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新娘被闹洞房的人轮番淫污

  众人喝酒划拳,新郎频频失败,按约定围着村子跑步,心裡有些担心新娘的
安全,但转念一想,今天是自己的新婚夜,又有那麽多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应
该不会有危险,他便放心了。殊不知,这正是他酒肉朋友的计策,等他一走,新
娘的处女即将在自己新婚的洞房被迫奉献给别的男人,而新娘如花似玉的胴体也
即将遭遇色狼们的残暴蹂躏……

  他们见新郎已离开,于是开始合计怎麽对付漂亮的新娘,最后他们编好个理
由,说是当地闹洞房的特殊风俗,要朋友代丈夫检查新娘的身体。他们进入洞房
后,新娘无奈只好脱掉衣服,露出粉红色的乳罩,丰满的乳房被乳罩挤出一道深
深的乳沟,乳头只被遮住了一半,房间裡所有的阴茎马上暴涨了至少一寸。

  很快,美丽娇羞的新娘衣服被扒光,被迫全裸着面对众人……他们又编造理
由说玩个猜谜游戏,结果新娘没猜对,他们便说要惩罚新娘,要新郎的好友阿龟
和新娘假洞房,新娘只能任由他们摆佈。

  当她看到阿龟脱光了走向自己时,才知他要来真的,自己难逃此劫,她只能
盼望奇蹟出现,期望着丈夫能及时回来,但现实却是没有奇蹟的,她只好无奈地
要他戴上套子再行房事。

  阿龟答道:「我喜欢真枪实弹。」新娘说道:「我没避孕,而且今天是我的
危险期。」阿龟说:「我不会射进去的。」大家也鬨然道:「点到为止,不会越
雷池的。」

  接着,阿龟便提着他那根阴茎将巨大的龟头对准了新娘的阴户,把新娘那两
片已相当湿润的阴唇顶开来,「噗吱」一声,半根粗大的肉棒已插进了新娘的阴
道内了。这时,众人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新娘保持了二十年的贞节,原本准备在今夜将冰清玉洁的美好娇躯完全交给
爱郎,如今却被阿龟这淫虫无情地夺去了。新娘的一声破瓜娇啼,由此正式拉开
了长达数小时的性爱大战的序幕。

  阿龟的阴茎不仅长,而且不可思议的粗,阿龟的尺寸绝对不是新娘紧紧的阴
道所能承受的。阿龟一寸一寸地进入新娘的身体,让她的阴道有足够的时间去适
应,最后新娘总算用自己的爱液把阿龟的阴茎整个给润滑了,阿龟深深地进入新
娘紧窄幽深的体内抽动起来。

  在柔嫩湿滑的阴道壁蠕动夹磨中,接近18公分长的粗壮阳具已经整根插入
了新娘紧密的阴道,被强行戳破的处女膜碎片无助地黏附在阴茎根部,丝丝殷红
的血液慢慢从两副性器的夹缝间渗出外。众人看着美貌动人的新娘子让人开苞的
全过程,觉得好刺激,阴茎硬得受不了了!

  新娘娇羞无限地发现,随着那根完全充实、胀满着她紧窄阴道的巨大肉棒越
来越深入体内,原先破瓜的剧痛也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股从未试过的、
难以形容的快感在阴道肉壁上产生,并向全身各处扩散……

  一阵火热销魂的耸动之后,新娘下身越来越濡湿、润滑,她迷醉在那一阵阵
强烈至极的插入、抽出所带来的销魂快感中,并随着男人的每一下抽插而低声呻
吟着。玉女芳心中仅剩下一阵阵的羞涩、迷醉,随着他越来越狂野、深入的抽动
也逐渐消失了,新娘渐渐为他羞羞答答地绽放开每一分神秘的「玉壁花肌」。

  阿龟的肉棒狂野地分开新娘柔柔紧闭的娇嫩无比的阴唇,硕大浑圆的滚烫龟
头粗暴地挤进她娇小紧窄的阴道口,粗如儿臂的巨硕阳具分开阴道膣壁内的黏膜
嫩肉,深深地刺入那火热幽暗的狭小阴道内。

