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把我推到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床上

  我很爱我的老公。他,1米77的个头,高大、英俊、宽厚、随和,在我们
医学院中也算一个好美男子,比我高两级。

  他很爱我。我们结婚三年多,有了一个很可爱的宝宝,由外婆带着,我们俩
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是一个非常美满的家庭。他喜欢下棋,常同他的棋友峰哥
对决。

  峰哥,也有1米76的个头,满脸的大鬍鬚,一副随和马大哈的样子,其实
很聪明能干,也是一个美男子,属于讨女人喜欢的那一类。

  我自已就不用说了,两隻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管是身段、皮肤,都是当然的
美女。

  峰哥经常到我家同我老公下棋,他们俩是很要好的朋友,在人前人后,阿峰
时常夸我这、夸我那的,开始我总觉得难为情,一阵阵的脸红,但是心裡觉得好
舒服,后来夸多了,也感觉到他不是在甜言蜜语故意讨人欢心。说实话,女人就
喜欢别人夸,时间长了,大家也不分彼此,都很随和。

  有一天晚上,我老公说:「你不觉得阿峰很喜欢你吗?」

  「鬼扯,你想到哪去了!」我说道。我嘴裡虽然这样说,但是凭着女人的敏
感和直觉,除非是傻瓜才不知道阿峰喜欢我。

  老公又说道:「想同他玩一次吗?」

  「我不,我就喜欢你。」口中虽然这样说,听到老公这样的话,心裡不能说
一点反应也没有,那天晚上我感觉到在同老公做爱的时候,比平时要兴奋得多。

  这点小小的变化,被老公发现了,他说:「怎麽了?好像今天你要兴奋得多
呢!」

  「没有啊!你真坏。」我承认,语言的刺激能帮助性的兴奋,我的兴奋似乎
让他得到了更多的满足,他也跟平时不大一样。我知道,那天晚上我们两个都得
到了不一样的享受。

  这次以后,老公在与我做爱的时候,经常都会讲一些刺激的语言,他会说:
「你觉得同阿峰这样的男人做爱,他的大鬍子会很扎人吗?」

  我说:「不知道,我又没试过!」

  「如果他用嘴舔你的下面,会扎得痛吗?」

  「我哪知呀?你是我的初恋哟!」

  「如果他吻你全身,是痛还是痒呀?」

  「你坏,你坏……我不知!我不知……」我大声的叫了。随着老公的不停进
攻,是呀,我真的也不知道如果同像阿峰这样的男人做爱,会是什麽样的感觉?
想到这裡,老公把我送入了高潮,与平时不一样的高潮!好兴奋,好刺激,好享
受。

  后来每次老公要同我做爱的时候,我都会要求他给我讲一些和这类似的话,
他有的时候说:「没有了。」但当我这样要求他:「嗯,我要你讲嘛!」他总会
满足我、宠着我,给我讲一些希奇古怪的假设来刺激我的性慾,我们算得上是一
个很幸福的家庭。

  这一年的秋天,阿峰在我家同他下棋,我早早的就上床睡觉了。半夜后老公
进来说,很晚了,他留阿峰在我们家住下了。

  老公上床后,退去我薄薄的真丝睡裙,用他那魔术般的手在我那双峰间、辽
阔的草原游戈,唤起我阵阵的兴奋。不知是老公使坏还是什麽,我看到门有一个
小缝隙没有关严,他停住了手轻声对我说:「不知阿峰睡着了没有?」

  「我怎麽知道啊?」

  「如果这个时候阿峰抱着你做爱,是什麽感觉?」

  「不知道。」

  「如果我们两个人和你做爱,一个人给你口交,舔你的下面,另一个给你吸
奶,会爽吗?」

  「不晓得……」我故意撒娇地说。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心裡在想,如果他真
的冲进来就好了。

  受到老公的抚摸,又是这一番言语的挑逗、刺激,我已经很兴奋了,我把老
公拉上来,真的受不了哪!我很享受的时候,叫床的声音特别大,那是一种听似
凄凉却是极端享受,有如老猫求爱的叫声。我知道,这很富有感染力,一种不可
抗拒的感染力,叫男人神魂颠倒的感染力。

