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被强奸的美女,竟然成为女首富

11年间、我被同一男人不断奸淫

我、影曦,25岁,是香港大学医科学士,主修妇产科;兼香港大学中医全科学士,并通过了香港中医药委员会的考核成为香港的注册中医师,亦主攻妇科的。我相信是香港少数拥有中、西医学位的妇产科医生。

我样子标致漂亮、但更要命的是拥有天赋的野火身材、性感诱惑。水汪汪迷人的大眼睛配上一头及肩直发、清秀脱俗的瓜子面、高挺秀拔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散发著蓝血的矜贵,攻击性的艳丽。

我高挑、173cm、还爱蹬著120 -140 mm的Jimmy Choo, ChristianLouboutin高跟鞋,除了尽显我的模特儿身段之余,更加突显我得势不饶人之霸气。

我肌肤幼滑如绸缎,矜贵、细腻如绝世暖玉,有幸能掂掂我的玉手,近距离嗦一下我的幽幽的体香,己是无数宅男的终极目标矣。

我波大、骨架细,窈窕丰胰,体态更胜维纳斯女神,一句话:‘艳’,再深入形容?‘嗦爆’!

粉色的小乳头含苞待放,恰如其份的镶嵌在一对36吋D、丰满挺秀的乳房上。盈盈一握、娇柔无骨的细腰,柔若无骨的的玉臀、平软洁白的小腹,配上一对修长、圆浑润滑的的43吋长腿;我、 绝对是零瑕疵的神级杰作。

不论男女老幼、第一眼看见我的绝色,肯定是口定目呆兼dead air几秒 ,继而低声赞叹:‘啊!天下间竟有如此美女!’

只可惜,我勾魂夺魄的美艳与火辣性感的身体,自懂事以来被己被一对无形之手控制着,我只算是一只被豢养著的宠物….. 甚至;我不知道我的主人是谁?他为我筑上坚固的防火墙,isolate了所有的男人,阻挡了所有的浪蝶狂蜂, 一些稍为对我起痰的男孩子,隔一两天后便会口损鼻肿,头破血流的隐身离我而去….. 。

红颜薄命;14岁那年,我的贞操便是在漆黑的电影院里…….被这人强行夺去的,从此,便开始了持续11年的无尽奸淫。

我从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因为每次我都在一个黑暗寂静的空间里被淫欲,就像虚竹和西夏公主在冰窟里般,除了一阵一阵的极乐呻吟声之外,我们是零交谈的。我一直只凭著触角,感觉…..和他交往。

想当年…… 我生长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小康之家,和爸妈居住在何文田俊文苑600呎的居屋。我读书好叻,是女拔萃的高材生,年年考第一。但自从13岁那年父亲去世之后,我们的生活却起了戏剧性的变化…. 。

踏入中学的我,已出落得标致艳丽,身材发育得火辣诱惑,每晚放学时校门外泊满名贵房车,排队来看我的名流贵族,富家子弟,星探监制…. 多如天上星星,谁个不知,那个不晓,女拔萃有位魏影曦小女生,美得像九天玄女,13岁时艳名已热爆香江了。

我14岁生日那天,妈妈带我到 Island Shangri-La 的 Nadaman兴祝,我穿戴漂亮,穿上妈妈在涉谷109买给我的性感露背短裙,母女齐叹丰富名贵的怀石料理,两人更开怀地豪饮了一大瓶大吟酿。饭后,我们随便在太古广场拣了一套艺术电影来看看,也想休息一会。这套片入场人数不多,我俩挑了最后排正中的位置,整排座位只有我母女两人,我们都略有醉意,全身滚烫,便懒洋洋随意地半躺卧著的看电影。

过了一会,我身边坐了一个男人,戏院好黑,我看不清楚他的样子,约10分钟后,一只温暖的手搂搭在我裸露的肩膊上,我吓了一跳,但不敢张声,瑟缩地、惊慌地继续的看着银幕,2分钟后,另一只手掌直接的搭在了我的光滑烫热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我本能地按住他的手,并继续装作看着电影。

