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总经理办公室偷奸他的小秘

星期五是很多上班族最开心的一天,因为这一天结束后就到了双休日。单调的日子如闹钟的时针一样,循环沿著相同的轨迹转过五天后,终于可以暂停下来,剩下的两天,完全由自己控制了。从办公室打卡出来,已经约好的朋友商量在哪个地方一起吃饭,星期六去玩玩三国杀或打打篮球什么的,反正,星期五的晚上就是身心开始放鬆的开始。

可对吴夜来说可不是这样,相反,他现在完全没有感受到双休日到来的轻鬆感,因为已经是星期五晚上十点钟了,整间公司只剩下他还守在公司的电脑前写代码。公司最近业绩不错,最新开发的管理软件成功卖给了几个大企业,对公司来说,是非常不错的。

可对吴夜来说可不是这样,相反,业绩越好意味意他要付出的时间越多。那几间企业反映回来的软件修改要求既不简单,时间又紧,所以吴夜不在星期一前把他负责的代码交上去的话,以拿绩效工资为主的他可能就要面对继续拮据的日子了。

所以他得拼命,就算在别人眼裡,耶稣复活的日子后可以开始休息,而他还得赔上週六和週日,就为了这可怜的微薄工资。

说来他真的好像一隻工蜂一样,每天在搬运著花粉,只为饲养那凶猛的母蜂……等等,其实,吴夜连自己的母蜂也没有,或者说,他被母蜂驱逐了。在上个月,相恋三年的女友终于提出了分手,她的理由是在家人都快催著结婚了,而吴夜的工资还只能在给完房租后和除伙食费外,所剩无几了。其实吴夜是知道的,她分手的原因是因为一个比他更有钱的人看上了她的美貌,而她最终也选择了踢开吴夜。

「大学裡所谓纯真的爱情都是狗屁!」吴夜在心裡恨恨地道。女友是她在大四时结识的师妹。他还一直以为自己终于在这最后的校园时代时牵到一生最爱的人的手,谁知道等她毕业工作后,就跟她的上司纠缠不清。虽然每次问起她都矢口否认,到了第三年相识纪念日,她的纪念礼物竟然是要求分手,然而她的新男友赫然就是那暧昧的上司,他们已经在一起超过半年了……说起来,他的前女友之前做的是那个家伙的秘书,到最后,竟然直接变成他的二奶了。吴夜好恨哪,在金钱面前,爱情只不过是个笑话。而且这样做的人也不只是他的女友,他们公司总经理的小秘似乎也这样人的哩。

这个叫邹娜娜的秘书非常妖媚,就像今日见到的她那样,一身的黑色职业装下面不知道是多骚味,简直比狐狸精还胜上一筹。吴夜暂停手上的工作,开始回味起她今天黑色的OL套装底下白色的衫衣上面馀下两个扣子没结,裡面的咪咪若隐若现,而腿上是一层薄薄的黑色丝袜,把双腿修整得非常匀称细长,尤其上大腿根部蕾丝边儿的,似乎还有吊带连到小内内上面呢……这些都不消说,最要命的是那副尖尖的黑色高跟鞋,把邹娜娜的双足托得如水上清莲,虽娇艳而圣洁,光滑的脚面在丝袜的隐藏和高跟鞋的衬托下如一块黑色的玉块一样。太他妈的诱惑了。吴夜想到这裡,手头上的工作再也无法做下去了,乾脆打开色中色论坛,翻起丝袜美腿高跟版块来。

可邹娜娜妩媚的眼神还在眼前不断闪现,带著万千风情,让吴夜心裡不停地念刀:「这钮儿真的是欠操吗?」吴夜下面那话儿已经勃起得厉害,无论打开多少个图贴,眼前闪烁的都是邹娜娜了。

要说邹娜娜是个骚逼完全不过分,至少吴夜知道她和总经理是有一腿的。邹娜娜的办公桌是在总经理的办公间前,而吴夜的办公桌刚好和她的是对角。所以,邹娜娜进入总经理的办公室后关上门超过半个小时,然后间歇传出点响动,他都是知道的。由此,他更恨邹娜娜了,这个骚逼,可真是抛弃他的前女友一样啊。

话虽是这样说著,吴夜胯间那柱阳物就是自己最真实的想法的反映。现在的它,因为吴夜的联想而硬直起来,撑著吴夜的裤裆鼓鼓的。吴夜再也无法靠几张色图来发洩欲望了,他拉开裤裢,把硬如铁块的小弟弟解放出来,用手抚摸著它滚烫的皮肤,终于感到一阵舒畅。

但这样还不能完全释放吴夜心裡澎湃的欲望,他的脑海裡闪动的都是邹娜娜的面孔。他想像著邹娜娜如何在总经理办公室裡和总经理做爱,那种场景可不是一般的刺激。吴夜索性离开自己的座位,坐到邹娜娜的位置的蓝色办公椅上,开始快速地撸起自己的小兄弟来。

吴夜想像著邹娜娜和总经理搞完后还带淫水的逼就是坐在这张办公椅上的,内心更加亢奋。他的「五枪御林军」正握著他的火烫阳物,通过套弄刺激其表皮、神经来发洩来对邹娜娜的欲望。现在,吴夜的脑海裡已经不止是邹娜娜那副欠操的娇媚笑容,还有她薄黑丝,黑高跟,甚至她的红包手提包,也能增加吴夜的兴致。

对,就是那对美足,吴夜妄想著自己要是能舔一下邹娜娜的高跟鞋底,那也是非常满足的了……不意间,吴夜凭藉著这样的想像达到了最高点,手掌紧握的阳具颤抖一下,喷射出一股浓浓的白色精液,直接射在邹娜娜的办公桌台上。

吴夜感到一瞬间的虚脱,当然,还夹带著无限的满足。他靠在邹娜娜的椅背上,回味著刚才那最兴奋的是哪一幅画面。

突然间,公司办公大厅外面出现了有人开门走进来的声音。不会吧?这么晚还有人回来?吴夜有点不知所措,慌忙地把自己的家伙收拾好,而刚刚射在邹娜娜办公桌上的精液也来不及擦了,只好把几张纸盖上去,只能希望那个家伙没有发现,离开后再清理了。