  我也不知道是故意让阿峰听见,还是特别兴奋的原因,我叫了,旁若无人地
叫了。凭女人的敏感,我感觉到房间外有一种轻微的声音,那一定是阿峰在偷看
我们做爱(因为我们开着床头的调光灯)。其实我早就在想:阿峰会不会来偷看
呢?我好想他来偷看。

  有人说,很多的人都有一种暴露欲,特别是女人。当我想到阿峰在外面看自
已做爱的时候,又是一种莫名的兴奋和冲动袭来,那晚我同老公的做爱,比任何
一次的做爱都要享受,无以名状的享受。老公完事了,我也全身无力地躺着。

  过了一阵,老公推推我:「想同他做吗?」老公问得很认真。

  「没有想。」我确实没有这样想过,要说有过,那也是在同老公做爱时的一
时冲动。

  「你想想呢!如果想,就去做一次吧,你就说我睡着了。」

  我知道,这是老公对我的一种宠爱,他常常宠我的,我没有说话。

  「要不?」

  我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把老公抱得紧了一些,我深深地吻他了。我用手摸了
一下他的小弟弟,他的小弟弟又硬了,我轻声问他:「你又想做吗?」

  「我等你回来。」他轻声对我说。

  我感觉到了我好像全身都在抖动,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激动,我抱着吻他。
他感觉到我动心了。是的,真的我动心了,但是好像又对不起老公。

  他又轻轻推我一下:「去吧!」

  「你不生气?」我轻声问。

  「是我给你的,去吧!」他把睡裙拿过来给我穿上,轻轻把我推下了床。

  我来到客厅,藉着窗外的光线,看到阿峰房间的门没有关严,我轻轻进去站
在他的床前,他装着睡着了,一隻手露在外面,我拉了一下他的手,问道:「冷
吗?」他一把抓住我,轻声问道:「他呢?」

  「睡着了,他的瞌睡大得很。」我充当了一个背着老公偷情的角色。

  阿峰一把将我拖到床上,一阵狂风骤雨,一阵不由分说,我只是像老鹰爪下
的一隻小鸡,不知怎麽两下就被他脱光了我的睡衣(我没穿内裤,没戴胸罩),
一阵全身狂吻,我的身体在抖动。他抓住我的一隻奶,粗狂地揉,说实话,有点
痛,他又用一张大嘴在吸我的乳头。

  勐然间,来了一个69式,他用嘴舔我的阴蒂,我感觉到自已的洞中流出了
很多的水,我也不知是我的爱液,还是老公残留下的精液,总之我感觉到了有一
股水从我的阴道口流动。

  是啊!他的大鬍子在我的全身滑动,是痒?是小虫子在咬?我说不清楚,更
多的是兴奋,是心灵深处的痒,特别是他吸到我的阴蒂的时候,痒得专心。

  我抓住他的小弟弟,同我老公的一样的大、一样的长、一样的硬,他比我老
公的毛要多,要粗。我使劲地吸,舔他的龟头,他有点受不了了,有了一点「喔
喔」的叫声,他用嘴对着我的阴道口好像在吹,好像整个舌头都伸进去了。

  他抓住我的大腿站在床上,那一瞬间我像飞起来了一样,像要把我撕碎,像
要把我整个吞掉,我也疯了、狂了,我不停地叫:「我要!快放进去……」我期
待、我渴望。他还在用嘴唇压我的阴蒂、吸我的阴蒂,根本不理会我,我又大叫
了一声:「我要了……我……」

  他抓住我的双腿,让我头朝下,以站着的69式吸吮我的阴蒂。我双手撑住
床动弹不得,血液都涌向了我的头,一阵阵发涨,我又大叫了一声:「不,我受
不了了,我要……」我的声音已经像在哭一样了,他才把我放回床上。

  我双手不停地打他,他全然不予理会,用他那一条像黑龙出山的长枪直捣黄
龙,硬梆梆的插进来,有如乌龙戏水,其勐烈,其惨烈,像要打穿这个洞一样。

  他疯狂地抽插着,我也疯狂地喊叫,全身流着汗水,他贴在我的胸脯上滑滑
的。不久后他也叫了,我知道他要射精了,这时我也到了极点,只感觉到他快速
而有力地冲刺几下,精液便一股一股射向我的子宫壁,一次又一次地冲刷着我的
子宫。