但强劲的臂弯却一搂紧,将我拥入他的怀抱里,我被紧箍著,他的恤衫钮扣几全解开,结实,赤裸的胸肌烫在我肩膊的肌肤上,感觉好甜美。手掌缓缓地扫下,抚弄着我没带胸围的乳房,温柔的撵扼,娇人的乳峰马上被完全攫取,他恣情品尝美乳的丰挺和弹性,同时也淫亵地抚捏毫无保护的娇嫩乳尖,我象征式软弱地抓住胸前的魔手,争扎一番。调情高手的爱抚揉得我浑身无力,欲火从子宫里开始燃烧,我紧咬下唇,俏脸绯红,伏在他胸口享受着人生第一次的爱抚。 想不到在这时刻,妈妈居然在耳边跟我说,她要上卫生间….. MyGod ? 她竟在这关头舍我而去?

第一次被抚摩的乳尖像被电击,舒畅甜美的感觉直接发射到大脑,而且不断地扩散,我质疑一个冰清玉洁的高材生怎能被非礼时有着如此淫贱的生理反应?……那男人感觉我乳尖发出的you are welcome的讯号,另一只手更鼓舞地把我的宽松的短裙一拉拉上,轻易的掀到的大腿根上,光滑修长的大腿完全裸露人前,他手掌一下子扫向我的大腿深处,手指如琴键手般肆虐地进攻…. 另一只手将丰满的乳房紧紧的捏弄搓揉,好过瘾啊… 噢唷,不得了唷…湿润烫热的舌头正在舔啜我粉红小巧的乳尖….. 啊!好痕,好痕…..太甜美了,

他的身体像搜索引擎般肆意地揉搓着我每一吋的肌肤,他每一下的触摸都像直流电般直接电击到我处女的心霏…电得我晕眩,逗得我开心,搓得我兴奋….我已被他攻陷,我已被他俘虏,我已不能自拔,我初尝到爱抚的滋味,我心甘情愿地奉献上了我的初吻,我那柔若无骨诱人的胴体依附在他的怀里,热烫的樱唇张扬地颤抖….他吻下,轻轻的吻啜我薄薄的上唇,我陶醉动情地张开红唇,迎接他温柔丰厚的舌尖深入口腔…撩动吮啜…疯狂热吻,我们将对方的唾液一点儿都不放过…我们都恨不得想占有对方、吞噬对方的一切!把对方永远的留在自己的体内……

他揉弄着我剥露出来娇挺的嫩乳,由下往上抄起那对娇嫩,丰满,坚挺的乳房,尽情地揉弄吻舔,甚至噬咬著。 揉弄的方式已非是一般的爱抚 — 是蹂躏。但原来我….. 是蛮喜欢这种暴戾的….. 他搓到我原本已非常丰满的乳房更加涨爆。

在立体式的蹂躏下,我寂静的幽谷已变成波涛骇浪的泽国,溪流失按地从身体里面喷出大量的淫液流淌下来,把丝绒的座位都弄湿了。
他轻轻脱掉我湿透的内裤,放入了口袋里,并快速的褪下裤子,掏出硬绷绷的阳具,哗哗哗…好大,好硬,好长,好烫啊,我内心的淫荡基没法再隐藏了,我贪婪的抓住怒发冲冠的阳具疯狂揉搓,龟头流出滑精,弄湿了我的纤纤玉手,我竟然淫荡到俯身舔吮滑滑的精液,尽力吞咽吮吸著那雄伟的阳具,贪婪地以喉咙磨擦著马眼。

他拍拍我光脱脱的屁股,示意我坐上去,我犹豫了一下,他一把拉起我的身子,抱住我的腰,一用力,我苗条身体就被向上抬起。粗大而火烫的龟头已抵住湿淋淋的花唇,他扶着我慢慢的下落。

火辣辣的肉棒开始挤入蜜洞,我清晰地感觉到粗大的龟头已经完全撕裂我的处女膜,挤插到贞洁隐秘的蜜洞磨蹭,火烫粗大的压迫感从下腹直逼喉头。我触电地全身陡然僵直挺起,纯洁的嫩肉立刻无知地夹紧侵入者,强烈地感觉到粗壮的火棒已满满地撑开自己娇小的身体,太舒畅了。