吴夜快速离开邹娜娜的办公椅回到自己的位置,收敛一下呼吸,想把自己表现得正常点儿。吴夜关掉色中色论坛,装作在继续写代码的样子,并有意探头向来人瞄去,想看清楚这么晚回来的是谁。

这一瞥让吴夜当时就震惊了。回来的正是他刚才手淫过的地方的主人——邹娜娜。在办公大厅仅剩的几盏日光灯的照耀下,她还是穿著刚才吴夜手淫时想像的那套裙装,从门口往自己的位置走来。

「啊,你还在加班哪?」邹娜娜看见在电脑前「奋战」的吴夜,带著狐媚的笑容问了一句。

「啊,是哦,手头的工作还没做完。」吴夜有点难以应付,刚才还是想像的意淫对象,现在一样的装扮一样的眼神在自己面前对自己说话了,他赶紧清清喉咙,镇定地问:「你这么晚还回来干吗?不是回去了吗?」「我没有回去啦,我刚刚是陪崔总出去和客户吃饭,崔总让我顺路回来拿份文件,星期天陪他出差呢。」邹娜娜应著话,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而是向总经理办公室走去,这让吴夜长长地舒了口气。

幸好她只是回老板的办公室的,要是发现她办公桌上我遗留下来的秽物,那该怎么办?吴夜还是有点提心吊胆的。

邹娜娜打开总经理办公室的灯,似乎在翻找什么。而吴夜则提心吊胆地在外面守候著。

不到两分钟,邹娜娜出来了。

「找到了吗?找到了吧?」吴夜问了两句,真希望她能马上从这裡消失。

「没有,我看是在我的办公桌上吧。」邹娜娜回答道,向自己的办公桌走回来。

不好啊,她一定会看到的。吴夜非常惊慌,但无法阻止她走过来。

邹娜娜并没有发现办公桌的摆设的变化,直接蹲下来打开抽屉。吴夜又舒了口气。

「也不在抽屉裡啊。咦,原来在这裡。」吴夜用来掩盖自己的精液的那几张纸竟然就是邹娜娜所找的文件。

「不要!」吴夜差点喊出来要阻止他,但他还没有叫喊和动作,邹娜娜已经拿起那份文件,发现下面粘乎乎的东西了……邹娜娜狐疑地看著这团明显她很熟悉的东西,上面还带著新鲜的气味呢。她转过头来,蹙眉看著吴夜。她当然怀疑这个刚才看起来就已经神色可疑的家伙了。

「罢了,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无法掩饰,那我……」吴夜乾脆豁出去了,他知道无法什么样的解释都无法掩盖这个如此明显的事实,既然这样,他还不如借此机会打开他平日积蓄已久的欲望堤坝,洩其洪,得到真正的满足。

吴夜一个急步,走到邹娜娜身后,伸出双臂,一个熊抱,把邹娜娜揽得实实的,然后腾出一隻手摀住了受到惊吓的邹娜娜的嘴巴,防止她叫喊出来。

「你……干什么……」邹娜娜好不容易从嘴巴裡吐出几个字,身体没有放弃挣扎,但在身材优势太大的吴夜面前,完全不起作用。

「操死……你这个贱逼……」吴夜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讲了出来,没错,他再也不想克制自己了,只是想把所有的不快全发洩到这个妩媚得让他嫉妒的女人身上。

不是吗?只凭借自己的姿色,没什么真本事,却拿到这么高的工资,整天围绕著老板如蜂蝶般转个不停,更是让他难以不想起离开自己而成为上司二奶的前女友。而且,像邹娜娜这样的货色,就算是二手货,也不知道天下有多少男人还是想要……「你这个……混蛋……放开我!」邹娜娜用力地摇头,好不容易稍稍挣脱嘴巴上吴夜的手掌,大声地叫了起来。

「骚逼,再闹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吴夜马上再次紧紧摀住邹娜娜的嘴巴。

「你叫也没有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在这栋楼裡了!」但这样做不是长久之计,邹娜娜完全没有放弃挣扎,虽然只能发出痛苦的「唔唔」声,却让吴夜感到很难控制下去了。得找点东西来堵住她的嘴巴。但是拿什么呢?吴夜也不能放开邹娜娜回到自己办公桌裡找。

因为邹娜娜的挣扎,她那个洋红色的挎包已经掉落在地板上,裡面的杂物甩了许多出来,零乱不堪。吴夜用眼角扫视邹娜娜的挎包,看到一在团纸巾样的东西半遮半掩滚了出来。

原来是女人用的卫生巾!都说女人的包包藏有无数的秘密,这就是秘密之一了。而邹娜娜还在徒劳地挣扎著。「好啊!你这骚婆。看我让你说不出话来。」吴夜说著,在用一隻手臂大力地揽紧邹娜娜时,迅速弯腰把那包卫生巾抓起来。

「让你再叫!」吴夜撕开卫生巾的包装,扯出两条白色的卫生巾来,用力塞进了邹娜娜的小口内。邹娜娜最后的哀鸣嘎然而止!邹娜娜完全没有想到吴夜竟然会用自己的卫生巾来封堵自己的求救叫喊,既感到无助害怕,更蒙上一层难堪的屈辱!

现在的邹娜娜连「唔唔」声也无法发出来了,只剩下四肢无谓的挣扎,但每一次挣扎都被强壮的吴夜轻易地掰了回去。但这样继续下去也不是办法。难道整晚都要这样的用双臂缚住她吗?这样有什么意义?吴夜想要做的是,还是要进一步的行动……「嘿嘿……」吴夜似笑非笑地从牙缝裡露出诡异的阴笑。只见他往邹娜娜的办公桌的文具筒裡一探,取回一把裁纸刀。邹娜娜害怕极了,她害怕吴夜神经错乱,真的要打算杀人灭口了。可是,她也没有做什么啊。她只是回来时撞见吴夜,然后发现那团噁心的粘液,难道真的触犯到他了吗?

