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前,老公让他的死党趁我酒醉和我发生了关系

结婚前,老公让他的死党趁我酒醉和我发生了关系
  和老公一起在美国念得的本科,大三的时候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小公寓,
开始同居,公寓很小,只有一间屋子和简单的厨房卫生间,但是那时确实我
们的安乐窝,我们两个人像春天发情的小野兽一样,没日没夜做爱,尝试各
种新鲜的体位和技巧,有时候没有课,整整一个星期两个人都赤裸在公寓里,
什么时候兴致来了,就腻在一起亲热。

  因为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有时候老公的死党们也来玩游戏或者看体育
比赛。有时候太晚了,他们也在我们的公寓里过夜。

  我和老公那时都是学生,也没什么钱,所以家里只有简单的家具,我们
平时睡在地板上的一张床垫上,如果有朋友留宿,就在我的瑜伽毯上凑合一
夜。夏天的时候,因为公寓比较老旧,没有空调,我们买了一个二手的窗机
空调,制冷的效果也不是很好,所以如果家里没有人,我和老公就全身赤裸
著,如果有老公的朋友来,老公就穿条短裤,光着膀子,而我也只穿一条运
动短裤和一件小背心,开始时背心里面还有穿文胸,后来因为觉得不舒服,
也就真空了。因为和老公的死党们比较熟,所以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有时老公和死党们熬夜看欧洲的足球比赛,我就在一旁的床垫上睡觉,
雪白的大腿和胳膊就露在那些男生的眼前,也没有觉得害羞。有一次,因为
睡觉的时候被老公他们吵得不踏实,不断的翻身,身上的背心就翻起来了,
露了半只雪白的乳房在外面。因为我睡的也浅,不知怎么的就醒了,看到旁
边两个男生的眼睛像饥饿的流浪汉一样钉在我的身上,只有老公还在很投入
的看着球赛……

  有时朋友还在而老公却忍不住想和我做爱。这个时候,一般都是和老公
全身蒙在毛巾被里亲热,因为连脸也一起蒙在毛巾被里,所以也不觉得不好
意思,只是老公非让我喊出声来有些难为情。

  后来有一次,老公做的兴起,突然就把蒙在我们身上的毛巾被给扯开了,
于是我们两个人的春光就暴露在旁边他的死党的眼睛里。那个男生我们都叫
他“小胖”。因为他人长的比较胖,也没什么女生缘,但是和老公却是很好
的朋友。

  还记得老公把毛巾被扯开的那一瞬间,小胖扭头看到我赤裸丰满的胸脯
和硬得像小石头一样的乳头,大喊了一声:“我考!”

  我急忙想用手遮住胸部,但是老公硬生生的把我的双手捉住,摁在身体
的两边,故意把我的胸部露给小胖看,虽然我很害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身
体确实出奇的兴奋,阴道的水水几乎是喷涌出来的,很快就高潮了,坦白的
说,在别的男生面前高潮确实挺羞辱的,可是那次高潮却来得很持久……

  这次以后,老公在小胖面前就更放肆了,几乎当小胖不存在一样的和我
做爱,现在想想,小胖那时肯定也很郁闷,特别是我知道他以前还暗恋过我,
大二的时候还给我写过匿名表白的电子邮件。而老公有时候还很过分,故意
把我的手反剪在背后,让我把屁股撅起来,从后面干我,因为这样可以让小
胖看清楚,他总是很得意对小胖说:“这就是操 _(那个字我都不好意思说
-__-)”

  有时小胖也会忍不住手伸在短裤里打手枪。老公故意跟他看玩笑说:
“别藏着掖着了,拿出来看看呗?”小胖这时就会很窘迫。直到一次,老公
在和我做爱的时候,对我说:“你帮帮小胖?”示意我去帮小胖打手枪。我
那时大脑大概也短路了,就顺从的把手伸进了一旁小胖的内裤,刚一碰到小
胖的阴茎,心里就像被电打到了一下一样,全身一阵酥麻,他的阴茎很大,
滚烫滚烫的。我的脑子也清醒了一些,赶紧把手缩了回来,老公笑着对小胖
说:“小胖,你的鸡巴太小了,美女不愿意摸!”小胖的脸红的像熟透了西
红柿。

  终于有一次,小胖忍不住把手握在了我的乳房上,我虽然有些吃惊,但
是也并没有觉得太意外,他的胖手很有劲儿,汗津津的,握得我的乳尖上一
阵痒痒麻麻的感觉,但是老公却生气了,愤怒的把小胖推开在一边,对他说
:“朋友妻不可欺,你要是这样,可别怪我翻脸啊!”