雪白的脖颈都泛起羞耻的潮红,他紧箍着我的纤细腰肢,挺涨的9吋阳具发动了可怕的攻击,我丰满娇挺的屁股,好像要被割成两半似的,强烈的冲击像要把我娇嫩的身体撕裂,灼人的火烫直逼子宫深处。肉棒澎湃的插入、抽出……开始了规律性的抽送,像机械摩打般,准确地做着反复地进进出出,不缓也不急。

我喉咙深处的闷绝叫声也开始压抑不住,我的臀峰和他的腰已经密密地接合在一起,肉棒又重新开始抽插,这次是采用快度旋转抽动方式。他的下腹顶住我的屁股,身体发出了频密拍拍声,“嗯……哦……”我将上身弓著,胸部已变得非常坚实,当男人抓起酥乳由上而下玩弄时,我发觉自己紧窄的蜜洞不自主地将陌生男人的肉棒愈挟愈紧, 而且疯狂地自发地磨研,他的肉棒愈来愈涨大,灼热的火焰在自己体内扩张,由点而面,体内闷烧的火焰一瞬间更加灼热,蜜洞不自主地突然收缩夹紧,深处又有花蜜渗出,凶猛粗大的淫具毫不怜悯地肆虐,玲珑的曲线反转成弓形,我几乎是软瘫在他的身上才没有倒下去。

肉棒缓缓地抽出,蜜洞内壁的嫩肉也被带出翻转,火烫的肉棒又再缓缓插入深处,溢满蜜汁的蜜唇已无力地被挤迫向两边。

“啊……啊……”身体被完全地占有,我无意识地左手向后,反身抱住他,和他热烈地湿吻,我由抗拒到享受着支配自己身体的人,竟是自己根本不认识的陌生人。

“喔喔……”我无意识地发出陶醉的声音,苗条的身体摇摇晃晃,秘谷里充盈的蜜液已经使蜜洞彻底湿润。意识早已飞离身体,晕旋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世界似乎已不存在,紧窄的蜜洞中,火烫粗挺的肉棒不断抽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在全身爆炸。两支娇挺的乳峰被大力的捏握,手指用力搓捏柔嫩的乳尖。修长秀美的双腿被大大地分开,娇挺的臀峰被压挤变形。粗挺火热的肉棒加速抽送,滚烫的龟头每一下都粗暴地戳进娇嫩的子宫深处,被蜜汁充份滋润的花肉死死地紧紧箍夹住肉棒。

“啊……”像要挤进我的身体一般,他两只手紧捏丰盈弹性的乳峰,死死压挤苗条肉感的背臀,粗大的龟头深深插入子宫,我又再主动的献上红唇,吸吮着他的一切。噢!太舒服了,热流充斥我全身,冲击到下体,淫液泊泊的涌出来,赤裸的乳房被粗暴的撵捽,一阵快感,一度热流在子宫出,我泄了…,我抱着他,在享受最后的余韵,享受被灼热的岩浆恣情地喷灌进处女圣地的高潮。

我虚脱地软绵绵地倒在座上,不多久,全场灯光亮起,妈妈也回来了,我子宫内的滚烫的精液泊泊地流出,形成两条稠稠的水流,顺着修长的双腿内侧流了下来……。

我向右侧一看,没有人,只剩下一张湿淋淋的空凳。

而他…. 自此之后便便开始闯进了我的私人空间,我们在黑暗中幽会,夜夜缠绵,激烈性爱,晚晚高潮起,淫液乱飞。

但我们仍然只限于六通… 听觉,触觉,嗅觉,味觉,感觉,知觉;郤完全缺乏视觉和语言的沟通与交流。

他总是让我在享受了最后一刻的激情,虚脱地晕倒在床上,倦极而睡着时便悄悄离开。

很快我便爱上这个游戏,爱上了这种感觉,他就像我最亲近的人…. 像我的老公;我就像小妻子般,每个晚上等老公回来温馨亲热。他的阳具足足9吋长,粗大,蕉形向上微微弯曲,一插入子宫已经令人High爆。坦白说,包括第一次,我每次都是心甘情愿的被他蹂躏,被他污辱,甚至被他虐待的。

他究竟是什么人?他究竟是谁?这一直是我生命中的疑惑,我好想知道,又害怕知道。

经过这11年的接触和思考,我有以下的推论:

1. 他非常富有;