吴夜并没有这把裁纸刀去伤害邹娜娜的打算。他想要做的事,其实很简单。

吴夜用裁纸刀在邹娜娜的肚子脖子上比了一下,威胁道:「给我安静点,骚逼!」邹娜娜果然不敢挣扎了,也不敢叫喊,她害怕吴夜一时衝动,那把刀要真的划下去,怕是小命也没了。

吴夜看刚才发狂般扭动的邹娜娜变成了一个乖乖小白兔,便一隻手循著邹娜娜的裙沿往裡一探,掀开套裙的一角,扯住邹娜娜左大腿根上的黑色丝袜。吴夜用身体压住邹娜娜,把她的左腿拉高,手裡的裁纸刀凌厉地自大腿根向下一划,「丝丝」,薄薄的黑色丝袜被利索地划开,一直划到足底,完全没有在邹娜娜光滑的腿上划出一丁点儿痕迹。吴夜不无小心地拿开邹娜娜的黑色高跟鞋,把整条丝袜褪了下来。

吴夜甩了甩这条剪下来的黑丝袜,觉得空气中都瀰漫著邹娜娜肌肤上的汗香。

他把丝袜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这就是狐狸精的骚味了。邹娜娜满脸通红,却完全没有办法,除了双手在吴夜的掌握下还能作毫无作用的颤抖。

吴夜把邹娜娜的双手在背部别好,一头用牙咬住破丝袜,一头则紧紧捆缚住邹娜娜的双手,然后再卷了几圈,完全把邹娜娜的双手封住了!这样,吴夜不须再花那么大的力气去控制他,他终于放手发洩自己的欲望了!

「你这个骚逼,你和老板通姦的事是全公司都知道的,我更知道你们每天中午都在他的办公室裡搞啊。」虽然邹娜娜是个完全没有羞耻心的女人,但吴夜这般冰冷的话语直接而冷酷,她竟然真的脸红了哩。

「我今天再让你到老板的办公室搞一次,不过这一次不是老板搞你,哈哈!」吴夜得意地说,一把揽住邹娜娜苗条的身躯,像抱一个塑料人偶那样轻鬆地把她挟到了总经理办公室。

邹娜娜完全处于吴夜的掌握之下,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绝对强势的控制竟然唤起了她一种隐秘的满足。她一直用身体来交换金钱,来获取保护,本以为是自己什么都出卖掉的贱妇了,什么男人在她眼裡其实除了为了利益而假装的顺从之外,并没有任何的归宿感。而现在,吴夜这个普通的小职员竟然隐藏著这么强大的气势,邹娜娜感觉自己竟然似乎有种渴望被征服的渴求了。

吴夜可管不了邹娜娜这种微妙的心理变化,他现在只想做的是羞辱她,用自己快失去男性意义的阳具来强暴她。吴夜把邹娜娜拖到总经理办公桌前,用手在她的背脊上一压,强迫她上身伏在总经理的办公桌上,而丰满的屁股则顶著吴夜在手淫之后早已经再次隆起的胯间阳物。

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吴夜压抑已久的不爽终于溃堤。他用手在后面掀起邹娜娜的黑色裙摆,在同样是黑色的蕾丝内裤下面白嫩嫩的一溜屁股呈现在吴夜的眼前。吴夜把裙摆固定好,伸手把蕾丝黑色小内裤往往下一拉,邹娜娜的鲍鱼就完全被在吴夜一览无遗了!

别看邹娜娜外表看起来很苗条,她的鲍鱼却是肥得惹人流涎!在两块臀肉下面夹著的就是那两片正欲吐珠的蚌肉,虽然经过了那么多次的磨炼,却依旧保存著新鲜白嫩的外表,更可爱的是,似乎还略带一丝的红润呢。这个肥肥的鲍鱼下面是浓密的阴毛,和白色的肌肤相映成趣。

邹娜娜的鲍鱼似乎在吞吐著什么东西,在微微地颤动著。吴夜定睛一看,它已经迫不及待漫出淫水,整个外阴都已经潮湿得一塌糊涂了。看来邹娜娜在刚才的反抗中也得到了快感,虽然心理上还存在反抗的意识,但她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听她的吩咐了!

「你这骚逼,自己先湿了吗?」吴夜冷笑了一下,把空閒出来的那隻手屈起中指往鲍鱼内一探幽境,带著一条透明的黏液来。「嘿嘿,真的是湿了啊,这么快就想要我操你了啊。」吴夜看著这个未战先降的淫妇,非常得意。他把沾著淫水的手指醮到舌头上舔了一舔,果然带有浓浓的骚味,但这味道,却不是最好的催情剂吗?吴夜吮吸一下手指,把醮来的淫水完全吸个乾淨。

邹娜娜虽然脸部被压在办公桌上无法动弹,但他知道吴夜在做什么,自己分泌出来的淫水被这个要强姦自己的人吃得乾淨,她的内心不禁涌起一阵悸动,是来自被压制的快感,她感觉自己在慢慢屈服……吴夜一面得意的表情显得非常狰狞,活脱脱一个嗜肉的野兽。他连皮带都没时间解开,直接把裤档的拉链一拉,把那饿极了的狮子解放出来,这头发狂的狮子仰头咆哮,要把面前可怜的肉鸡吃得肉骨不留。

「操死你!」吴夜骂了一句,把这根肉茎对淮邹娜娜的肉缝一戳,没想到直接整根儿没入去了!.

原来邹娜娜的阴部早己经内外一片洪灾,早就迫不及等待他的插入了。「唔……」似乎从被卫生巾堵住的嘴巴然发出了一声呻吟。

吴夜的阳货在邹娜娜滑溜溜的肉穴裡,感到非常的舒畅。他成功攻破这个高傲而风骚的女人的防线,更像一个隻狗撒尿为疆,把他的老板曾经佔领的地方给沦陷掉了。

但这样还是不能满足吴夜的,只见他往邹娜娜的胸前探去,那胸前的钮扣根本没结,他直接从白色衬衣上方探入去,原来这邹娜娜连文胸都没有戴!既然主人门都没关,吴夜毫不客气地一摸一个淮,捏住邹娜娜的乳峰。

邹娜娜的乳房比目测的还要大一点,可能是C罩杯,吴夜是这样判断的。他用整个巴掌掌握住半个乳房,其中两根手指开始夹起邹娜娜的奶头,令她觉得异常的难受,浑身发软,想求饶,但无法讲出来。

「想说话吗?」吴夜竟然大发仁慈,把邹娜娜嘴巴裡的卫生巾掏了出来。难道他不怕她再次呼救吗?

