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朋友家洗澡遇上朋友的姐姐

有一天照样和同学放学后打球,打完球后一身大汗,我朋友说:“可以到我家洗个澡才回去喔!”因为我们在离他家不远的地方打球。

我朋友住在比较近山的乡村地区,我是第一次到他家,他说家里的人还未回来,便带我去洗澡。他家洗澡的地方很特别,是在外面的厨房里的,比较简陋,我朋友说洗澡间的门也坏了,不太能关上,还说他们家人一向是这样的,都习惯了,大家也会照样洗澡。但因为他们家的热水炉太旧,坏了,家里只有妈妈和姐姐,有时候她们一边炒菜,他也要在外面把热水拿进来。

我朋友指一指那个热水锅,帮我烧了些热水,便让我洗澡,叫我把衣服放在外面便可以,他说完便走回屋内。

我把衣服脱掉,放到门外便开始洗澡,这样洗澡还是第一次呢!洗了一会,刚刚的热水很快便用完了,天呀!我得光着身子在厨房里烧热水。

在等候的期间,听到厨房外有人回来,应该是我朋友的妈妈或姐姐吧!我马上走回洗澡间里,但门坏了,跟本和没有门一样,在外面也可以看到洗澡间里的全部情形。

我一直在等热水烧好,好继续洗澡,但一边又怕他妈妈或姐姐会闯进来,紧张中小弟弟已经不自觉地扯起旗了,毕竟我还是个大学生嘛!

突然,有人推开厨房的门走进来,我一头一探,竟然是我朋友的姐姐!为什么看得出是他姐姐?因为进来的是一个只大我几年的女生,上身穿了一件紧紧的白色T恤,下身是一条很短很紧的运动裤。原来我朋友有个这么漂亮的姐姐。

姐姐看了我一眼,亲切地跟我打招呼:“你好呀!你是我弟弟的朋友啊?我是他姐姐。”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说:“不用理我喔!你洗澡啦!我要为他们准备晚饭。”

她说著再走进厨房几步,这时完全看到我光脱脱的全相了。我不意思地把身体转侧,姐姐把她手上的菜放下,对我说:“不用害羞嘛!我什么也见惯了。”她的目光竟然完全注视在我下身,看到我的小弟弟翘起得更高了。

姐姐看了一看在烧的热水,说:“不好意思,热水炉坏了,要你自己烧水,我帮你把热水拿过来啦!”说着便把热水放到我身旁。

这时我无法再遮掩自己的窘相,硬胀的小弟弟完全暴露在她眼前,姐姐一点也不害羞地盯着我那勃硬起来的老二,并说:“我又不是没看过,你害臊什么?XX(我朋友的名字)洗澡时,我也常看他的小弟弟呀!有时候还见到XX在自渎呢!男孩子就是这样的。”说完笑了一下。

天啊!哪有这样的姐姐呀!我说了句:“麻烦姐姐了。”便脸红耳赤的开始洗澡。姐姐也没再理我,只在一旁弄菜,但她站的位置可以完全看到我在洗澡的情景。

我一边害羞地擦洗著身体,一边偷瞄著姐姐短裤下露出的雪白大腿,还有她那双把T恤顶起得高高的乳房,老二变得更加硬梆梆了,我便一边偷看姐姐的胴体,一边藉清洗弟弟在自渎。

姐姐忽然转身看过来,问道:“你在自渎吗?”

天呀!这么尴尬的场面,叫我怎样回答?!我那时候只懂傻傻的笑着,把手放开了。

姐姐笑了一下,说:“我帮你再倒一些热水。”当来到身边时,竟在我耳边说:“我知道男孩子经常会这样,需要我帮你吗?”我那一刻呆住了。

姐姐接着说:“哈哈!和你说笑而已,我也常常和XX(我朋友的名字)说笑。他很坏呢!洗澡时经常在我面前自渎,我已经习惯了。你不用害羞,男生这样很正常。快点洗澡吧,不然会着凉呢!”

听见姐姐这样说,我心情放松了许多,便傻傻的当着姐姐面前握著小弟弟继续自渎。这时姐姐忙着做菜,转过身去没有再正面看我,其实我心里真的很想姐姐帮我手淫呢!

“喔!射了……射了……”老二充血得厉害,不一会我就射精了,自己不禁哼了几声。姐姐听到了,回头望了我一下,正当我在水盆里清洗著阴茎上的精液时,姐姐已经拿了条毛巾站在我身旁看着我清洗弟弟,我抬头对姐姐说:“不好意思喔!”姐姐用毛巾仔细地帮我擦干净阴茎后,才说:“赶快穿回衣服吧!”姐姐真好,一点都不害羞。

我光着身子把水擦干,穿上衣服回到外面,当走到我朋友身边时,“喔!你洗完囉?那到我洗囉!”他说。我朋友应该知道我洗澡时他姐姐也在厨房里,但好像没什么似的,难道真的习惯了?

我跟朋友说:“我要走了,明天见!”再走到厨房和姐姐说:“再见!”姐姐竟然对我说:“下次再来啦!”当然,我一定会再来的。

离开朋友家后,脑海里都是他姐姐雪白的大腿、鼓鼓的乳房和刚刚我洗澡时当着她面自渎的情景……

到了晚上,我和朋友在电话里聊天时,心里不经意地说:“今天真不好意思呢!洗澡时碰到你姐姐进来。”当然我没有把我在他姐姐面前自渎的事说出来,而是问他:“为什么不把洗澡间的门修好?”

他竟然说:“如果修好了,我洗澡时便没有机会让姐姐看到了。”接着他还告诉了我一个秘密:“我还叫过我姐帮我打枪呢!”