因为自从我在漆黑的电影院里被强奸后,我们很快便搬了家,搬到了学校附近的豪宅御景台,一个可以欣赏到全草地滚球埸景色的1529呎高层单位。诺大的三房单位被妈妈改成双套房,而且我们多了一个菲佣,和一台簇新的Benz E class的轿车。

之后,我们年年搬家,越搬越大,也越搬越豪。现时是住在4400多呎阳明山庄的顶楼复式;还有24小时全天候stand by的助理,秘书,管家和司机。

妈妈亦锐变成是一家中型地产公司的CEO。

我不太知道我们家里的经济状况,但妈妈给我的一张汇丰信用咭却似乎是unlimited的,18岁时我曾尝试花$30,000.00买个LV手袋,完全没有问题,再碌多$120,000.00 买个 Chanel J12,居然也通行无阻;之后我便不敢再试了。

2. 他非常有势力;

因为我自懂事以来,身体四周己筑起了一度坚固的防火墙,isolate了所有的男人,阻挡了所有的浪蝶狂蜂。稍为对我有点意思的男孩子,隔一两天后便会口肿鼻损,头破血流的隐身而去….. 。

3. 他和妈妈也有一腿吗?

当然囉!能够生出像我那么漂亮的女儿,妈妈当然也是仙女级数,而且,销云蚀骨的风情又岂是我这年纪的小女孩能比拟的。

女人的样貌皮肤和性生活绝对是划上等号的,妈妈的打扮越来越漂亮,裙子越来越短,领口越来越低,我们的环境便越来越好。我们两母女俏面都一般的红粉飞飞,咀角含春,肌肤像绸缎般的闪烁迷人。

我家的睡房不知道用什么物料间隔的,竟然是一个完全隔音的空间,只要关上门窗,炸弹爆炸也听不到的。所以,我深信妈妈是知道他的存在,我亦深信妈妈… 也晚晚春色无边,从种种蹟像猜度,似乎整个局是妈妈策划的。

4. 他是什么模样的?

凭著多年的亲密接触,凭著听觉,触觉,嗅觉,味觉,感觉,知觉。我感觉他年轻,漂亮,健硕,高大。他眼大大,鼻子高而挺直,嘴唇薄薄,皮肤极好.. 他不会是个丑八怪。

偶尔,他会失踪,曾经试过几晚甚至连续十几廿晚都没有出现。没有了那9吋阳具的抽插,原来是很空虚的。没有他,我会烦躁,我会不安。我脑海里全部都是我们恩爱缠绵的片段,大腿间那股渴望,恨不得把任何条状的东西都塞进去,慰抚那湿透的花心,痕,实在太辛苦了。

我在想,他是否倪匡小说中的外星人?还是风流富有的大刘?不像,大刘太老,太肥了。会不会是.诚哥的细仔Richard 呢?哈!Richard也不像,他太矮又哨牙!!!!究竟他是谁呢?
2011年……

我既然己经医科毕业,当然想学以致用,在富裕的经济环境支持下,妈妈为我花了数百万元,在中区名医汇聚的中建大厦租了一个3000呎的地方,开设了自己的诊所,并高薪聘请了四位资深的女医师,包括一位60岁北京国宝级女中医,一位澳洲籍女营养师及我唸港大时认识的两位妇产科副教授。我们融会中西医学,针灸调理,现代营养学,打正招牌做妇产科,为富豪级潮妈进行一条龙服务,包括产前安胎调理,开刀接生,产后修身减肥,生意居然滔滔不绝,应接不暇。名医名师,实践是检视真理的唯一标准, 我这美艳老板当然医术突飞猛进,隐隐已有大师风范。时来运到,诊所开业半年间,食正国内产妇自游行热潮,我们几个医生己升呢为月球名医 (月赚1球 = 1million ) ,加上诊所每个月的利润,嘿嘿…突然间我觉得IFC和Landmark名店的货品原来是那么便宜,在我眼中,已经没有什么东西是我买不起的了。

但从我筹备到开业这大半年间,他居然完全失了影,没有在黑暗中出现了,我晚晚赤裸裸的等待,郤完全绝望,我忐忑不安,非常非常的失落,我伤心…. 我被遗弃了。最难忍受的是小腹下那团欲火,长期被蹂躏的淫荡的身躯….. 似乎越来越不安不份,春心荡漾….. 。我惟有寄情于工作,以购物来麻醉自己,减少蜜穴痒痒的煎熬。

