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和学生的同床共睡

李余在痛苦中煎熬著。

他一边要努力阻止自己去想那些曾经在某站中看过的色文,一边又要面对两个漂亮幼女即将和自己睡在同一张床上的事实。

“老师,作业做完了。”

“嗯,给我吧。”李余把作业拿过来。

“那我们出去看电视了。”许玉说道。

“好,去吧!”

村裡唯一的一台电视是公用的,就在洞外面唯一一块没有种上农作物的空地上。大家想看电视的时候,就去那裡。

李余在家裡心烦意乱的判著作业,似乎在等待著什么,可是想了想,李余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但是到了快9点的时候,李余终于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了。

“老师,我们回来了。”随著许玉的声音,姐妹两个走了进来。

李余看了看表,8点55分。

“快……快停电了,睡……睡觉吧。”李余结结巴巴的说道,此时他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

“哦,知道了。”两个小女孩毫不犹豫地开始脱衣服。

“你们怎么脱衣服?”

“咦,老师睡觉不脱衣服吗?”

“不是,没事,继续,继续。”

很快两个小女孩就脱得只剩下内裤了。

女孩在这个年龄,胸部还没有发育,仍然是平平的,屁股也没有长开,还像是一只青涩的桃子,只不过隔著内裤,看不清楚。乡村小女孩的内裤就是由花布做成的,不过由这个年龄的女孩穿起来,显得很可爱。

“咕……”李余看著姐妹两人,艰难地吞下了一口口水。

“啪!”停电阻止了李余继续饱眼福的机会。

“老师,你怎么还不脱衣服啊?”姐妹两个躺到床上之后,许玉问李余。

“啊,就……就来。”李余三下两下脱下了自己的衣服,也躺到了床上。

姐妹两个睡在床的右边,李余睡在了床的左边。

“老师,你怎么离我们这么远啊?”许玉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是那么有诱惑性。

“以前许老师和你们是怎么睡的?”

“俺爹以前都是搂著我们睡的。”

“什么……好。”李余一点点把手伸过去,把许玲和许玉两具娇小的身体抱在了怀裡。

两具几乎没有任何防范的幼女身体就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淡淡的体香直衝鼻子,李余只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向下身涌去,规模可观的分身也在不知不觉中顶到了前面许玲的那尚未发育的青涩小屁股上。

“千万别被发现,千万别被发现。”李余可不想被问:“老师顶在我屁股上那硬硬的是什么东西啊?”

过了好一会儿,两个女孩的呼吸渐渐地越来越慢,越来越轻,看来是已睡著了。

“谢天谢地。”李余松了一口气,他的祈祷终于被上天听到了一次。

“小玲,小玉。”李余用很轻的声音呼唤道,两个女孩没有一点反应,看来是真的睡著了。

李余试著把在内裤被禁锢得很难受的分身放了出来。

“舒服……”得到了充份的自由空间,分身似乎比刚才在内裤裡的时候更大了。可是在李余和怀裡的许玲、许玉之间的距离本来就很小,这下子,李余的分身一下子就伸到了姐姐许玲的的两腿之间,暴露在外的龟头,被两条柔嫩的大腿夹住了。

“哦,好爽啊……”李余上次和女友做爱还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自从半年前和女友分手以后,自己的小弟只好去和充气娃娃进行亲密接触了。

正当李余想进行最原始的挺腰运动的时候,他的理智及时制止了他。

“我在乾什么啊?她们……她们还未成年啊!她们可是我的学生……”一种负罪感,使得李余挺起的分身一点点软了下来。

“这裡这么偏僻,要是村裡人知道我做这种事情,把我宰了,外面也不会有人知道的,那我岂不是死得很冤?”

李余倒是没想到要是外面的人知道了他所做的事情,他死得更惨。

“还好,还好,及时刹车,现在回头还来得急。”想想以前在电视看见的,在一些偏远地区,通奸的男女是要被沉塘的,估计这裡也差不多,而且自己做的比起通奸来更加过份,李余此时已经是一身冷汗。

李余悄悄的把已经萎缩的宝贝收好,在不安与惶恐中沉沉睡去。

“啊……余……轻点,人家是第一次嘛!”女朋友幽怨的眼神,极具引诱性的话语,让李余还没有插入就差点射了出来。

自从大一认识了女友以来,他们拍拖也有三年多了,经过三年的苦苦追求之后,李余的女友终于肯为他宽衣解带了。

“丽丽,我爱你,我永远爱你……呜……”两人的嘴唇紧密地贴合在一起无分彼此,李余的舌头一点点深入到丽丽口内,探索著裡面的秘密。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的舌头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丽,把腿分开好吗?”