  我的子宫在高潮中发出一阵阵收缩,像小孩吸奶一样地吮吸着他的龟头,紧
紧地吸着不放鬆,只听他「唉呀」一声,把我紧紧地抱住……我舒服得这样连吸
了四、五次,他才鬆开了双手,趴在我的怀中。

  可能是我从小到大学都喜欢舞蹈的缘故吧,身体特别好,只要是我很动情的
时候,我的子宫都会一阵一阵地收缩,像小孩吃奶一样咬住男人的龟头不放,我
老公常常夸奖我,在用子宫吸他的龟头的时候,是他最享受的时候。

  阿峰从我洞中拔出来了,我感觉到一股水从我的洞中流了出来,好多好多,
心中也荡漾着一股幸福的热流。

  这时,我才想起老公还在那面,我提着睡裙跑出了阿峰的房间。

  走进我们的睡房,看到老公斜靠在床头。他见我进去后,伸出双手要抱我的
样子,我一下扑到老公的怀中。

  他抱住我轻声问道:「舒服吧?」

  「嗯。」

  他浑身脱得光光的,下面小弟弟硬梆梆的。

  「你没睡?」我问道。

  「没呢!」他回答。

  「你听见了?」我又问。

  「我偷偷到你们房门口了,不但听见,还看到了。」他说道。

  「你生气了?」我问。

  「没有,是我愿意给你的。」

  「你不吃醋?」

  「是我自愿给你的,没有吃醋。」

  「你还爱我吗?」

  「爱呀!我的小傻瓜。」

  我躺在他的怀中,紧紧地抱着他失声痛哭起来,哭得很伤心。他不知所措,
不停地安慰着我。他越安慰,我哭得越伤心,不断地抽泣,像儿时孩子在外面受
了委屈,倒在妈妈的怀中痛哭一样。

  他不停地问我:「是不是他欺侮你了?你不愿意,你应该给我说呀!」

  我知道,是我欠他的,我的一切今后都属于他的了,包括我的每一个细胞。

  我哭够了,就去亲他,我伸手摸他下面,他的小弟弟都让我哭软了,我就抓
住不停地把弄,立刻就硬了。

  我对他说:「你为什麽对我这样好?」

  他终于明白了我哭的原因:「宝贝,只要你高兴,我就愿意给你。」又说:
「他给你做得爽吗?」其实他都听见了,也看到了,还是这样的问。

  我撒娇地说:「好爽哟!」

  他又问我:「大不大?长不长?」还问我的子宫吸了他的龟头没有?我说有
吸了五下。他开始兴奋了,我也开始兴奋了,我们又开始了男人同女人的战端,
我不停地大声呼叫。

  我进门的时候,我们的门都没有虚掩,我叫了一阵,看见阿峰站在门口,我
轻声对老公说了一句:「他在门口看。」

  当知道有人在看自已做爱的时候,觉得好兴奋,很快就到了高潮。老公表现
得真不错,我的心裡就想:在老公射精的时候,我的子宫起码要给他吸六下,我
给阿峰吸了五下,我必须要让老公超爽。

  老公射出后,我已经四肢无力了,瘫在床上动弹不得,任凭精液慢慢地流出
外……

  休息了一会,老公起床去用热毛巾给我擦乾淨了。

  回忆过去的痛苦,是痛苦的;回忆过去的幸福,常常使我沉浸在幸福之中。
有的时候总是按捺不住想对人诉说,我曾经对我的女同学说过,总也不可能诉说
得这样细緻;我想在网上写出来,又怕别人说:「别编了,那是假的!」我也怕
招来一片骂声,什麽「骚货」、什麽「坏女人」、「犯贱」之类。

  我特别怕别人骂我老公,不管别人怎麽看我的老公,在我的心中,他是这个
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好人,是我的好老公。今后无论他叫我做什麽,我都会满足他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