  小胖窘到都快哭了,转身到卫生间去抽烟,其实他平时并不抽烟的。后
来我们再做爱,小胖就自觉的避开,这似乎让老公觉得索然无味,所以就发
生了后来的事情。

  那天晚上是老公和另一个死党笨杨(他的英文名字是 Ben,又姓杨,我
们就叫他笨杨了)熬夜玩游戏,买了啤酒和皮萨饼,我看他们玩了一会儿,
也被老公灌了不少酒,就先睡了,睡的很沉,后来迷迷糊糊的听到老公说衣
服脱了睡会比较舒服,糊里糊涂的就让他脱了我的短裤和背心,然后老公就
开始挑逗我,吻我的嘴唇,轻轻吮吸着我的乳头,还用手指压在我的阴蒂上
缓缓的揉动,很快我就湿润了,渴望像越烧越烈的野火一样在身体里涌起,
我含糊的说:“老公,我想要你!”

  但是当那根粗大的阴茎顶在我的小阴唇上的时候,我就知道拿不是老公
的,老公没有这么粗,心头一阵恍惚,不知怎的,想起了小胖,我下意识的
伸手抓住那人的脊背,“不,他不是小胖”,我心里想,他是另外一个男生,
我心里很慌,但是又没有力气反抗,只好让一根陌生的阴茎侵入了我最私密,
最羞涩的地方……

  我高潮了两次笨杨才射精,他射了很多,精液充满了我狭紧的阴道,我
这才意识到他没戴避孕套,紧接着,老公又压在我的身上,他刚刚插进来就
射了,看样子他很兴奋……

  这件事情以后我和老公大吵了一次,老公一再的向我赔不是,说他只是
好奇,并且说他一直都很爱我,很珍惜我,对我是绝对认真的。我心一软,
还是原谅了他。

  这次事件以后,老公也收敛了很多,我也暂时搬回了学校的学生公寓,
只是偶尔来陪老公过夜,帮他整理一下房间。

  那件公寓一年的租约随着暑假的再次来临而到期,我们不打算续租了,
但是退房以前必须把房间打扫干净。可是老公那时候正好要去外地作实习,
所以就嘱咐小胖来和我一起打扫公寓。

  小胖干活很卖力,我基本上什么都没做,他就把房间打扫的干净如新,
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觉得很对不起小胖,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在
他的面前脱下了吊带背心,褪下的文胸,然后握住他的手,把他的手放在了
我的乳房上,我感觉到了他的颤抖,我也一样的颤抖著,我故作镇静的对他
说:“我知道你喜欢这里,给你摸1 分钟。”小胖脸红的发烫,他的心脏跳
动的声音就像是在擂鼓,但是他的手却没有动,只是静静的放在我的乳房,
一动不动。但是我的乳头却变硬了,像两颗玛瑙石一样感受着小胖的胖手。

  毕业以后,我和老公决定结婚。在结婚前的那天晚上,老公的死党们来
给他举行“单身派对”,一群人到酒吧喝酒。我在送走了好友们之后,紧张
而又喜悦的试着明天穿的婚纱。这时候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是小胖,他提
前从单身派对回来了,有段时间没见了,他人瘦了不少,长得也更精神了。

  他喝了酒,有些激动,他对我说大二时候的匿名情书是他写的,我说我
知道。他楞了一下,然后突然走过来一把抱住我,一只大手紧紧握住我纤细
的腰身,我说:“小心婚纱,很贵的。”他没有理睬,吻在了我的唇上,不
知道为什么,一股热流从我的下体涌出,浸透了我的白色蕾丝内裤,那是专
门为新娘淮备的内裤。

  他的手自信的爱抚着我的乳房,我怕弄坏婚纱,没敢反抗,他轻咬着我
的乳头,我的双唇紧绷著,努力不发出声音,可是却又忍不住的低声喘息著
;他撩起了我的婚纱裙摆,他的嘴巴隔着我的蕾丝内裤吻在我的阴阜上,阴
唇上,他的舌尖拨动着质感的蕾丝刺激着我的阴蒂,我的爱液像山涧的小溪,
汩汩的流淌著,我的心脏要炸开了……

  我对他说:“好吧,趁我还没结婚……”

  他把我推到在床上,就像老公曾经在他面前干我时的那个姿势那样,让
我翘起屁股,把我的内裤褪到腿弯,然后狠狠的插进来,他的阴茎确实很大,
开始弄得我有些痛,但是疼痛只是短暂的,接下来是无法形容的快感。

  我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爱液打湿了婚纱,他射了两次,射以前他问我要
不要戴套,我咬著嘴唇说:“不,不要。”