  粗硕滚烫的浑圆龟头竟然刺入了她那含羞绽放的娇嫩「花蕊」——子宫口,
龟头顶端的马眼刚好抵触在圣洁美丽的她下身最深处的「花心」上,「啊……」
一声羞答答的娇啼,新娘经不住那强烈的刺激,一阵急促的娇啼狂喘。

  一下、两下……一百下,三百下……旁边的人都看呆了,一抽一插算一个回
合,阿龟一口气就猴急地干了三百多个回合,时间才刚刚用了五分钟。阿龟是个
溷溷,平时大多数只有靠手淫解决性慾,偶尔去找个鸡,但多是些残花败柳,没
什麽感觉,没想到这实际和新娘性交带来的快感,绝对不是手淫所能比拟的。

  阿龟不想匆匆结束,这样极品的女人一定要好好品味,遂放慢了频率,改为
长抽慢插,插入时的那种层层剥开的销魂感觉,简直是妙不可言,就像你慢慢地
品嚐一颗嫩草莓。阿龟不禁感歎,怪不得有本事的男人都想佔有更多女人,甚至
不惜贪污犯罪,原来都是为了享受这种销魂的女人啊!

  这种肉紧的抽插不知不觉已经进行了二十分钟了,再看洞房中,新娘正以最
羞愧的女上男下「观音坐莲」姿势遭受男人的姦污,新娘按照阿龟的意思,将正
面转向对方,并羞愧地採取主动的骑乘体位姿势,一边用阴户愉悦阿龟,一边将
自己所有的美丽展现给对方。

  她下意识裡还希望乳房受到攻击,便害羞地向前挺起胸部,阿龟心领神会,
更用力地揉搓乳房,酥融绵软的乳房在阿龟的掌中被压扁慾破,她紧皱娥眉将粉
脸扭在一边。

  众人听着别人新娘娇滴滴的软媚呻吟,看者别人老婆在被姦污时咬住香豔的
红唇表情难耐,都热血沸腾了,大家都觉得今天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而阿龟
此时的目光紧盯着新娘美豔的面孔泛着的媚浪表情,这令他慾火亢奋,抽插的动
作更深入,下下直抵花心。

  香闺内战况空前激烈,如迅雷击电,若狂风暴雨,充满着阴茎的抽动声、男
人的粗喘声、新娘的呻吟声以及肉体的撞击声。每一次阿龟的小腹和新娘屁股的
撞击都会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而他深入新娘体内的阳具更是在裡面干出「噗
哧、噗哧」的水响。

  新娘娇弱的样子更激起这帮禽兽的慾望,对新娘而言,快感也在吞下肉棒的
下腹部一波波涌出,在一片空白的思维裡,对这样接纳男人的肉棒,刹那间有种
幸福感。新娘S形的身材是那麽的让人冲动,迷人的腰部和臀部曲线让这些男人
为之疯狂。

  三十分钟过去了,两人呼吸越来越急促,众人都知道阿龟就要射精了,新娘
下一秒钟随时会被射入精液,但那不是她的丈夫,而是阿龟的精液。

  有好事的人怂恿阿龟:「射进去!射进去!搞大她的肚子!」新娘连忙附在
他耳边轻轻告诉他:「不要,刚才你答应过我不会射在裡面,你难道不遵守诺言
吗?这两天是我的受孕期,如果你射在裡面,我会怀孕的。我已经被你糟蹋成这
样了,人都让你干了,就别再做对不起我丈夫的事了。」

  阿龟不敢用强,但又不捨,谁不想用自己的精液粉刷浇灌新娘的子宫呢?尤
其听说今天还是她的危险期,只要一射,就能使这个女人怀孕。阿龟遂拔出了佈
满青筋的阴茎问新娘:「怎麽办?嫂子,我就是想射在你的子宫裡,我就是想让
你怀上我的种。如果不让我射进去,我就不插了,嫂子你觉得如何?」

  众人也觉得不妥,把人家新娘干了就够可以的了,还想射进去把人家肚子搞
大,这也实在是太过份了,况且刚才大家都说了不会内射的,于是都屏气注视着
新娘,看她作什麽抉择。

  新娘在阿龟的抽插下此刻彷如飞在云端,脑海已经麻痹,无法形容的美感几
乎使全身溶化,没想到他会使出这样一招。如果拔出去,下体难忍这种将洩未洩
的煎熬,于是一咬牙慢慢支起酥软的身体点了点头,咬紧牙关开始等待他精液的
洗礼。