“嗯……”女友害羞地用手捂上了脸,任凭李余轻轻地把她的身体摆弄成一个“大”字。

“咋,咋……”李余按照从A片中学来的技巧,伸出舌头在女友的小穴口上来回舔著。

“啊……不……快啊……深点……”女友无意识地呻吟著,手裡紧紧抓著李余的头髮,“余,快点,我要你……”女友用那双迷离的眼睛看著李余,发出了爱的呼唤。

早已经硬挺多时的李余禁不住如此的诱惑,提枪上马,把自己的龟头对淮了女友的蜜穴,拨开两片肉唇,一点点送了进去。

“喔……”女友腔肉有力的压迫,令李余舒服得叫出声来,差一点,李余就输给这种压迫感而射了出来。

“痛啊!……”刚才还春情勃发的女友,现在却用双手无力地推著李余的胸膛。

“丽,忍耐一下,很快就好了。”

李余挺动著下身,一下紧似一下,女友腔肉内传来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烈,李余每次的出入都带来极大快感,没有多少下,一阵射精的感觉涌了上来。

“丽,我要来了……啊……射了……”

************

“啊……”李余从梦中惊醒。竟然梦到第一次和女友做爱的场面,李余摇了摇头。

“嗯?小玲,小玉呢?”他这才发现姐妹已经不在自己的怀裡了。

“这感觉是……”发现了姐妹两个不见的同时,李余感到胯下的分身处传来一阵阵的难以言表的快感。向下看去,李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玲和小玉正埋头在他的胯下,努力为他口交著。

姐姐小玲的小嘴叼著龟头,两只小手把住肉棒,可惜她那嘴太小了,刚刚吞下龟头,就已经不能再深入了,尽管如此,她还是用她的小舌头在龟头上面来回扫动著,特别是舌尖每次往尿眼裡钻的时候,都引得李余一阵颤抖。妹妹小玉则把一枚肉卵轻轻的含在嘴裡,舌头在上面打著转,两只小手放在了李余后庭菊门山,来回抚摸著。

“做梦,一定是做梦。”李余对自己说,可是胯下那一阵紧似一阵的快感,却告诉他这绝对不是做梦,而是真实的。

“小玲,小玉,你们……”

姐妹两个稍微抬头,看著李余,却没有放弃口中的动作,舌头一直强烈刺激著李余神经末梢的每一点。

“别……别这样……快射了……”

两姐妹似乎没有听到李余的话一般,继续著她们的工作。

“啊……啊……嗯……嗯……”李余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被两个8、9岁的小女孩舔得哼出声来。

“别……别这样啊!真的……真的快射了……”李余的手扶在小玲的头上,本想把她推开,但是当两只手触摸到小玲那头柔滑的头髮的时候,却变成了紧紧抓住了小玲的头。

“小玲,你的舌头真棒,就是这样……”

由于小玲的小嘴实在太小了,龟头在她的嘴裡没有一丝的回旋余地,所以小玲的牙齿多次碰到了李余的龟头上面。

这一次次突如其来的刺激,就像是催精剂,把李余肉卵裡蕴藏的精液都勾引到了输精管中。

“射了!射了!……”突然见李余死死扣住了小玲的头,把她压向自己的胯下,龟头在小玲的嘴裡涨了几涨,跳了几跳,“滋……滋……”被蕴藏了半年多的浓稠精液终于喷射到了小玲的嘴裡。

“哦……”几近虚脱的李余喘著粗气,又躺倒在了床上。

在李余射完精后,小玲竟然吞咽了李余射出的精液,只是由于实在太多,还是有些顺著她的嘴角流了下来。小玉这时从姐姐手裡接过了李余的肉棒,开始用口舌清理起上面残余的精液来。
“小玲,小玉,这是怎么回事?是谁要你们这么做的?”几分钟后,回过味儿来的李余看著还伏在自己胯下的许玲和许玉问道。

“以前爹教我们的,是爹要我们每天早上这么叫醒他。”许玉回答道。

“是许老师?!”李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了老师,难道说你不喜欢吗?老师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们以后就不这么做了。”许玉眨著那双童真的大眼睛,看著李余。

“嗯……嗯……这样很好啊!哈哈……很好,以后继续。”李余第一次感到诱骗无知幼女的心虚。

“对了,你们除了和许老师做这个之外,还一起做过什么?”