  和老公一起在美国念得的本科,大三的时候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小公寓,
开始同居,公寓很小,只有一间屋子和简单的厨房卫生间,但是那时确实我
们的安乐窝,我们两个人像春天发情的小野兽一样,没日没夜做爱,尝试各
种新鲜的体位和技巧,有时候没有课,整整一个星期两个人都赤裸在公寓里,
什么时候兴致来了,就腻在一起亲热。

  因为我们有了自己的房子,有时候老公的死党们也来玩游戏或者看体育
比赛。有时候太晚了,他们也在我们的公寓里过夜。

  我和老公那时都是学生,也没什么钱,所以家里只有简单的家具,我们
平时睡在地板上的一张床垫上,如果有朋友留宿,就在我的瑜伽毯上凑合一
夜。夏天的时候,因为公寓比较老旧,没有空调,我们买了一个二手的窗机
空调,制冷的效果也不是很好,所以如果家里没有人,我和老公就全身赤裸
著,如果有老公的朋友来,老公就穿条短裤,光着膀子,而我也只穿一条运
动短裤和一件小背心,开始时背心里面还有穿文胸,后来因为觉得不舒服,
也就真空了。因为和老公的死党们比较熟,所以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有时老公和死党们熬夜看欧洲的足球比赛,我就在一旁的床垫上睡觉,
雪白的大腿和胳膊就露在那些男生的眼前,也没有觉得害羞。有一次,因为
睡觉的时候被老公他们吵得不踏实,不断的翻身,身上的背心就翻起来了,
露了半只雪白的乳房在外面。因为我睡的也浅,不知怎么的就醒了,看到旁
边两个男生的眼睛像饥饿的流浪汉一样钉在我的身上,只有老公还在很投入
的看着球赛……

  有时朋友还在而老公却忍不住想和我做爱。这个时候,一般都是和老公
全身蒙在毛巾被里亲热,因为连脸也一起蒙在毛巾被里,所以也不觉得不好
意思,只是老公非让我喊出声来有些难为情。

  后来有一次,老公做的兴起,突然就把蒙在我们身上的毛巾被给扯开了,
于是我们两个人的春光就暴露在旁边他的死党的眼睛里。那个男生我们都叫
他“小胖”。因为他人长的比较胖,也没什么女生缘,但是和老公却是很好
的朋友。

  还记得老公把毛巾被扯开的那一瞬间,小胖扭头看到我赤裸丰满的胸脯
和硬得像小石头一样的乳头,大喊了一声:“我考!”

  我急忙想用手遮住胸部,但是老公硬生生的把我的双手捉住,摁在身体
的两边,故意把我的胸部露给小胖看,虽然我很害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身
体确实出奇的兴奋,阴道的水水几乎是喷涌出来的,很快就高潮了,坦白的
说,在别的男生面前高潮确实挺羞辱的,可是那次高潮却来得很持久……

  这次以后,老公在小胖面前就更放肆了,几乎当小胖不存在一样的和我
做爱,现在想想,小胖那时肯定也很郁闷,特别是我知道他以前还暗恋过我,
大二的时候还给我写过匿名表白的电子邮件。而老公有时候还很过分,故意
把我的手反剪在背后,让我把屁股撅起来,从后面干我,因为这样可以让小
胖看清楚,他总是很得意对小胖说:“这就是操 _(那个字我都不好意思说
-__-)”

  有时小胖也会忍不住手伸在短裤里打手枪。老公故意跟他看玩笑说:
“别藏着掖着了,拿出来看看呗?”小胖这时就会很窘迫。直到一次,老公
在和我做爱的时候,对我说:“你帮帮小胖?”示意我去帮小胖打手枪。我
那时大脑大概也短路了,就顺从的把手伸进了一旁小胖的内裤,刚一碰到小
胖的阴茎,心里就像被电打到了一下一样,全身一阵酥麻,他的阴茎很大,
滚烫滚烫的。我的脑子也清醒了一些,赶紧把手缩了回来,老公笑着对小胖
说:“小胖,你的鸡巴太小了,美女不愿意摸!”小胖的脸红的像熟透了西
红柿。

  终于有一次,小胖忍不住把手握在了我的乳房上,我虽然有些吃惊,但
是也并没有觉得太意外,他的胖手很有劲儿,汗津津的,握得我的乳尖上一
阵痒痒麻麻的感觉,但是老公却生气了,愤怒的把小胖推开在一边,对他说
:“朋友妻不可欺,你要是这样,可别怪我翻脸啊!”

