你性命了…」

芝妤瘫软在他的床,一动也不动,不愿回想今天这可怕的一幕,但是偏偏在脑海裡浮现,变态男重新整理衣装,拿了安全帽,并且将芝妤的双手解开。说「脚被绑著的部分,等你自己有力气在解开吧…..」

就夺门而出了!只留下无助无辜的芝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