但邹娜娜竟然没有叫喊,她只是用一种矛盾的眼神斜盯著吴夜,牙齿紧咬著下唇。她是愤怒呢,还是处于一种渴求状态中呢?

很明显是后者。因为她已经开始主动前后晃动屁股,自己尝试去套弄吴夜的肉棒,他那话儿滚烫得厉害,又放在裡面不动,她好是难受!

与此同时,她竟然发出「嗯……嗯……」的呻吟声,完全不像被强姦,反而是在主动要求了!

吴夜一边捏著她的乳房,另一边也开始活动起来了,他把肉茎抽出来,上面已经全部这淫女的骚水了。马上,他再次对淮那条在白白的阴唇中间那条阴沉的沟缝一挺,一插到底!

邹娜娜嚥了一下口水,吴夜这杆肉枪来得突然,却最入人心。她已经忘记了自己受害者的身份,现在在她的脑子裡,只是想要一根又粗又硬的肉棒来消除她痒得要死的小穴……「嗯……啊……」吴夜已经开始来回抽送,而邹娜娜已经完全变成肉欲的奴隶,在吴夜的进攻下发出非常受用的呻吟。

说来奇怪,邹娜娜刚才还不是在试图求救、反抗吗?怎么现在就开始悉数投降了?

这大概就是人类的一种可悲心理吧:当你处于无法改变的受压制情况下,你只好接受这个现实,并开始从中寻求一点可怜的乐趣。所以说,如果没法反抗强姦,就享受强姦。

吴夜不仅把神经的所有焦点集中在他的肉茎上,上面凝聚的,更是他多年积聚下来的愤恨和不满。他嫉妒这个用身体换来比他用大脑换来更高的工资和地位的女人,他对这个自己已经赔了青春来打工而得不到足够回报的公司的不满,还有,因为没钱,他的女朋友离他而去,做了富人的二奶。这一切,都集中在对邹娜娜喷射的火力上。

邹娜娜是他所有仇恨的集结体。

吴夜用力地操著淫水横飞的邹娜娜,每一次的衝击都直抵花心,这给邹娜娜带来的是阴道近乎撕裂的痛楚,但是,她不介意,因为还有更大的快乐呢。

她已经完全处于享受这种绝对强势的强姦的状态,更重要的是,吴夜的肉棒确实比她以前尝过的男人的都要粗大,更有野性。

邹娜娜悲慼地叫喊著,她不是在求救,而是在释放这无穷的衝击带来的快要爆发的快意。她的双足还踩在高跟鞋上,这更让她如一朵在风雨中招摇的残花,在摇曳中寻求被风雨撕裂的快感。

而她的上衣也在身体的挣扎中露出半个肩膀,吴夜的手掌仍在玩弄她的仙女峰,而且一团被玩弄得意犹未尽,吴夜就开始搓揉另一团浑圆了。而且,吴夜用手指夹著她的葡萄,更让她酸得无法忍受。

她渴望更多。

而吴夜还不甘心就这样简单地强暴她就完事,他确实很享受邹娜娜的肉穴,但在他的视线下,还有一种空置的洞真是碍眼……在白花花的两瓣屁股下,是吴夜的肉棒在邹娜娜犯滥的骚穴裡穿花度柳,而这两瓣屁股中,是那枚可爱异常的菊花。在灯光的映照下,这枚菊花是非常乾淨的,说不定这一处桃花别源已经被他人捷足先登了呢。

那没关系,吴夜自有他征服这个女人的方法。只见他倾斜身体,在总经理的笔筒裡一抓,取出总经理的钢笔,然后对著邹娜娜的屁眼儿比划。

难道……邹娜娜察觉到吴夜要做什么了,虽然她确实在享受,但这完全不是她能接受的范围。

已经迟了。吴夜早已经用邹娜娜的淫水打湿总经理的钢笔,掰开邹娜娜的两瓣屁股,往菊花心戳入去!

邹娜娜感到肛门被张开的痛苦,只发出惨烈的一声「哦」,便没有声音,瘫趴在办公桌玻璃上。

而吴夜极近乎变态地在用肉茎强暴邹娜娜的同时,用总经理的钢笔在她的屁眼裡拔出插入。

他在这种变态的发洩中到达了快感的顶点,他终于通过这一切激烈的强姦报复了所有的人:他的老板,这个小秘,还有他的女友……「张盈美,我操你妈!」吴夜吼了一声,他已经在这肆意的性爱中用假想的形式报复了蔑视他的前女友,张盈美。

吴夜身体一个抖擞,他知道自己要射了,于是马上把肉茎抽出,「噗嗤」,一股乳白色的浓浓的精液射在那一隻大腿根部,没有被撕的完好无损的丝袜上。

吴夜的复仇已经完成了。

他拿起那团沾著邹娜娜口水的卫生巾,把射在她大腿上的精液抹掉,然后再用这些精液涂到已经没力反抗的邹娜娜的脸蛋上。

邹娜娜也已经洩身了,瘫倒在总经理的办公桌上。她还穿著整套衣服,趴在总经理的办公桌上,屁股上还插著那根钢笔,而受虐过后的鲍鱼,还在一张一合,似乎在回味刚才的那场暴风雨……邹娜娜感觉她已经迷恋起这个起初丝毫也不起眼的男人了。是这样的,一个淫妇也可以爱上一个强姦犯,只要这个强姦犯能带给她足够的满足的话。

「要是我报警的话,那你明天就完了。」邹娜娜看著吴夜,有气无力地说道。

她当然不会这样做,她已经在内心上成为吴夜的奴隶了。

吴夜早已经收拾好自己的家伙,这时候的他,经过刚才那场施暴,彷彿已经把他所有的烦恼洗去。他拿起老板放在桌上的一包烟,抽出一支,点燃,吸了一口,走到落地窗前,把这一口烟吐出来。烟雾瀰漫,他欣赏著这罪恶都市的夜景。