  小胖窘到都快哭了,转身到卫生间去抽烟,其实他平时并不抽烟的。后
来我们再做爱,小胖就自觉的避开,这似乎让老公觉得索然无味,所以就发
生了后来的事情。

  那天晚上是老公和另一个死党笨杨(他的英文名字是 Ben,又姓杨,我
们就叫他笨杨了)熬夜玩游戏,买了啤酒和皮萨饼,我看他们玩了一会儿,
也被老公灌了不少酒,就先睡了,睡的很沉,后来迷迷糊糊的听到老公说衣
服脱了睡会比较舒服,糊里糊涂的就让他脱了我的短裤和背心,然后老公就
开始挑逗我,吻我的嘴唇,轻轻吮吸着我的乳头,还用手指压在我的阴蒂上
缓缓的揉动,很快我就湿润了,渴望像越烧越烈的野火一样在身体里涌起,
我含糊的说:“老公,我想要你!”

  但是当那根粗大的阴茎顶在我的小阴唇上的时候,我就知道拿不是老公
的,老公没有这么粗,心头一阵恍惚,不知怎的,想起了小胖,我下意识的
伸手抓住那人的脊背,“不,他不是小胖”,我心里想,他是另外一个男生,
我心里很慌,但是又没有力气反抗,只好让一根陌生的阴茎侵入了我最私密,
最羞涩的地方……

  我高潮了两次笨杨才射精,他射了很多,精液充满了我狭紧的阴道,我
这才意识到他没戴避孕套,紧接着,老公又压在我的身上,他刚刚插进来就
射了,看样子他很兴奋……

  这件事情以后我和老公大吵了一次,老公一再的向我赔不是,说他只是
好奇,并且说他一直都很爱我,很珍惜我,对我是绝对认真的。我心一软,
还是原谅了他。

  这次事件以后,老公也收敛了很多,我也暂时搬回了学校的学生公寓,
只是偶尔来陪老公过夜,帮他整理一下房间。

  那件公寓一年的租约随着暑假的再次来临而到期,我们不打算续租了,
但是退房以前必须把房间打扫干净。可是老公那时候正好要去外地作实习,
所以就嘱咐小胖来和我一起打扫公寓。

  小胖干活很卖力,我基本上什么都没做,他就把房间打扫的干净如新,
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觉得很对不起小胖,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在
他的面前脱下了吊带背心,褪下的文胸,然后握住他的手,把他的手放在了
我的乳房上,我感觉到了他的颤抖,我也一样的颤抖著,我故作镇静的对他
说:“我知道你喜欢这里,给你摸1 分钟。”小胖脸红的发烫,他的心脏跳
动的声音就像是在擂鼓,但是他的手却没有动,只是静静的放在我的乳房,
一动不动。但是我的乳头却变硬了,像两颗玛瑙石一样感受着小胖的胖手。

  毕业以后,我和老公决定结婚。在结婚前的那天晚上,老公的死党们来
给他举行“单身派对”,一群人到酒吧喝酒。我在送走了好友们之后,紧张
而又喜悦的试着明天穿的婚纱。这时候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是小胖,他提
前从单身派对回来了,有段时间没见了,他人瘦了不少,长得也更精神了。

  他喝了酒,有些激动,他对我说大二时候的匿名情书是他写的,我说我
知道。他楞了一下,然后突然走过来一把抱住我,一只大手紧紧握住我纤细
的腰身,我说:“小心婚纱,很贵的。”他没有理睬,吻在了我的唇上,不
知道为什么,一股热流从我的下体涌出,浸透了我的白色蕾丝内裤,那是专
门为新娘淮备的内裤。

  他的手自信的爱抚着我的乳房,我怕弄坏婚纱,没敢反抗,他轻咬着我
的乳头,我的双唇紧绷著,努力不发出声音,可是却又忍不住的低声喘息著
;他撩起了我的婚纱裙摆,他的嘴巴隔着我的蕾丝内裤吻在我的阴阜上,阴
唇上,他的舌尖拨动着质感的蕾丝刺激着我的阴蒂,我的爱液像山涧的小溪,
汩汩的流淌著,我的心脏要炸开了……

  我对他说:“好吧,趁我还没结婚……”

  他把我推到在床上,就像老公曾经在他面前干我时的那个姿势那样,让
我翘起屁股,把我的内裤褪到腿弯,然后狠狠的插进来,他的阴茎确实很大,
开始弄得我有些痛,但是疼痛只是短暂的,接下来是无法形容的快感。

  我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爱液打湿了婚纱,他射了两次,射以前他问我要
不要戴套,我咬著嘴唇说:“不,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