“喔?!”我听到时惊讶地叫了出声,心想,怪不得今天他姐姐一点都不害羞,于是说:“你姐姐说你很坏呢!”

他毫无避忌地接着说:“不过我还没看过姐姐洗澡呐!有几次想进厨房偷看她洗澡,都给姐姐赶了出来,说不能给妈妈见到我偷看她洗澡。”他还说:“但我仍然有偷看到一点点,有时候借故要进去拿东西,趁机偷看一下。”

当大家在谈论他姐姐说得兴高采烈时,他突然问:“今天姐姐有没有对你怎样?”

“哦!我……我……没有啦!”我支支吾吾应付着便转开了话题:“喔,要睡了,明天见!”

躺在床上,我一边想着他姐姐,一边又握著变得硬梆梆的小弟弟自渎,终于再打了一枪才能安心入睡。

到了第二天,放学后我和朋友一样去了打球,但心里却一直想着,打完球到他家看姐姐。

球打完了,一样全身是汗,我便乘机向朋友提出要求:“可以再到你家洗个澡吗?”他说:“好呀!”我们便一起回他家去。一路上,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他姐姐那诱人的胴体。

回到他家了,真好!他姐姐果然在家!

看到他姐姐,我有点说不出的奇怪感觉,只说了声:“姐姐好!打扰了!”便不知再说什么好。刚好我朋友对我说:“你自己去洗吧!你知道在那里。”我赶紧答道:“嗯,好吧!”

进洗澡间前我偷看了一下姐姐,她还是穿了一条很短的运动裤,上身也是一件白T恤;再细心一看,喔!姐姐应该没有穿奶罩吧!因为我能清楚地看到她两粒乳头凸出在白色的T恤上。姐姐的乳房不算很大,但紧紧的T恤把她的胸部完全突出了,还令那两点特别触目。我的朋友也太幸福了吧!天天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姐姐。

我回一回神,转身走进厨房准备进入洗澡间,在厨房里我看到料理台上放了些菜,但还未弄好,心想,今天姐姐会不会进来呢?看样子应该是有机会的,于是便拿起了锅子,烧些热水洗澡。一边烧,又一边想:‘他姐姐会不会觉得我是有目的的呢?他们家洗澡间的设备那么简陋,我还连续两天都来洗。’

不负我所望,不久后他姐姐便进来了,她说:“喔!对不起喔!我来帮你烧水吧!”我那时候还未脱衣服,所以很自然地对姐姐说:“啊,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你忙你的吧!打扰了!”

姐姐温柔地对我说:“不用客气!欢迎你多点来陪陪XX(我朋友)。”并说:“我很疼这个弟弟,希望他开心。”

之后姐姐便开始弄菜,她对我说:“水烧好了,你洗澡吧!我要开始准备他们的晚餐了。”喔,太好了!姐姐又在这里,我如愿以偿了!

当我在倒烧好的热水时,姐姐突然说:“哎呀!怎么忘记了……”便走了出去,但我还听到她对我朋友说:“姐姐少买了一样东西,你帮姐姐到村口买回来好吗?”

当姐姐在外面吩咐着我朋友该买什么时,我连忙把衣服脱光了,提着热水到洗澡间开始洗澡。

这时又传来姐姐的声音:“嗯,今早隔邻王婆婆来说她家的灯坏了,你顺便买个灯泡帮她换一下吧!”喔,太好了!现在屋里就只剩我和姐姐两个人了!

朋友出了门后姐姐又进回厨房,我假装不看她,自顾自地洗澡,但她却看过来我这边,还说:“有什么需要就告诉我喔!”我“嗯”应了一声,低头一看,自己的老二又已经勃硬了起来。

姐姐一边忙着弄菜,一边和我说话,又问起她弟弟的学业状况,我便和姐姐聊天起来。这情形多么羞人啊!我一边全身赤裸地洗澡,一边和姐姐在聊天,而且阴茎翘得高高的,可是既然姐姐不当一回事,我便故作镇定,并特意趁和她聊天的机会,正面向着姐姐洗澡。

姐姐的双腿真的很美,白皙皙、滑溜溜的;再看她的胸部,由于没有穿上奶罩,圆圆的乳房、凸起的两点,完全在T恤上把轮廓勾勒了出来,引诱得我真想伸手去摸一下。

这时小弟弟已经硬得有点发痛了,甚至可感觉到龟头上有点黏黏的东西流出来,我不自觉地握着它轻轻上下套弄,开始自渎起来,由于不好意思再看姐姐,我的眼神都闪向了一旁。

这时姐姐见我没有再继续跟她说话,便转身看过来我这边,啊!我手淫的情形全被姐姐看到了!但她只是笑了一笑,没说什么,回头再弄她的菜。

我想起昨晚跟朋友聊天时,他说过姐姐曾经帮过他打枪,我心里冲动得真想说:“姐姐,可不可以也帮我一下?”

可能姐姐听到了我自渎时粗重的呼吸声,这时又再转过身来,看到我一边不停地套弄著自己的阴茎,一边呆呆的看着她,便问我说:“怎么啦?”

我口颤颤地说:“姐……姐姐,可以帮……我一下吗?”想不到她竟然爽快地说:“可以呀!”

姐姐放下手上的盘子,两步就走了过来,看着我硬梆梆的小弟弟在她面前不断点头哈腰,龟头由于极度充血,变得圆鼓鼓、胀卜卜的了。

她一手握住我的阴茎撸了几下,赞叹地说:“喔!比我弟弟的还硬呢!”然后手就没有再停下来了。

喔!第一次给女生摸我的老二,太爽了!那种舒服、刺激的感觉,和自已手淫根本没得比!