上海的夜色真他妈的妖冶,灯火如昼,只是不知道这虚假的光明下面,还埋藏著多少更肮葬的罪恶。

明天吗?去他妈的明天。谁管得著呢?就算没有这个惊心动魄的夜晚,他的明天,也只是世界末日到来的前一天……

星期五是很多上班族最开心的一天,因为这一天结束后就到了双休日。单调的日子如闹钟的时针一样,循环沿著相同的轨迹转过五天后,终于可以暂停下来,剩下的两天,完全由自己控制了。从办公室打卡出来,已经约好的朋友商量在哪个地方一起吃饭,星期六去玩玩三国杀或打打篮球什么的,反正,星期五的晚上就是身心开始放鬆的开始。

可对吴夜来说可不是这样,相反,他现在完全没有感受到双休日到来的轻鬆感,因为已经是星期五晚上十点钟了,整间公司只剩下他还守在公司的电脑前写代码。公司最近业绩不错,最新开发的管理软件成功卖给了几个大企业,对公司来说,是非常不错的。

可对吴夜来说可不是这样,相反,业绩越好意味意他要付出的时间越多。那几间企业反映回来的软件修改要求既不简单,时间又紧,所以吴夜不在星期一前把他负责的代码交上去的话,以拿绩效工资为主的他可能就要面对继续拮据的日子了。

所以他得拼命,就算在别人眼裡,耶稣复活的日子后可以开始休息,而他还得赔上週六和週日,就为了这可怜的微薄工资。

说来他真的好像一隻工蜂一样,每天在搬运著花粉,只为饲养那凶猛的母蜂……等等,其实,吴夜连自己的母蜂也没有,或者说,他被母蜂驱逐了。在上个月,相恋三年的女友终于提出了分手,她的理由是在家人都快催著结婚了,而吴夜的工资还只能在给完房租后和除伙食费外,所剩无几了。其实吴夜是知道的,她分手的原因是因为一个比他更有钱的人看上了她的美貌,而她最终也选择了踢开吴夜。

「大学裡所谓纯真的爱情都是狗屁!」吴夜在心裡恨恨地道。女友是她在大四时结识的师妹。他还一直以为自己终于在这最后的校园时代时牵到一生最爱的人的手,谁知道等她毕业工作后,就跟她的上司纠缠不清。虽然每次问起她都矢口否认,到了第三年相识纪念日,她的纪念礼物竟然是要求分手,然而她的新男友赫然就是那暧昧的上司,他们已经在一起超过半年了……说起来,他的前女友之前做的是那个家伙的秘书,到最后,竟然直接变成他的二奶了。吴夜好恨哪,在金钱面前,爱情只不过是个笑话。而且这样做的人也不只是他的女友,他们公司总经理的小秘似乎也这样人的哩。

这个叫邹娜娜的秘书非常妖媚,就像今日见到的她那样,一身的黑色职业装下面不知道是多骚味,简直比狐狸精还胜上一筹。吴夜暂停手上的工作,开始回味起她今天黑色的OL套装底下白色的衫衣上面馀下两个扣子没结,裡面的咪咪若隐若现,而腿上是一层薄薄的黑色丝袜,把双腿修整得非常匀称细长,尤其上大腿根部蕾丝边儿的,似乎还有吊带连到小内内上面呢……这些都不消说,最要命的是那副尖尖的黑色高跟鞋,把邹娜娜的双足托得如水上清莲,虽娇艳而圣洁,光滑的脚面在丝袜的隐藏和高跟鞋的衬托下如一块黑色的玉块一样。太他妈的诱惑了。吴夜想到这裡,手头上的工作再也无法做下去了,乾脆打开色中色论坛,翻起丝袜美腿高跟版块来。

可邹娜娜妩媚的眼神还在眼前不断闪现,带著万千风情,让吴夜心裡不停地念刀:「这钮儿真的是欠操吗?」吴夜下面那话儿已经勃起得厉害,无论打开多少个图贴,眼前闪烁的都是邹娜娜了。

要说邹娜娜是个骚逼完全不过分,至少吴夜知道她和总经理是有一腿的。邹娜娜的办公桌是在总经理的办公间前,而吴夜的办公桌刚好和她的是对角。所以,邹娜娜进入总经理的办公室后关上门超过半个小时,然后间歇传出点响动,他都是知道的。由此,他更恨邹娜娜了,这个骚逼,可真是抛弃他的前女友一样啊。

话虽是这样说著,吴夜胯间那柱阳物就是自己最真实的想法的反映。现在的它,因为吴夜的联想而硬直起来,撑著吴夜的裤裆鼓鼓的。吴夜再也无法靠几张色图来发洩欲望了,他拉开裤裢,把硬如铁块的小弟弟解放出来,用手抚摸著它滚烫的皮肤,终于感到一阵舒畅。

但这样还不能完全释放吴夜心裡澎湃的欲望,他的脑海裡闪动的都是邹娜娜的面孔。他想像著邹娜娜如何在总经理办公室裡和总经理做爱,那种场景可不是一般的刺激。吴夜索性离开自己的座位,坐到邹娜娜的位置的蓝色办公椅上,开始快速地撸起自己的小兄弟来。

吴夜想像著邹娜娜和总经理搞完后还带淫水的逼就是坐在这张办公椅上的,内心更加亢奋。他的「五枪御林军」正握著他的火烫阳物,通过套弄刺激其表皮、神经来发洩来对邹娜娜的欲望。现在,吴夜的脑海裡已经不止是邹娜娜那副欠操的娇媚笑容,还有她薄黑丝,黑高跟,甚至她的红包手提包,也能增加吴夜的兴致。

对,就是那对美足,吴夜妄想著自己要是能舔一下邹娜娜的高跟鞋底,那也是非常满足的了……不意间,吴夜凭藉著这样的想像达到了最高点,手掌紧握的阳具颤抖一下,喷射出一股浓浓的白色精液,直接射在邹娜娜的办公桌台上。

吴夜感到一瞬间的虚脱,当然,还夹带著无限的满足。他靠在邹娜娜的椅背上,回味著刚才那最兴奋的是哪一幅画面。

突然间,公司办公大厅外面出现了有人开门走进来的声音。不会吧?这么晚还有人回来?吴夜有点不知所措,慌忙地把自己的家伙收拾好,而刚刚射在邹娜娜办公桌上的精液也来不及擦了,只好把几张纸盖上去,只能希望那个家伙没有发现,离开后再清理了。