“吃饭啊,洗澡啊,睡觉啊!爹还在的时候,我们做什么都和爹一起。”许玉噘著嘴,似乎正在想著刚刚逝世一个月的爹。

“我的意思是……你们和许老师做没做过……就是把这个放到你们尿尿的地方的那种游戏?”李余费了半天劲,指著自己的软塌塌的宝贝问姐妹两个。

“老师你是在说做爱吗?”许玲反问。

“啊……你……你们知……道,知道这叫做爱?”李余感到异常惊讶。

“是啊!爹说了,你爱一个人就要和他做爱,我们爱爹,爹也爱我们,所以我们要做爱。”

“啊……这么解释倒是也对,不过……”李余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更好。

“这个许老师还真行啊,连自己的女儿都搞上手了,居然还能编出道理来。既然这样,那么我……”李余想著想著,已经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

“老师你笑什么啊?”

“没……没什么。对了,这件是就当做咱们间的秘密好吗?千万不要和别人说。”

“好。”嘴裡虽然这么说,但是姐妹两个眼睛裡却透出了“为什么?”的疑问。

“好了,咱们去学校吧,千万别和别人说起这件事啊!”李余不断提醒著姐妹。

在接下来的整整一天裡,李余都在飘飘忽忽中渡过,满脑子想的都是小玲和小玉姐妹两个那白嫩的皮肤、天真的面孔。

“老师,老师……”一个学生拉著李余的袖子。

“啊……怎么了,怎么了?”

“可以放学了吗?”

“几点了?”

“五点半了。”

“好,放学。”

“许玲和许玉呢?”李余四下巡视了一圈,没在教室裡看见姐妹两个。

“老师,她们两个刚才先走了。”

“哦,我知道了,你们也回家吧。”李余收拾了一下教材,回到了家裡。

奇怪的是,许玲、许玉两个却没有在家裡。

“咦,奇怪,难道她们姐妹俩出去玩了?”李余放下手裡的东西,到处看了看,发现她们的确不在。

“李老师,李老师。”村长从屋子外面走进来。

“是村长啊,有事吗?”

“咱们昨天不是约好了吗?你别离开学校,我去找你,你怎么先走了?”村长问道。

“哦,对了,我……你看我这记性。”李余一整天都在想著姐妹两个诱人的身体,怎么还能记得村长的约定呢!

“到底什么事情啊?”李余问村长。

“好事,李老师你就跟我来吧!”村长拉著李余就往外走。

看著村长神秘的样子,李余尽管感到很奇怪,但还是跟著村长一起走出了山洞。

“李老师,你以前洗过温泉没有?”村长走著走著,突然问。

“洗过两次,北京周围有不少的温泉。怎么了?”李余问。

“哦,李老师可能不知道吧,我们村裡也有温泉。”村长说道。

“这裡也有吗?”李余知道北方的温泉比较多,没想到南方也有。

“是唆,你看看咱们村裡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身体照样硬朗,就是这温泉的功效。”

“是吗?那咱们这就是……”

“对唆,李老师真是聪明人,我一说你就明白喽,我就是带你去洗温泉。”村长说道。

“哦。”看到村长一开始还挺神秘的,李余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原来就是洗温泉啊!

两人一路走。

“对喽,李老师,小玲、小玉怎么样?”村长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啊,挺好的呀,她们都挺乖的。”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她们两个服侍得你还舒服吧?”

“哈哈……村长,你在说什么呀?开……开什么玩笑啊!哈哈……”李余傻笑著掩饰自己内心的害怕。

“李老师,你就不要否认喽,刚才小玲和小玉都跟我说了,今天早上她们和你……”村长没说后面的话。

“啊……”李余张大嘴,愣在了当场。

“村长,那个……我……其实……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李余突然跪下来,抱著村长的大腿哀求道。

“李老师,你这样是做什么,我又没说把你怎个样。快起来,快起来。”村长把跪在地上的李余拉了起来。

“村长,我……”

“好了,李老师,你跟我来,呆会儿你就明白了。”村长说著又朝前走去。

“呆会儿?我就明白了?什么意思?”李余擦了擦眼泪鼻涕,村长的语气听起来好像并没有生气,李余这才小心翼翼地跟了上去。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村长转过头对李余说:“李老师,到了,前面就是。”

一阵阵的雾气,从前面处升起。

两人一起走过最后一个拐弯,一眼天然大型温泉出现在了李余的眼前。

“啊……”李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嘴张大到足以放下一个椰子了。

“村长,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李余喃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