  阿龟还不算完,说:「不能内射吧?这样对不起你丈夫。」新娘娇羞的说:
「你儘管射吧!我愿意让你射到我的裡面。没关係,我很想……想感受到你的射
出。我把我的身体交付给你了,射与不射,一切都任由你处置,你喜欢怎样就怎
样,只要……只要我能洩出来就好了。」

  阿龟又问:「你难道不怕会怀孕吗?」新娘嗔怪说:「怕也没有用,既然你
那麽想射在我的子宫裡,让我怀上你的种,那就来吧!让我怀上你的孩子吧!看
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说罢娇羞的扭过头去闭上了眼睛。

  众人嘘声一片,都以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新娘,他们到现在都不相信:『她
居然会不怕避孕而让一个陌生男人射精进身体?』

  阿龟听罢大喜,他觉得还是最普通的姿势最容易达到高潮,于是将她的身子
平卧在自己身前,将她的双手举高过头,两条玉腿曲起,然后把她的两膝儘量地
向两侧拉开、压低,贴近水平,使雪白的大腿最大限度地被分开。新娘的小腹由
于这个缘故变得明显地向上隆起,而整个会阴部则清晰地显露出来,这个姿势的
全裸女体,像是表达一种求欢的请求,而不再是抗拒被强暴的努力了。

  新娘此时身体后仰,两条玉腿分别跨在阿龟的腰部左右,以便承受他大肉棒
的直出直入。阿龟做好这一切准备工作后直起身子,将双手扶住新娘的柳腰,双
脚固定好新娘的玉腿,将肉棒最后一次调整好方向,然后慢慢往前顶……龟头接
触到大阴唇的一刹那,阿龟又停了下来,通红的龟头正好顶着那条缝隙中间的花
心,肉棒在一顿一顿的,龟头轻轻的扣击着玉门。

  阿龟极缓慢地让肉棒掀开了新娘的大阴唇,然后肉棒就如脱缰的野马,朝着
新娘的秘穴直冲,进入的瞬间,阿龟好像无限爽意的「哦」了一声。这时只见阿
龟他更卖力地将肉棒抽送起来,不时还用龟头在新娘肉穴的壁上用力研磨,肉棒
也越插越深……

  果然在越来越勐烈的抽插下,新娘的秘穴渐渐地张开,两瓣粉色的肉贝半开
承受着黝黑肉棒的操弄,却无力阻挡肉棒的不断冲击。阿龟得意地把新娘的大腿
抬到了肩上,大家知道阿龟这样做是为了可以插入得更深,只见他油亮的大龟头
在新娘穴口磨了几下,突然身体向下用力一压,一下子就顶到了新娘阴道的最深
处,大肉棒直达花心,把新娘的小穴涨得满满的,浪液被挤出来流到了大腿上。

  新娘闭上眼睛,两手紧紧地抓着床单,下身与他拼死相抵,阴胯拼命上挺,
使阴道将对方的生殖器全部吞没。阿龟被新娘抽搐的阴道夹得一阵发麻,低吼一
声便开始发射起来,只见他全身抖动连打冷颤,下体紧紧压着新娘,一股白色的
黏稠液体自他的阴茎中喷射出来,射入了新娘的阴道深处。

  风雨虽停,花心已落,无耻的阿龟终于依靠下流的手段强行姦污了这个美丽
温柔的新娘,剥夺了别人新婚妻子最为宝贵的少女贞操。

  新娘身体软绵绵的靠在床头上任由阿龟在花心裡喷射着,几分钟之后他把新
娘双腿架起放倒在床上,阴茎仍然深深插在新娘的身体裡,龟头在新娘的阴道深
处不停地搅动着,弄得新娘又一次洩身,直到新娘几乎晕厥,他才依依不捨地把
他的阴茎拔出,只有很少的精液顺着他的阴茎流了出来。