吴夜快速离开邹娜娜的办公椅回到自己的位置,收敛一下呼吸,想把自己表现得正常点儿。吴夜关掉色中色论坛,装作在继续写代码的样子,并有意探头向来人瞄去,想看清楚这么晚回来的是谁。

这一瞥让吴夜当时就震惊了。回来的正是他刚才手淫过的地方的主人——邹娜娜。在办公大厅仅剩的几盏日光灯的照耀下,她还是穿著刚才吴夜手淫时想像的那套裙装,从门口往自己的位置走来。

「啊,你还在加班哪?」邹娜娜看见在电脑前「奋战」的吴夜,带著狐媚的笑容问了一句。

「啊,是哦,手头的工作还没做完。」吴夜有点难以应付,刚才还是想像的意淫对象,现在一样的装扮一样的眼神在自己面前对自己说话了,他赶紧清清喉咙,镇定地问:「你这么晚还回来干吗?不是回去了吗?」「我没有回去啦,我刚刚是陪崔总出去和客户吃饭,崔总让我顺路回来拿份文件,星期天陪他出差呢。」邹娜娜应著话,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而是向总经理办公室走去,这让吴夜长长地舒了口气。

幸好她只是回老板的办公室的,要是发现她办公桌上我遗留下来的秽物,那该怎么办?吴夜还是有点提心吊胆的。

邹娜娜打开总经理办公室的灯,似乎在翻找什么。而吴夜则提心吊胆地在外面守候著。

不到两分钟,邹娜娜出来了。

「找到了吗?找到了吧?」吴夜问了两句,真希望她能马上从这裡消失。

「没有,我看是在我的办公桌上吧。」邹娜娜回答道,向自己的办公桌走回来。

不好啊,她一定会看到的。吴夜非常惊慌,但无法阻止她走过来。

邹娜娜并没有发现办公桌的摆设的变化,直接蹲下来打开抽屉。吴夜又舒了口气。

「也不在抽屉裡啊。咦,原来在这裡。」吴夜用来掩盖自己的精液的那几张纸竟然就是邹娜娜所找的文件。

「不要!」吴夜差点喊出来要阻止他,但他还没有叫喊和动作,邹娜娜已经拿起那份文件,发现下面粘乎乎的东西了……邹娜娜狐疑地看著这团明显她很熟悉的东西,上面还带著新鲜的气味呢。她转过头来,蹙眉看著吴夜。她当然怀疑这个刚才看起来就已经神色可疑的家伙了。

「罢了,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无法掩饰,那我……」吴夜乾脆豁出去了,他知道无法什么样的解释都无法掩盖这个如此明显的事实,既然这样,他还不如借此机会打开他平日积蓄已久的欲望堤坝,洩其洪,得到真正的满足。

吴夜一个急步,走到邹娜娜身后,伸出双臂,一个熊抱,把邹娜娜揽得实实的,然后腾出一隻手摀住了受到惊吓的邹娜娜的嘴巴,防止她叫喊出来。

「你……干什么……」邹娜娜好不容易从嘴巴裡吐出几个字,身体没有放弃挣扎,但在身材优势太大的吴夜面前,完全不起作用。

「操死……你这个贱逼……」吴夜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讲了出来,没错,他再也不想克制自己了,只是想把所有的不快全发洩到这个妩媚得让他嫉妒的女人身上。

不是吗?只凭借自己的姿色,没什么真本事,却拿到这么高的工资,整天围绕著老板如蜂蝶般转个不停,更是让他难以不想起离开自己而成为上司二奶的前女友。而且,像邹娜娜这样的货色,就算是二手货,也不知道天下有多少男人还是想要……「你这个……混蛋……放开我!」邹娜娜用力地摇头,好不容易稍稍挣脱嘴巴上吴夜的手掌,大声地叫了起来。

「骚逼,再闹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吴夜马上再次紧紧摀住邹娜娜的嘴巴。

「你叫也没有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在这栋楼裡了!」但这样做不是长久之计,邹娜娜完全没有放弃挣扎,虽然只能发出痛苦的「唔唔」声,却让吴夜感到很难控制下去了。得找点东西来堵住她的嘴巴。但是拿什么呢?吴夜也不能放开邹娜娜回到自己办公桌裡找。

因为邹娜娜的挣扎,她那个洋红色的挎包已经掉落在地板上,裡面的杂物甩了许多出来,零乱不堪。吴夜用眼角扫视邹娜娜的挎包,看到一在团纸巾样的东西半遮半掩滚了出来。

原来是女人用的卫生巾!都说女人的包包藏有无数的秘密,这就是秘密之一了。而邹娜娜还在徒劳地挣扎著。「好啊!你这骚婆。看我让你说不出话来。」吴夜说著,在用一隻手臂大力地揽紧邹娜娜时,迅速弯腰把那包卫生巾抓起来。

「让你再叫!」吴夜撕开卫生巾的包装,扯出两条白色的卫生巾来,用力塞进了邹娜娜的小口内。邹娜娜最后的哀鸣嘎然而止!邹娜娜完全没有想到吴夜竟然会用自己的卫生巾来封堵自己的求救叫喊,既感到无助害怕,更蒙上一层难堪的屈辱!

现在的邹娜娜连「唔唔」声也无法发出来了,只剩下四肢无谓的挣扎,但每一次挣扎都被强壮的吴夜轻易地掰了回去。但这样继续下去也不是办法。难道整晚都要这样的用双臂缚住她吗?这样有什么意义?吴夜想要做的是,还是要进一步的行动……「嘿嘿……」吴夜似笑非笑地从牙缝裡露出诡异的阴笑。只见他往邹娜娜的办公桌的文具筒裡一探,取回一把裁纸刀。邹娜娜害怕极了,她害怕吴夜神经错乱,真的要打算杀人灭口了。可是,她也没有做什么啊。她只是回来时撞见吴夜,然后发现那团噁心的粘液,难道真的触犯到他了吗?