姐姐靠得和我很近,左手搭着我的肩膀,右手握着我的阴茎温柔地上下套动着。这时近距离看到姐姐没有戴奶罩的胸部,尤其是那凸凸的两点,好想去摸捏一下,可是当我伸手到她乳房前时,便被她喝止住了:“不可以!不可以摸,不然这个也不帮你弄喔!”我只好把手缩回,乖乖地站着让姐姐帮我继续打手枪。

姐姐握着我的阴茎一边撸,一边说:“虽然你这儿比我弟弟的硬,但比他的短;而且他的头部是尖的,你的比较圆。”

‘喔?我的比他短?女生不会不喜欢吧?’我心想,但没有说出口,只是姐姐一边帮我手淫,我一边发出些“哼……哼……”的声音。

姐姐这时另一手弯到下面托着我两颗卵蛋轻轻的揉着,我哼得更大声了,姐姐问:“舒服吗?”我不断点头,她说:“你这么大胆叫我帮你,一定是弟弟已告诉过你,我替他手淫这事了吧?”我舒服得说不出话,只迷迷糊糊“嗯”应了她一声。

这时我的手不禁放在了姐姐的腿上,我实在忍不住想摸她的身体,既然摸不到双胸,摸一下大腿也好。我偷偷地在她的腿上抚摸著,姐姐竟然没有喝止,我便放胆地往她的大腿上慢慢移过去,哗!很滑喔!我的左手再向姐姐的小屁股侵袭,在上面恣意游走,喔!很有弹性!圆圆的、胀胀的,手感很好。

我的右手去到了大腿尽头处,已经摸到姐姐小内裤的边沿了,正想再进一步时,姐姐却说:“不行!不准摸其它地方喔!”她一面说,一面加快了撸动的速度,紧紧握着我的阴茎上下套捋,姐姐应该是想我快点射出吧!

“啊……忍不住了!忍不住了!我要……要……”龟头上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我的右手用力地捏著姐姐两瓣圆圆的屁股肉,浑身颤抖著叫了出来。

“要射了吗?”姐姐问我,手仍不停地用力撸动着。

“差……差不多了……”我还没说完,就高呼出声:“射了!喔……终于射了!”浓白的精液一股股从龟头上快速地喷出来,我挨在姐姐身旁,不停地深呼吸,右手还在用力地捏着她的小屁股。

姐姐没有说话,只用右手柔柔地握着我的弟弟上下摇动;左手握着我的阴囊轻轻地搓揉,让我把精液射完。

射完了,我的身体好像所有力气都已用完,连双腿都站不牢了,我依然不舍得离开姐姐的娇躯,顺势整个人都贴到她怀里去。姐姐放开我的阴茎,手上满是又浓又腥的黏液,精液都射到姐姐的手里了。

姐姐说:“好了,不要再摸了!”我的手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她的小屁股。

姐姐弯下身把帮我打完枪的手在水盆里清洗一下,说:“好了,你快点洗澡吧!”便转身回去继续弄菜了。

当我穿回衣服后,姐姐微笑着对我说:“你们男生都一样,平时XX(我朋友)也爱叫我帮他手淫,说女生做起来比自己弄舒服很多,见你长得这么可爱,多帮你一个也没问题啦!好了,换好衣服便到外面坐坐吧!”

我已经打过一发了,朋友这时候还未回来,我便对姐姐说:“我先走了,谢谢姐姐!我下次可以再来吗?”姐姐笑了一下,说:“看心情啦!”

我挥挥手,说声再见就回家去了。路上我一边走一边想:‘姐姐你实在太可爱了,我一定要再把握机会去你家洗澡!’

自从上两次到我朋友家遇上他姐姐后,我脑里一直都是姐姐的样子,想着她穿着短裤,露出雪白的大腿、圆圆的小胸部,还有弹手的小屁股,一直都想再找机会到我朋友家,但我们不是每天都打球,又不能说突然到他家洗澡,便一直在寻找机会。

今天是假期,和我那个朋友在电话聊天,我把话题说到他姐姐,说她很美、人很好,他便说:“还好吧!她很色的,常常偷看我的色情漫画。还有,我在看光盘时,她也在看呢!还说那些男人很粗,不像我那样细小。哼!”

那时我想到了个好点子,便说:“喔!我有一只新的光盘,一齐看喔!”我朋友马上说:“好喔!来我家吧!”成功!我马上换衣服去他家。

但在途中我想起,喔!还没有问起他姐姐在不在呢!我的目的还是姐姐喔!不管了,去了才算。

到了他家,“喔!你来了囉?”同学说,我“嗯”了一声,便细看他家。他家不大嘛,但分了两间小屋,一间较大的是他家,旁边细的就是厨房和洗澡间,就是上次姐姐帮我手淫的地方,但看不到他姐姐。

进了他家后,由于他家不大,一眼便看到全屋,我问:“你家没有人吗?”他说:“姐姐在睡午觉,妈妈上班,很晚才回来。”

“喔~~你姐姐睡觉喔?”我顿时兴奋起来。

我朋友却很心急地问:“什么光盘?快点拿来看!拿来看嘛!”我拿给他时问道:“在哪里看?”他便说:“这里呀!”

我说:“不好吧?你姐姐醒来见到怎么办?”他说:“不要紧的,姐姐也会看呀!”便走去弄碟子了。

我慢慢走到房间门口,门没有关上,探头一看,喔!房间不大,有上下床,我看到姐姐睡在下铺,好可爱喔!但看不到她的身材,因为被锦被盖住了,我好想和姐姐一起睡喔!