今天早上,诊所来了一位特别客人,气派很大,由多名高大健硕的黑人保镳伴着来的…. 男病人;我要解释一下,一直以来我们主打妇产科,从未有看男病人的经验,而且从闭路电视看着这男子很年轻的,约33-34岁左右,身材高瘦,一身晒得均匀的加勒比海阳光气息,蜜糖色皮肤,精神奕奕,悠然地呷著咖啡,把玩着iPad。他随行还有一位高挑貌美,高级行政人员打扮,长腿短裙,精明干练的秘书模样女子为他打点一切。

内线接进来,原来是妈妈介绍过来的VVIP,叫恺少。

我勉为其难,又煞有介事的安排了北京国宝级女中医,在我诺大的办公室一同汇诊。男子由女秘书及其中一名保镳伴随进来,他身高约178,浅棕色头发修得很短,眉清目秀,漂亮俊俏,贵气迫人…但不苟言笑,很酷。他穿着一set米白锈金,镶满缤纷闪石的Christian Audigier 连帽Jacket及同款潮Tee,杏色反脚贴身CK牛仔裤,金色Y3波鞋,带着一只18K玫瑰金镶钻 的Cartier,打扮得矜贵悦目,潮流型格!

“Hi,魏医生吗?妳好!上星期我滑水时弄伤了左腰,是魏伯母介绍我来的,想做做针灸推拿….”他的声音低沉磁质,温文有礼…. 迷人的目光注视着我,我和他轻轻握了一下手,说道:“叫我影曦吧,恺少,这位是北京来的昙医师,是中南海著名的定海神针….”这一下直接点对点的肌肤相亲,我居然心神一荡,面红心跳…. 啊、这是我25年来从没有过的反应,我是女神,女神怎可以这样失仪?

我马上收歛撞鹿的心神,严肃的望闻问切…四诊八网辨症后,这恺少脉象活泼,活力充沛。心、肺、肾的功能健康、强壮,只是筋络扭伤而已。于是便安排恺少到治疗室,让昙医师为他推拿施针。恺少爽朗洒脱将上衫脱掉,露出异常健硕的胸肌,估计有42-43吋,八旧王字腹肌十分诱惑, 活像C朗般的身型。 我眼尾一睄,恺少的女秘书,我的女护士,个个都面红心跳….. 姣态毕现,。
黑人保镳为恺少挂好外衣,恺少一挥手,女秘书,保镳,便默然离开治疗室。

恺少扒在治疗床上,我技巧地移近他的左上侧,我站的角度绝对能让他穿透床上的气孔观赏到我纤美的小腿,对,我在测试自已的魅力;女中医站在床的右下角,开始以纯熟的手法为他的腰部舒舒筋络,但见一推一压,恺少腰肢便频率的起伏,有如像做爱般,看得我蜜穴痒痒的。随着腰肢起伏,恺少的左手像钟摆般一下一下的拂拭我光滑的小腿,不知有心或无意,很有节奏的撩拨着我….,慢慢地更顺势停留着,五指握撵、揉搓着我的美足…. 。

昙医师推拿后便施针,留针期间,医师识趣地和两位护士和自行离开。

房间只有我和恺少,他仍然扒著,我们没有任何眼神接触。他轻轻握着我的小腿,一搓一撵的把玩,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膝盖…. 偶尔贴着我的大腿往上扫….

气氛静寂得只有我们渐变急促的呼吸声,我不敢动,也不想动,我默默紧地站着享受着他的抚慰轻薄…. 这几个月来被压抑著的性欲,长期被蹂躏成淫荡的身躯….. 早已不安份了。蜜穴的….湿透了,我春心荡漾…..,双腿紧并,尽力地让下体磨研…双手不自觉地撵握著恺少强壮的肩膊…..

过了20分钟,我收歛欲火先为恺少拔针,并温柔地在每个穴位帮他按捺一下,最后我站在他头顶,弯低着腰,双手从他宽阔的双肩轻轻揉搓按捺,从结实的背肌顺着纹理,慢慢往腰下推,双手摸着他温暖,柔软滑溜,结实而富弹性的背肌……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