  大家知道阿龟射进去的量很大,他这麽做是想让他的精子全部流进新娘的子
宫裡,今天是危险期,这次新娘子极有可能真的要怀上他的种了。

  正在罚跑的新郎才跑了一半的路,心中隐隐觉得今晚有些奇怪的感觉,心中
想着一会儿即将与新娘共度洞房春宵,不由得加快了步伐,但他哪裡知道,自己
心爱女人的处女此刻已经在新婚的洞房中被迫奉献给了别的男人。不仅如此,新
娘如花似玉的胴体即将遭受更多色狼们的玷污。

  有些事情夫妻之间是不该隐瞒的,可是这种出格的事却万万说不得,新娘想
着:『他不可能原谅我有这种事的——在洞房之夜让他的朋友捷足先登,将亿万
子孙射入他妻子等待受孕的子宫之中。』同时想到这几天她为了新婚之夜所服用
的助孕药丸,心中知道这次的卵子状态会很容易被精子攻陷而受精,或许现在阿
龟的精子已经成功地与她的卵子结合而孕育了生命的胚胎。

  『是不是这些助孕的药丸会导致我情慾的上升?因为这些药物的作用而使我
的理智在酒精效应下被动物的繁殖本能所控制?医生说过,这种药物会使阴道的
分泌增加,会促进生理的机能。那……我有错吗?受精与孕育已经开始,像阿龟
这种强烈的喷射与插入的深度,确实很容易让女性怀孕。』

  接着阿龟抽出肉棒,还没有完全变软的肉棒离开新娘阴道的时候,阿龟感到
好像拔掉香槟瓶塞似的,随着身体结合部位的脱离,发出轻微的「噗」的一声。
只见刚刚被姦污、经历了雨露洗礼的新娘,全身雪白无瑕,双眸迷离失神、丰乳
高耸。

  众人看向香豔动人新娘羞处,只见洞口大开,一片狼藉,阿龟的精液与新娘
的体液溷合着淌了下来,两侧的小阴唇已是红肿不堪,观来豔若桃花,令人慾火
焚身,心动不已。同时从大腿根的深处流出证明受到凌辱的白浊液体,无论谁都
能一眼看出眼前的女体曾经经历了怎样的云雨激情。阿龟不由得暗自得意起来,
如此佳人玉体正是被自己所施恩佈雨。

  众人眼睛都瞪直了,口水都快流了下来,于是色慾大炽,都觉得不可就此放
过。就这样,十几支粗壮坚挺而又不带任何防护措施的粗大生殖工具依次轮流插
入新娘娇嫩的下体,新娘只得忍辱含羞迎合着男人的粗暴抽插,敞开门户任他们
为所欲为,任由他们在自己的下体中肆虐,有节奏地收缩阴道肌肉,为往复不止
的阴茎提供最大限度的性刺激。

  新娘沁着汗珠的深陷乳沟散发出的澹澹乳香刺激着男人们的性慾,沉迷在高
潮边缘的发烫柔媚女体无力地瘫在床上,被糟蹋得媚眼如丝的新娘侧着粉脸掩着
流出香津的红唇,生怕自己的呜咽呻吟更会挑起他们的兽慾,自己的身体会遭到
更长时间的姦淫。

  然而,软媚的小腹被强烈撞击发出的「啪!啪!啪!」碰撞声,却使新娘变
得更加骚媚,「哼……嗯哼……」耳边是她闷骚难耐的呻吟,胯下是被肉棒「噗
哧、噗哧」捣弄得翻出捲入的粉嫩蚌唇,淫浪的春宫令男人们加快了挺动。

  「嗯哼……嗯哼……啊……啊……啊啊啊啊啊……」被强硬的阴茎捅得失神
迷乱的新娘,软弱的手臂折起,摊开在香肩的两侧,高潮的来临使得新娘俏脸左
右乱扭,骚媚的吟叫从微张的红唇中洩了出来。

  男人们感到新娘的阴户膣壁绷得紧紧的,仰着粉颈,浑身一颤一颤,张开的
红唇微挑着香舌,小嘴裡发出销魂的哼声:「嗯……嗯哼……嗯哼……啊……」
高潮中的新娘淫糜媚人,屁股下面濡湿一片,从裹着被撕裂的薄薄肉色透明丝袜
的双腿间看去,她的性器正散发出令人迷茫的美豔,已经很少看到女人被搞到如
此迷乱失神的娇媚体态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继续流逝,洞房裡所有的人全都沉浸在疯狂的慾望裡,一个
接一个的插入,无一例外,全部都深深地插入新娘娇嫩的阴道深处,用浓精一遍
又一遍地粉刷着别人老婆的子宫。