我朋友突然叫我:“快点来!不用理我姐姐。”光盘开始播放了,但我心里很紧张,既怕姐姐会醒来,但心里又想看姐姐。

电视上的做爱画面,加上姐姐的睡姿,我一边看,弟弟已经硬了。“呀……呀……呀……”电视传出了做爱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声,但果然吵醒了姐姐,她从房间里走出来了。

我和姐姐对望了一眼,姐姐笑了一笑,说:“喔!你来了喔?”我说了句:“姐姐好!”但目光已经放在她身上了。

天呀!那么可爱的姐姐,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连身睡裙,喔!好性感喔!睡衣太薄了,一看就看到姐姐没有穿奶罩,隐约可看到乳头。再看,白白的小内裤,喔!好正点喔!这时我的老二已经硬硬的顶住裤子了。

姐姐走出了门口,应该是到另一间房子洗脸吧!我朋友说:“不用怕,我姐不会骂的。”一直留心看着电视上的做爱画面。但我的注意力不在萤幕上,一直在想着他姐姐,这家伙真不识货,家里有这么好的真东西都不看,看光盘!

突然,我朋友站起来把裤子脱掉,开始自渎起来,一边说:“忍不住了!”他还叫我:“不用怕啦!大家都是男生。”但我想:‘不好吧!当着你面前做,还是忍忍吧!’

不久姐姐走回来了,看到她弟弟在自渎,好像没有什么惊奇,继续在弄自己的东西。我怎么办好?我朋友一边在自渎,姐姐就在同一屋内,我们又在看色情光盘。

突然我朋友拿起了手纸,叫着:“射了!射了!”就射了在手纸上,但他没有接好,把精液射得满脚满地都是。

他姐姐看到了,便骂他:“怎么弄得满身都是?快点去洗澡!”姐姐说著,一边拿起手纸清洁地上的精液。

那时姐姐弯下身子,我看到了!姐姐开胸的睡衣令胸口敞开了,看到里面雪白的双乳。

姐姐向上一望,问我说:“你不用吗?男孩子看光盘不是要自渎吗?”

“我……我……我……”我不知怎样回答。

姐姐再指着我的弟弟说:“你看,都硬硬的胀起来了!不要害羞啦!我又不是没有看过。”姐姐说完就拿起手纸去丢掉。

看到我朋友去洗澡了,我便鼓起勇气把裤子脱掉自渎起来,爽呀!终于都舒服一点。心里想:‘赶快射了,不要给我朋友看到!’于是手握著弟弟快速地一直上下摇。

那时姐姐从房里走出来,倒了杯水喝,她走到我身边,看着我握著的弟弟,突然跪下在我身旁,一手握住了我的老二,喔~~爽喔!这样感觉回来了。

我望了姐姐一眼,姐姐也望了我一眼,便用她柔柔的手轻轻把我弟弟上下套动。我这时偷看她的身材,姐姐那件开胸的睡衣性感得不得了,一边看着姐姐帮我打枪,一边偷窥她两颗奶子随着动作摇晃,我的老二硬得快要爆炸了。

姐姐一边摇,一边对我说:“如果XX(我朋友)还未射,我也会帮他呢!可惜他射了,还射得到处都是。嘻嘻!”姐姐笑了一下。

天呀!幸好刚刚我没有与朋友一起自渎,不然就没有姐姐帮我打枪了。

姐姐这时没有出声,只默默地套弄着我硬梆梆的阴茎,突然,姐姐的头低下了,喔~~天呀!不好吧?姐姐竟然一口含住了我的龟口!姐姐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令我不禁全身抖了一下,“喔!”叫了一声。

姐姐没有放开口,继续用力吸啜着我的弟弟,天喔!用口原来是这么爽的!姐姐还用舌头去舔我的龟头,我的弟弟完全被姐姐含住了,还感觉到她用舌舔、用口吸的感觉,我不停发出“嗯……嗯……”的声音。

姐姐好像越吸越起劲,又舔又啜的,看着姐姐的头不停上下、上下地摇动,我终于忍不住了,伸手去摸她的奶子,我一手握住了姐姐的一个乳房,喔!好弹手喔!好舒服的感觉。

姐姐望了我一眼,没有抗拒,仍一直在吸啜我的弟弟,好像很好味的样子。我的手一直在搓揉她的胸,一下一下的抓着,我想隔着睡衣不好摸,便将手在她的领口处伸进去直接摸,喔!弹弹的、软软的。我再用手指捏她的乳头,姐姐的乳头很快就变得硬硬的了,她嘴里还发出些轻微的呻吟声。

姐姐的口紧紧含着我的老二,开始加快了上下吞吐的速度,好爽喔!我感觉要来了,低呼著:“要射了……要射了……”

就在这时候,姐姐竟然把口放开了,改为用手握著用力摇。‘喔!不是要射在口里吗?’我想道,有点遗憾的感觉。

“射了……射了……”在我的叫声中,姐姐拿起了手纸包着我的龟头,让我射到她的手里。我一边仰著头向天呼吸,手还一边摸著姐姐的乳房。

姐姐慢慢地揉着我的弟弟说:“射完了?”跟着笑了一下:“那你就不要再摸了。”

姐姐拿开包着我一大泡精液的手纸,对我笑着说:“舒服吗?不要对我弟弟说喔!我还没有这样帮过他呢!不然下次就不再帮你了喔!”

姐姐把手纸丢掉了,仍然微笑着,好像没有事发生过一样。我穿回了裤子,心想:‘姐姐说“不然下次就不再帮你”,是在暗示可以有下次吗?’