吴夜并没有这把裁纸刀去伤害邹娜娜的打算。他想要做的事,其实很简单。

吴夜用裁纸刀在邹娜娜的肚子脖子上比了一下,威胁道:「给我安静点,骚逼!」邹娜娜果然不敢挣扎了,也不敢叫喊,她害怕吴夜一时衝动,那把刀要真的划下去,怕是小命也没了。

吴夜看刚才发狂般扭动的邹娜娜变成了一个乖乖小白兔,便一隻手循著邹娜娜的裙沿往裡一探,掀开套裙的一角,扯住邹娜娜左大腿根上的黑色丝袜。吴夜用身体压住邹娜娜,把她的左腿拉高,手裡的裁纸刀凌厉地自大腿根向下一划,「丝丝」,薄薄的黑色丝袜被利索地划开,一直划到足底,完全没有在邹娜娜光滑的腿上划出一丁点儿痕迹。吴夜不无小心地拿开邹娜娜的黑色高跟鞋,把整条丝袜褪了下来。

吴夜甩了甩这条剪下来的黑丝袜,觉得空气中都瀰漫著邹娜娜肌肤上的汗香。

他把丝袜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这就是狐狸精的骚味了。邹娜娜满脸通红,却完全没有办法,除了双手在吴夜的掌握下还能作毫无作用的颤抖。

吴夜把邹娜娜的双手在背部别好,一头用牙咬住破丝袜,一头则紧紧捆缚住邹娜娜的双手,然后再卷了几圈,完全把邹娜娜的双手封住了!这样,吴夜不须再花那么大的力气去控制他,他终于放手发洩自己的欲望了!

「你这个骚逼,你和老板通姦的事是全公司都知道的,我更知道你们每天中午都在他的办公室裡搞啊。」虽然邹娜娜是个完全没有羞耻心的女人,但吴夜这般冰冷的话语直接而冷酷,她竟然真的脸红了哩。

「我今天再让你到老板的办公室搞一次,不过这一次不是老板搞你,哈哈!」吴夜得意地说,一把揽住邹娜娜苗条的身躯,像抱一个塑料人偶那样轻鬆地把她挟到了总经理办公室。

邹娜娜完全处于吴夜的掌握之下,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绝对强势的控制竟然唤起了她一种隐秘的满足。她一直用身体来交换金钱,来获取保护,本以为是自己什么都出卖掉的贱妇了,什么男人在她眼裡其实除了为了利益而假装的顺从之外,并没有任何的归宿感。而现在,吴夜这个普通的小职员竟然隐藏著这么强大的气势,邹娜娜感觉自己竟然似乎有种渴望被征服的渴求了。

吴夜可管不了邹娜娜这种微妙的心理变化,他现在只想做的是羞辱她,用自己快失去男性意义的阳具来强暴她。吴夜把邹娜娜拖到总经理办公桌前,用手在她的背脊上一压,强迫她上身伏在总经理的办公桌上,而丰满的屁股则顶著吴夜在手淫之后早已经再次隆起的胯间阳物。

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吴夜压抑已久的不爽终于溃堤。他用手在后面掀起邹娜娜的黑色裙摆,在同样是黑色的蕾丝内裤下面白嫩嫩的一溜屁股呈现在吴夜的眼前。吴夜把裙摆固定好,伸手把蕾丝黑色小内裤往往下一拉,邹娜娜的鲍鱼就完全被在吴夜一览无遗了!

别看邹娜娜外表看起来很苗条,她的鲍鱼却是肥得惹人流涎!在两块臀肉下面夹著的就是那两片正欲吐珠的蚌肉,虽然经过了那么多次的磨炼,却依旧保存著新鲜白嫩的外表,更可爱的是,似乎还略带一丝的红润呢。这个肥肥的鲍鱼下面是浓密的阴毛,和白色的肌肤相映成趣。

邹娜娜的鲍鱼似乎在吞吐著什么东西,在微微地颤动著。吴夜定睛一看,它已经迫不及待漫出淫水,整个外阴都已经潮湿得一塌糊涂了。看来邹娜娜在刚才的反抗中也得到了快感,虽然心理上还存在反抗的意识,但她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听她的吩咐了!

「你这骚逼,自己先湿了吗?」吴夜冷笑了一下,把空閒出来的那隻手屈起中指往鲍鱼内一探幽境,带著一条透明的黏液来。「嘿嘿,真的是湿了啊,这么快就想要我操你了啊。」吴夜看著这个未战先降的淫妇,非常得意。他把沾著淫水的手指醮到舌头上舔了一舔,果然带有浓浓的骚味,但这味道,却不是最好的催情剂吗?吴夜吮吸一下手指,把醮来的淫水完全吸个乾淨。

邹娜娜虽然脸部被压在办公桌上无法动弹,但他知道吴夜在做什么,自己分泌出来的淫水被这个要强姦自己的人吃得乾淨,她的内心不禁涌起一阵悸动,是来自被压制的快感,她感觉自己在慢慢屈服……吴夜一面得意的表情显得非常狰狞,活脱脱一个嗜肉的野兽。他连皮带都没时间解开,直接把裤档的拉链一拉,把那饿极了的狮子解放出来,这头发狂的狮子仰头咆哮,要把面前可怜的肉鸡吃得肉骨不留。

「操死你!」吴夜骂了一句,把这根肉茎对淮邹娜娜的肉缝一戳,没想到直接整根儿没入去了!.

原来邹娜娜的阴部早己经内外一片洪灾,早就迫不及等待他的插入了。「唔……」似乎从被卫生巾堵住的嘴巴然发出了一声呻吟。

吴夜的阳货在邹娜娜滑溜溜的肉穴裡,感到非常的舒畅。他成功攻破这个高傲而风骚的女人的防线,更像一个隻狗撒尿为疆,把他的老板曾经佔领的地方给沦陷掉了。

但这样还是不能满足吴夜的,只见他往邹娜娜的胸前探去,那胸前的钮扣根本没结,他直接从白色衬衣上方探入去,原来这邹娜娜连文胸都没有戴!既然主人门都没关,吴夜毫不客气地一摸一个淮,捏住邹娜娜的乳峰。

邹娜娜的乳房比目测的还要大一点,可能是C罩杯,吴夜是这样判断的。他用整个巴掌掌握住半个乳房,其中两根手指开始夹起邹娜娜的奶头,令她觉得异常的难受,浑身发软,想求饶,但无法讲出来。

「想说话吗?」吴夜竟然大发仁慈,把邹娜娜嘴巴裡的卫生巾掏了出来。难道他不怕她再次呼救吗?