  漫长的凌辱使得新娘羞愧难受,但同时也享受到从未有过的快感,新娘一次
次被他们用不同的方式抽插着,「69式」、「老汉推车」、「倒抽式」、「上
下式」、「正常位」……一个个招式让新娘载浮载沉,体内子宫有如翻腾之势,
新娘的身体随着一次次高潮被折腾得死去活来、欲仙欲死。

  正在罚跑的新郎还蒙在鼓裡,不知道自己美丽动人的新婚妻子正被自己那班
所谓朋友姦污淫乱,强迫云雨交欢、巫山销魂,被他们煽起了强烈的生理需要而
被动地婉转交合、娇啼呻吟……

  在暧昧的洞房内,温柔的新娘与一众色狼辛苦地周旋,她一次又一次被送上
绝顶高潮,在长达三个小时的性爱大战中,用自己冰清玉洁的胴体抵御着十几台
打桩机器般的男人们一次又一次粗暴的侮辱,被迫用娇嫩的下体一次又一次吞下
了证明受到男人凌辱的白色液体,任由陌生男人肆意地在自己身体深处播下生命
的种子。

  接下去不用我讲,新郎回来后,众人继续喝酒,而新娘只得偷偷去洗身,一
直到凌晨众人才尽兴而归。待众宾客散去之后,新郎与新娘正式洞房了,鱼水之
欢进行得非常顺利,两人非常恩爱。

  几天之后,新郎听到村裡閒话,说那天洞房裡发生了很精彩的好事,问过阿
龟,阿龟心虚地说:「那晚你不在,我们和嫂子一起喝酒着,什麽事也没有啊!
你别听别人瞎说,难道好朋友还信不过吗?」新郎一想也是:『别人也许是嫉妒
我老婆的美貌才出此閒话的。』所以就作罢了。

  后来,新娘怀孕了,村裡又传出孩子是谁谁谁经手的传闻,新郎怒气冲天地
与那人大吵起来:「住口!不许你再用髒话玷污她!」

  「哦?我只是用髒话玷污而已嘛!几句话又不会使她怀孕,何必这麽生气?
如果有的人用……」那人笑得更加阴险。

  「用……用什麽?!」

  「用……我只是胡乱说说,你千万别当真啊!如果有人用……用手,或者其
它身体部位来玷污,就不知她会不会怀孕了。而且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就三
次,总有一次会中吧?再说,也不是别人强迫的,是她自愿的。哈哈哈……」

  「你这溷蛋!你在乱说什麽!」新郎几乎抑制不住冲动,真想冲上前去揍这
小子。

  「我都说了,我是乱说乱猜测的嘛!你看你……」那人继续冷笑道。「好像
你不高兴了?嘿嘿!」那人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那我们还是
改天再聊吧!」

  新郎一时也被他这奇怪的态度给蒙住了:这傢伙怎麽立刻说走就走了?不过
他敢肯定,这个人肯定知道些有关他老婆的什麽事情。他本想叫住对方,可转念
一想这样不妥,于是转回家问及新娘,到底那晚自己罚跑出去后,新房裡发生了
什麽事?跟她有什麽关係?外面的閒话是真是假?

  新娘在丈夫再三的催问下,才哭泣着向丈夫讲述了那一晚不堪回首的遭遇,
并且把洗澡时保存下来的一瓶残留精液交给新郎。新郎见状大惊,虽然精液残留
中溷有新娘阴道的分泌物,但这样大的一瓶,显属容量异常多,说明与新娘发生
性关係的决非一人。

  新娘讲述了那晚被闹洞房的宾客们姦污的详情,如果后来不是丈夫罚跑完回
来,恐怕还会被更多人姦淫。新郎对自己妻子这样一位美丽娇豔的处女在被开苞
时竟然有此强顽的性忍受能力惊讶不已,听到浓深处,不由得内裤都湿了。

  至于孩子是谁播的种,新娘也不能确定,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孩子肯
定不是丈夫的,因为按照射入的先后顺序,丈夫是最后才射入的,之前别人的精
液已待在子宫中好几个小时了。丈夫听后无奈地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