有一天照样和同学放学后打球,打完球后一身大汗,我朋友说:“可以到我家洗个澡才回去喔!”因为我们在离他家不远的地方打球。

我朋友住在比较近山的乡村地区,我是第一次到他家,他说家里的人还未回来,便带我去洗澡。他家洗澡的地方很特别,是在外面的厨房里的,比较简陋,我朋友说洗澡间的门也坏了,不太能关上,还说他们家人一向是这样的,都习惯了,大家也会照样洗澡。但因为他们家的热水炉太旧,坏了,家里只有妈妈和姐姐,有时候她们一边炒菜,他也要在外面把热水拿进来。

我朋友指一指那个热水锅,帮我烧了些热水,便让我洗澡,叫我把衣服放在外面便可以,他说完便走回屋内。

我把衣服脱掉,放到门外便开始洗澡,这样洗澡还是第一次呢!洗了一会,刚刚的热水很快便用完了,天呀!我得光着身子在厨房里烧热水。

在等候的期间,听到厨房外有人回来,应该是我朋友的妈妈或姐姐吧!我马上走回洗澡间里,但门坏了,跟本和没有门一样,在外面也可以看到洗澡间里的全部情形。

我一直在等热水烧好,好继续洗澡,但一边又怕他妈妈或姐姐会闯进来,紧张中小弟弟已经不自觉地扯起旗了,毕竟我还是个大学生嘛!

突然,有人推开厨房的门走进来,我一头一探,竟然是我朋友的姐姐!为什么看得出是他姐姐?因为进来的是一个只大我几年的女生,上身穿了一件紧紧的白色T恤,下身是一条很短很紧的运动裤。原来我朋友有个这么漂亮的姐姐。

姐姐看了我一眼,亲切地跟我打招呼:“你好呀!你是我弟弟的朋友啊?我是他姐姐。”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说:“不用理我喔!你洗澡啦!我要为他们准备晚饭。”

她说著再走进厨房几步,这时完全看到我光脱脱的全相了。我不意思地把身体转侧,姐姐把她手上的菜放下,对我说:“不用害羞嘛!我什么也见惯了。”她的目光竟然完全注视在我下身,看到我的小弟弟翘起得更高了。

姐姐看了一看在烧的热水,说:“不好意思,热水炉坏了,要你自己烧水,我帮你把热水拿过来啦!”说着便把热水放到我身旁。

这时我无法再遮掩自己的窘相,硬胀的小弟弟完全暴露在她眼前,姐姐一点也不害羞地盯着我那勃硬起来的老二,并说:“我又不是没看过,你害臊什么?XX(我朋友的名字)洗澡时,我也常看他的小弟弟呀!有时候还见到XX在自渎呢!男孩子就是这样的。”说完笑了一下。

天啊!哪有这样的姐姐呀!我说了句:“麻烦姐姐了。”便脸红耳赤的开始洗澡。姐姐也没再理我,只在一旁弄菜,但她站的位置可以完全看到我在洗澡的情景。

我一边害羞地擦洗著身体,一边偷瞄著姐姐短裤下露出的雪白大腿,还有她那双把T恤顶起得高高的乳房,老二变得更加硬梆梆了,我便一边偷看姐姐的胴体,一边藉清洗弟弟在自渎。

姐姐忽然转身看过来,问道:“你在自渎吗?”

天呀!这么尴尬的场面,叫我怎样回答?!我那时候只懂傻傻的笑着,把手放开了。

姐姐笑了一下,说:“我帮你再倒一些热水。”当来到身边时,竟在我耳边说:“我知道男孩子经常会这样,需要我帮你吗?”我那一刻呆住了。

姐姐接着说:“哈哈!和你说笑而已,我也常常和XX(我朋友的名字)说笑。他很坏呢!洗澡时经常在我面前自渎,我已经习惯了。你不用害羞,男生这样很正常。快点洗澡吧,不然会着凉呢!”

听见姐姐这样说,我心情放松了许多,便傻傻的当着姐姐面前握著小弟弟继续自渎。这时姐姐忙着做菜,转过身去没有再正面看我,其实我心里真的很想姐姐帮我手淫呢!

“喔!射了……射了……”老二充血得厉害,不一会我就射精了,自己不禁哼了几声。姐姐听到了,回头望了我一下,正当我在水盆里清洗著阴茎上的精液时,姐姐已经拿了条毛巾站在我身旁看着我清洗弟弟,我抬头对姐姐说:“不好意思喔!”姐姐用毛巾仔细地帮我擦干净阴茎后,才说:“赶快穿回衣服吧!”姐姐真好,一点都不害羞。

我光着身子把水擦干,穿上衣服回到外面,当走到我朋友身边时,“喔!你洗完囉?那到我洗囉!”他说。我朋友应该知道我洗澡时他姐姐也在厨房里,但好像没什么似的,难道真的习惯了?

我跟朋友说:“我要走了,明天见!”再走到厨房和姐姐说:“再见!”姐姐竟然对我说:“下次再来啦!”当然,我一定会再来的。

离开朋友家后,脑海里都是他姐姐雪白的大腿、鼓鼓的乳房和刚刚我洗澡时当着她面自渎的情景……

到了晚上,我和朋友在电话里聊天时,心里不经意地说:“今天真不好意思呢!洗澡时碰到你姐姐进来。”当然我没有把我在他姐姐面前自渎的事说出来,而是问他:“为什么不把洗澡间的门修好?”

他竟然说:“如果修好了,我洗澡时便没有机会让姐姐看到了。”接着他还告诉了我一个秘密:“我还叫过我姐帮我打枪呢!”