但邹娜娜竟然没有叫喊,她只是用一种矛盾的眼神斜盯著吴夜,牙齿紧咬著下唇。她是愤怒呢,还是处于一种渴求状态中呢?

很明显是后者。因为她已经开始主动前后晃动屁股,自己尝试去套弄吴夜的肉棒,他那话儿滚烫得厉害,又放在裡面不动,她好是难受!

与此同时,她竟然发出「嗯……嗯……」的呻吟声,完全不像被强姦,反而是在主动要求了!

吴夜一边捏著她的乳房,另一边也开始活动起来了,他把肉茎抽出来,上面已经全部这淫女的骚水了。马上,他再次对淮那条在白白的阴唇中间那条阴沉的沟缝一挺,一插到底!

邹娜娜嚥了一下口水,吴夜这杆肉枪来得突然,却最入人心。她已经忘记了自己受害者的身份,现在在她的脑子裡,只是想要一根又粗又硬的肉棒来消除她痒得要死的小穴……「嗯……啊……」吴夜已经开始来回抽送,而邹娜娜已经完全变成肉欲的奴隶,在吴夜的进攻下发出非常受用的呻吟。

说来奇怪,邹娜娜刚才还不是在试图求救、反抗吗?怎么现在就开始悉数投降了?

这大概就是人类的一种可悲心理吧:当你处于无法改变的受压制情况下,你只好接受这个现实,并开始从中寻求一点可怜的乐趣。所以说,如果没法反抗强姦,就享受强姦。

吴夜不仅把神经的所有焦点集中在他的肉茎上,上面凝聚的,更是他多年积聚下来的愤恨和不满。他嫉妒这个用身体换来比他用大脑换来更高的工资和地位的女人,他对这个自己已经赔了青春来打工而得不到足够回报的公司的不满,还有,因为没钱,他的女朋友离他而去,做了富人的二奶。这一切,都集中在对邹娜娜喷射的火力上。

邹娜娜是他所有仇恨的集结体。

吴夜用力地操著淫水横飞的邹娜娜,每一次的衝击都直抵花心,这给邹娜娜带来的是阴道近乎撕裂的痛楚,但是,她不介意,因为还有更大的快乐呢。

她已经完全处于享受这种绝对强势的强姦的状态,更重要的是,吴夜的肉棒确实比她以前尝过的男人的都要粗大,更有野性。

邹娜娜悲慼地叫喊著,她不是在求救,而是在释放这无穷的衝击带来的快要爆发的快意。她的双足还踩在高跟鞋上,这更让她如一朵在风雨中招摇的残花,在摇曳中寻求被风雨撕裂的快感。

而她的上衣也在身体的挣扎中露出半个肩膀,吴夜的手掌仍在玩弄她的仙女峰,而且一团被玩弄得意犹未尽,吴夜就开始搓揉另一团浑圆了。而且,吴夜用手指夹著她的葡萄,更让她酸得无法忍受。

她渴望更多。

而吴夜还不甘心就这样简单地强暴她就完事,他确实很享受邹娜娜的肉穴,但在他的视线下,还有一种空置的洞真是碍眼……在白花花的两瓣屁股下,是吴夜的肉棒在邹娜娜犯滥的骚穴裡穿花度柳,而这两瓣屁股中,是那枚可爱异常的菊花。在灯光的映照下,这枚菊花是非常乾淨的,说不定这一处桃花别源已经被他人捷足先登了呢。

那没关系,吴夜自有他征服这个女人的方法。只见他倾斜身体,在总经理的笔筒裡一抓,取出总经理的钢笔,然后对著邹娜娜的屁眼儿比划。

难道……邹娜娜察觉到吴夜要做什么了,虽然她确实在享受,但这完全不是她能接受的范围。

已经迟了。吴夜早已经用邹娜娜的淫水打湿总经理的钢笔,掰开邹娜娜的两瓣屁股,往菊花心戳入去!

邹娜娜感到肛门被张开的痛苦,只发出惨烈的一声「哦」,便没有声音,瘫趴在办公桌玻璃上。

而吴夜极近乎变态地在用肉茎强暴邹娜娜的同时,用总经理的钢笔在她的屁眼裡拔出插入。

他在这种变态的发洩中到达了快感的顶点,他终于通过这一切激烈的强姦报复了所有的人:他的老板,这个小秘,还有他的女友……「张盈美,我操你妈!」吴夜吼了一声,他已经在这肆意的性爱中用假想的形式报复了蔑视他的前女友,张盈美。

吴夜身体一个抖擞,他知道自己要射了,于是马上把肉茎抽出,「噗嗤」,一股乳白色的浓浓的精液射在那一隻大腿根部,没有被撕的完好无损的丝袜上。

吴夜的复仇已经完成了。

他拿起那团沾著邹娜娜口水的卫生巾,把射在她大腿上的精液抹掉,然后再用这些精液涂到已经没力反抗的邹娜娜的脸蛋上。

邹娜娜也已经洩身了,瘫倒在总经理的办公桌上。她还穿著整套衣服,趴在总经理的办公桌上,屁股上还插著那根钢笔,而受虐过后的鲍鱼,还在一张一合,似乎在回味刚才的那场暴风雨……邹娜娜感觉她已经迷恋起这个起初丝毫也不起眼的男人了。是这样的,一个淫妇也可以爱上一个强姦犯,只要这个强姦犯能带给她足够的满足的话。

「要是我报警的话,那你明天就完了。」邹娜娜看著吴夜,有气无力地说道。

她当然不会这样做,她已经在内心上成为吴夜的奴隶了。

吴夜早已经收拾好自己的家伙,这时候的他,经过刚才那场施暴,彷彿已经把他所有的烦恼洗去。他拿起老板放在桌上的一包烟,抽出一支,点燃,吸了一口,走到落地窗前,把这一口烟吐出来。烟雾瀰漫,他欣赏著这罪恶都市的夜景。

上海的夜色真他妈的妖冶,灯火如昼,只是不知道这虚假的光明下面,还埋藏著多少更肮葬的罪恶。

明天吗?去他妈的明天。谁管得著呢?就算没有这个惊心动魄的夜晚,他的明天,也只是世界末日到来的前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