“喔?!”我听到时惊讶地叫了出声,心想,怪不得今天他姐姐一点都不害羞,于是说:“你姐姐说你很坏呢!”

他毫无避忌地接着说:“不过我还没看过姐姐洗澡呐!有几次想进厨房偷看她洗澡,都给姐姐赶了出来,说不能给妈妈见到我偷看她洗澡。”他还说:“但我仍然有偷看到一点点,有时候借故要进去拿东西,趁机偷看一下。”

当大家在谈论他姐姐说得兴高采烈时,他突然问:“今天姐姐有没有对你怎样?”

“哦!我……我……没有啦!”我支支吾吾应付着便转开了话题:“喔,要睡了,明天见!”

躺在床上,我一边想着他姐姐,一边又握著变得硬梆梆的小弟弟自渎,终于再打了一枪才能安心入睡。

到了第二天,放学后我和朋友一样去了打球,但心里却一直想着,打完球到他家看姐姐。

球打完了,一样全身是汗,我便乘机向朋友提出要求:“可以再到你家洗个澡吗?”他说:“好呀!”我们便一起回他家去。一路上,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他姐姐那诱人的胴体。

回到他家了,真好!他姐姐果然在家!

看到他姐姐,我有点说不出的奇怪感觉,只说了声:“姐姐好!打扰了!”便不知再说什么好。刚好我朋友对我说:“你自己去洗吧!你知道在那里。”我赶紧答道:“嗯,好吧!”

进洗澡间前我偷看了一下姐姐,她还是穿了一条很短的运动裤,上身也是一件白T恤;再细心一看,喔!姐姐应该没有穿奶罩吧!因为我能清楚地看到她两粒乳头凸出在白色的T恤上。姐姐的乳房不算很大,但紧紧的T恤把她的胸部完全突出了,还令那两点特别触目。我的朋友也太幸福了吧!天天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姐姐。

我回一回神,转身走进厨房准备进入洗澡间,在厨房里我看到料理台上放了些菜,但还未弄好,心想,今天姐姐会不会进来呢?看样子应该是有机会的,于是便拿起了锅子,烧些热水洗澡。一边烧,又一边想:‘他姐姐会不会觉得我是有目的的呢?他们家洗澡间的设备那么简陋,我还连续两天都来洗。’

不负我所望,不久后他姐姐便进来了,她说:“喔!对不起喔!我来帮你烧水吧!”我那时候还未脱衣服,所以很自然地对姐姐说:“啊,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你忙你的吧!打扰了!”

姐姐温柔地对我说:“不用客气!欢迎你多点来陪陪XX(我朋友)。”并说:“我很疼这个弟弟,希望他开心。”

之后姐姐便开始弄菜,她对我说:“水烧好了,你洗澡吧!我要开始准备他们的晚餐了。”喔,太好了!姐姐又在这里,我如愿以偿了!

当我在倒烧好的热水时,姐姐突然说:“哎呀!怎么忘记了……”便走了出去,但我还听到她对我朋友说:“姐姐少买了一样东西,你帮姐姐到村口买回来好吗?”

当姐姐在外面吩咐着我朋友该买什么时,我连忙把衣服脱光了,提着热水到洗澡间开始洗澡。

这时又传来姐姐的声音:“嗯,今早隔邻王婆婆来说她家的灯坏了,你顺便买个灯泡帮她换一下吧!”喔,太好了!现在屋里就只剩我和姐姐两个人了!

朋友出了门后姐姐又进回厨房,我假装不看她,自顾自地洗澡,但她却看过来我这边,还说:“有什么需要就告诉我喔!”我“嗯”应了一声,低头一看,自己的老二又已经勃硬了起来。

姐姐一边忙着弄菜,一边和我说话,又问起她弟弟的学业状况,我便和姐姐聊天起来。这情形多么羞人啊!我一边全身赤裸地洗澡,一边和姐姐在聊天,而且阴茎翘得高高的,可是既然姐姐不当一回事,我便故作镇定,并特意趁和她聊天的机会,正面向着姐姐洗澡。

姐姐的双腿真的很美,白皙皙、滑溜溜的;再看她的胸部,由于没有穿上奶罩,圆圆的乳房、凸起的两点,完全在T恤上把轮廓勾勒了出来,引诱得我真想伸手去摸一下。

这时小弟弟已经硬得有点发痛了,甚至可感觉到龟头上有点黏黏的东西流出来,我不自觉地握着它轻轻上下套弄,开始自渎起来,由于不好意思再看姐姐,我的眼神都闪向了一旁。

这时姐姐见我没有再继续跟她说话,便转身看过来我这边,啊!我手淫的情形全被姐姐看到了!但她只是笑了一笑,没说什么,回头再弄她的菜。

我想起昨晚跟朋友聊天时,他说过姐姐曾经帮过他打枪,我心里冲动得真想说:“姐姐,可不可以也帮我一下?”

可能姐姐听到了我自渎时粗重的呼吸声,这时又再转过身来,看到我一边不停地套弄著自己的阴茎,一边呆呆的看着她,便问我说:“怎么啦?”

我口颤颤地说:“姐……姐姐,可以帮……我一下吗?”想不到她竟然爽快地说:“可以呀!”

姐姐放下手上的盘子,两步就走了过来,看着我硬梆梆的小弟弟在她面前不断点头哈腰,龟头由于极度充血,变得圆鼓鼓、胀卜卜的了。

她一手握住我的阴茎撸了几下,赞叹地说:“喔!比我弟弟的还硬呢!”然后手就没有再停下来了。

喔!第一次给女生摸我的老二,太爽了!那种舒服、刺激的感觉,和自已手淫根本没得比!

姐姐靠得和我很近,左手搭着我的肩膀,右手握着我的阴茎温柔地上下套动着。这时近距离看到姐姐没有戴奶罩的胸部,尤其是那凸凸的两点,好想去摸捏一下,可是当我伸手到她乳房前时,便被她喝止住了:“不可以!不可以摸,不然这个也不帮你弄喔!”我只好把手缩回,乖乖地站着让姐姐帮我继续打手枪。

姐姐握着我的阴茎一边撸,一边说:“虽然你这儿比我弟弟的硬,但比他的短;而且他的头部是尖的,你的比较圆。”

‘喔?我的比他短?女生不会不喜欢吧?’我心想,但没有说出口,只是姐姐一边帮我手淫,我一边发出些“哼……哼……”的声音。

姐姐这时另一手弯到下面托着我两颗卵蛋轻轻的揉着,我哼得更大声了,姐姐问:“舒服吗?”我不断点头,她说:“你这么大胆叫我帮你,一定是弟弟已告诉过你,我替他手淫这事了吧?”我舒服得说不出话,只迷迷糊糊“嗯”应了她一声。

这时我的手不禁放在了姐姐的腿上,我实在忍不住想摸她的身体,既然摸不到双胸,摸一下大腿也好。我偷偷地在她的腿上抚摸著,姐姐竟然没有喝止,我便放胆地往她的大腿上慢慢移过去,哗!很滑喔!我的左手再向姐姐的小屁股侵袭,在上面恣意游走,喔!很有弹性!圆圆的、胀胀的,手感很好。

我的右手去到了大腿尽头处,已经摸到姐姐小内裤的边沿了,正想再进一步时,姐姐却说:“不行!不准摸其它地方喔!”她一面说,一面加快了撸动的速度,紧紧握着我的阴茎上下套捋,姐姐应该是想我快点射出吧!

“啊……忍不住了!忍不住了!我要……要……”龟头上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我的右手用力地捏著姐姐两瓣圆圆的屁股肉,浑身颤抖著叫了出来。

“要射了吗?”姐姐问我,手仍不停地用力撸动着。

“差……差不多了……”我还没说完,就高呼出声:“射了!喔……终于射了!”浓白的精液一股股从龟头上快速地喷出来,我挨在姐姐身旁,不停地深呼吸,右手还在用力地捏着她的小屁股。

姐姐没有说话,只用右手柔柔地握着我的弟弟上下摇动;左手握着我的阴囊轻轻地搓揉,让我把精液射完。

射完了,我的身体好像所有力气都已用完,连双腿都站不牢了,我依然不舍得离开姐姐的娇躯,顺势整个人都贴到她怀里去。姐姐放开我的阴茎,手上满是又浓又腥的黏液,精液都射到姐姐的手里了。

姐姐说:“好了,不要再摸了!”我的手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她的小屁股。

姐姐弯下身把帮我打完枪的手在水盆里清洗一下,说:“好了,你快点洗澡吧!”便转身回去继续弄菜了。

当我穿回衣服后,姐姐微笑着对我说:“你们男生都一样,平时XX(我朋友)也爱叫我帮他手淫,说女生做起来比自己弄舒服很多,见你长得这么可爱,多帮你一个也没问题啦!好了,换好衣服便到外面坐坐吧!”

我已经打过一发了,朋友这时候还未回来,我便对姐姐说:“我先走了,谢谢姐姐!我下次可以再来吗?”姐姐笑了一下,说:“看心情啦!”

我挥挥手,说声再见就回家去了。路上我一边走一边想:‘姐姐你实在太可爱了,我一定要再把握机会去你家洗澡!’

自从上两次到我朋友家遇上他姐姐后,我脑里一直都是姐姐的样子,想着她穿着短裤,露出雪白的大腿、圆圆的小胸部,还有弹手的小屁股,一直都想再找机会到我朋友家,但我们不是每天都打球,又不能说突然到他家洗澡,便一直在寻找机会。

今天是假期,和我那个朋友在电话聊天,我把话题说到他姐姐,说她很美、人很好,他便说:“还好吧!她很色的,常常偷看我的色情漫画。还有,我在看光盘时,她也在看呢!还说那些男人很粗,不像我那样细小。哼!”

那时我想到了个好点子,便说:“喔!我有一只新的光盘,一齐看喔!”我朋友马上说:“好喔!来我家吧!”成功!我马上换衣服去他家。

但在途中我想起,喔!还没有问起他姐姐在不在呢!我的目的还是姐姐喔!不管了,去了才算。

到了他家,“喔!你来了囉?”同学说,我“嗯”了一声,便细看他家。他家不大嘛,但分了两间小屋,一间较大的是他家,旁边细的就是厨房和洗澡间,就是上次姐姐帮我手淫的地方,但看不到他姐姐。

进了他家后,由于他家不大,一眼便看到全屋,我问:“你家没有人吗?”他说:“姐姐在睡午觉,妈妈上班,很晚才回来。”

“喔~~你姐姐睡觉喔?”我顿时兴奋起来。

我朋友却很心急地问:“什么光盘?快点拿来看!拿来看嘛!”我拿给他时问道:“在哪里看?”他便说:“这里呀!”

我说:“不好吧?你姐姐醒来见到怎么办?”他说:“不要紧的,姐姐也会看呀!”便走去弄碟子了。

我慢慢走到房间门口,门没有关上,探头一看,喔!房间不大,有上下床,我看到姐姐睡在下铺,好可爱喔!但看不到她的身材,因为被锦被盖住了,我好想和姐姐一起睡喔!

我朋友突然叫我:“快点来!不用理我姐姐。”光盘开始播放了,但我心里很紧张,既怕姐姐会醒来,但心里又想看姐姐。

电视上的做爱画面,加上姐姐的睡姿,我一边看,弟弟已经硬了。“呀……呀……呀……”电视传出了做爱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声,但果然吵醒了姐姐,她从房间里走出来了。

我和姐姐对望了一眼,姐姐笑了一笑,说:“喔!你来了喔?”我说了句:“姐姐好!”但目光已经放在她身上了。

天呀!那么可爱的姐姐,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连身睡裙,喔!好性感喔!睡衣太薄了,一看就看到姐姐没有穿奶罩,隐约可看到乳头。再看,白白的小内裤,喔!好正点喔!这时我的老二已经硬硬的顶住裤子了。

姐姐走出了门口,应该是到另一间房子洗脸吧!我朋友说:“不用怕,我姐不会骂的。”一直留心看着电视上的做爱画面。但我的注意力不在萤幕上,一直在想着他姐姐,这家伙真不识货,家里有这么好的真东西都不看,看光盘!

突然,我朋友站起来把裤子脱掉,开始自渎起来,一边说:“忍不住了!”他还叫我:“不用怕啦!大家都是男生。”但我想:‘不好吧!当着你面前做,还是忍忍吧!’

不久姐姐走回来了,看到她弟弟在自渎,好像没有什么惊奇,继续在弄自己的东西。我怎么办好?我朋友一边在自渎,姐姐就在同一屋内,我们又在看色情光盘。

突然我朋友拿起了手纸,叫着:“射了!射了!”就射了在手纸上,但他没有接好,把精液射得满脚满地都是。

他姐姐看到了,便骂他:“怎么弄得满身都是?快点去洗澡!”姐姐说著,一边拿起手纸清洁地上的精液。

那时姐姐弯下身子,我看到了!姐姐开胸的睡衣令胸口敞开了,看到里面雪白的双乳。

姐姐向上一望,问我说:“你不用吗?男孩子看光盘不是要自渎吗?”

“我……我……我……”我不知怎样回答。

姐姐再指着我的弟弟说:“你看,都硬硬的胀起来了!不要害羞啦!我又不是没有看过。”姐姐说完就拿起手纸去丢掉。

看到我朋友去洗澡了,我便鼓起勇气把裤子脱掉自渎起来,爽呀!终于都舒服一点。心里想:‘赶快射了,不要给我朋友看到!’于是手握著弟弟快速地一直上下摇。

那时姐姐从房里走出来,倒了杯水喝,她走到我身边,看着我握著的弟弟,突然跪下在我身旁,一手握住了我的老二,喔~~爽喔!这样感觉回来了。

我望了姐姐一眼,姐姐也望了我一眼,便用她柔柔的手轻轻把我弟弟上下套动。我这时偷看她的身材,姐姐那件开胸的睡衣性感得不得了,一边看着姐姐帮我打枪,一边偷窥她两颗奶子随着动作摇晃,我的老二硬得快要爆炸了。

姐姐一边摇,一边对我说:“如果XX(我朋友)还未射,我也会帮他呢!可惜他射了,还射得到处都是。嘻嘻!”姐姐笑了一下。

天呀!幸好刚刚我没有与朋友一起自渎,不然就没有姐姐帮我打枪了。

姐姐这时没有出声,只默默地套弄着我硬梆梆的阴茎,突然,姐姐的头低下了,喔~~天呀!不好吧?姐姐竟然一口含住了我的龟口!姐姐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令我不禁全身抖了一下,“喔!”叫了一声。

姐姐没有放开口,继续用力吸啜着我的弟弟,天喔!用口原来是这么爽的!姐姐还用舌头去舔我的龟头,我的弟弟完全被姐姐含住了,还感觉到她用舌舔、用口吸的感觉,我不停发出“嗯……嗯……”的声音。

姐姐好像越吸越起劲,又舔又啜的,看着姐姐的头不停上下、上下地摇动,我终于忍不住了,伸手去摸她的奶子,我一手握住了姐姐的一个乳房,喔!好弹手喔!好舒服的感觉。

姐姐望了我一眼,没有抗拒,仍一直在吸啜我的弟弟,好像很好味的样子。我的手一直在搓揉她的胸,一下一下的抓着,我想隔着睡衣不好摸,便将手在她的领口处伸进去直接摸,喔!弹弹的、软软的。我再用手指捏她的乳头,姐姐的乳头很快就变得硬硬的了,她嘴里还发出些轻微的呻吟声。

姐姐的口紧紧含着我的老二,开始加快了上下吞吐的速度,好爽喔!我感觉要来了,低呼著:“要射了……要射了……”

就在这时候,姐姐竟然把口放开了,改为用手握著用力摇。‘喔!不是要射在口里吗?’我想道,有点遗憾的感觉。

“射了……射了……”在我的叫声中,姐姐拿起了手纸包着我的龟头,让我射到她的手里。我一边仰著头向天呼吸,手还一边摸著姐姐的乳房。

姐姐慢慢地揉着我的弟弟说:“射完了?”跟着笑了一下:“那你就不要再摸了。”

姐姐拿开包着我一大泡精液的手纸,对我笑着说:“舒服吗?不要对我弟弟说喔!我还没有这样帮过他呢!不然下次就不再帮你了喔!”

姐姐把手纸丢掉了,仍然微笑着,好像没有事发生过一样。我穿回了裤子,心想:‘姐姐说“不然下次就不再帮你”,是在暗示可以有下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