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生姊姊的胸罩,影响这么大阿

我的弟弟真是无药可救!!

他竟然是一个恋物癖!!而且他竟然是恋上了我的胸罩~~我胸部虽然有比其他同学稍微有料一点,但也没有特别丰满到哪里去,我的胸罩大多是80/36D~80/36E罩杯不定…要看内衣的版子…

我和我弟弟年纪相差6年,跟我同一所大学念书,我因为工作刚好在学校附近,于是就跟弟弟一同在外租房,方便照应。可是有好几次我在浴室里发现我换下来准备清洗的胸罩,有一些黏液在罩杯内侧,我心中立刻怀疑,很有可能是弟弟搞的鬼。

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我故意在浴室里多放了2.3件穿过的胸罩。第二天一看,果然又沾了黏液在上头,这更加证明了我的怀疑。

我接下来开始了对弟弟的侦察行动。

一天晚上,当听到弟弟上完厕所后,我悄悄地来到弟弟房外的阳台,我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弟弟正在用我的胸罩手淫!只见他将我的一件36E罩杯的紫蓝色蕾丝绣花薄型胸罩套在自己的阴茎上,不停的摩挲著,有时又将胸罩卷成一圈套在自己的阴茎上,上下套弄,同时口中竟然呻吟著:“姊姊,我、我要妳的小穴,我要射了!”

更让人脸红的是他竟然拿着我这件36E穿过的紫蓝色胸罩不停的嗅着,并伸出舌头舔舐罩杯与我乳头接触的地方,上面还有我的汗渍哩,我真是羞死了。我不禁懊悔,为什么用自己穿过的胸罩来引诱他,让这个小色狼有机可乘。

真不知道我在无意中被他这样变相的强奸了多少次??当弟弟看到我穿回这些被他射过精液的胸罩在他面前走动、甚至上街的时候,他到底会有什么想法?想像弟弟浓稠的白浆渗透我的胸罩,与我36E罩杯的乳房直接接触,他应该会觉得很性奋吧?等我回到房间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下体也是湿湿的,我是无意中被弟弟淫秽的行动刺激了吗???我想是的~其实我并不讨厌弟弟。况且其实他对我也还不错,我决定不揭穿他,默许他继续用我的胸罩弄他那勃起的阴茎。

为此我变成每天都穿胸罩自慰,有时甚至让胸罩与我的下体直接接触,让高潮的爱液全喷在我的胸罩罩杯内,无论是D罩杯或是E罩杯…看看这对胸罩黄黄的一块,有的地方还稍微硬硬的,不晓得是弟弟所射出的体液造成的呢?还是我自己的?我都为自己的汁液之多和好色而惊讶~~~

那一天夜里,弟弟又偷偷用我的胸罩手淫。正当他陶醉之时,我走了进去。弟弟当时不知所措的站了起来,那话儿上还裹着我的36D银灰色的性感半透明蕾丝胸罩。看着他那勃起跳动着的阴茎,我的弟弟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

我红著脸笑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为什么要偷姊姊的胸罩?”

弟弟的脸顿时红的像一颗苹果:“因为上面有妳胸部的味道,而且很滑,真的好诱人……”

“姊姊的胸罩真的这么令你向往?”

“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偷穿大姊妳的胸罩了。姊姊妳原谅我好吗?”

“不要以为我都不知道,你拿的都是我最贵的胸罩,还做出这种变态的行为,居然还想我原谅?我要惩罚你。”

弟弟吃惊的望着我。我拉开了睡衣,露出了我另一件36D罩杯的墨绿色蕾丝绣花硬式胸罩。我优雅地脱下特别为了今晚准备的胸罩,在弟弟的面前晃阿晃的。

“这件胸罩我穿了2天没有换,你拿着它,我要看着你手淫。”

弟弟接过我的胸罩,竟然说:“姊姊你多穿蕾黛丝或曼黛玛琏的胸罩好吗?最好是有蕾丝绣花的80/36E罩杯,那比较滑,也比较性感,我手淫的时候比较舒适。还有香气呢!”想不到他的要求还真多,蕾黛丝跟曼黛玛琏的胸罩可是我最喜欢也比较贵一点的,他还真内行,可见他对我胸罩的了解真深呀,几乎可以成为胸罩的专家了。

拿着刚从我胸部脱下来,尚有我乳房余温的胸罩,弟弟兴奋极了,他一边疯狂地抚摸与舔弄我的胸罩,一边包裹在自己的肉棒上,来回不断套弄。同时放在鼻子前狂嗅,又狠命的吸吮着我那双胸罩的罩杯,还十分饥渴地用舌头舔著胸罩的罩杯内侧与我乳头接触的部位。

“姊姊的乳房一定是甜的,因为姊姊穿过的胸罩总是那么的香甜,我好喜欢。”听着弟弟的淫词秽语,我的阴道也开始湿淋淋的了。

我渐渐地将手伸进了下面的密林中,开始在弟弟面前挖弄起自己的阴蒂。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体质,在性交的时候,很容易达到高潮,有时甚至自慰时还会喷出一些淫水出来。

不久我的小穴就开始阵阵痉挛,我意识到我马上要泄了,我怎么能在弟弟的面前泄出来。情急之下,我一把抢回弟弟手中的36D墨绿色蕾丝绣花胸罩,垫在两片阴唇上,两腿一夹紧,说时迟那时快,爱液像泉水一样喷涌而出,我的胸罩立刻湿了一大片。

我全身裸露,下身只夹着一件胸罩,整个阴户都挂着明亮的液体,我这副春宫图给了弟弟极大的刺激,他也将要射精了,他又从我这儿拿回刚沾满我爱液的胸罩,抵著龟头双手不停的套弄著,弟弟的龟头涨满通红,棒身又粗又长,青筋暴现。

终于弟弟射精了,他将无数的精虫抛洒在我的胸罩上,男性的淫汁再次玷污了我的贴身衣物,但我却很满足。那件墨绿色胸罩也成了弟弟永远的珍藏,不仅因为它同时吸收了我的爱液和他的精液,它还标志着我和我弟弟淫乱生活的新开始。

第二天,我和弟弟在楼下吃早饭,大家都只顾吃,客厅里一片寂静,弟弟一定是为昨晚的一幕而不好意思。

“你为什么会有姊姊没买的胸罩?”我若无其事地问他。

“那是……”弟弟的脸一下子又红了。“我、我从同学宿舍晒衣场那儿拿来的。”

“你不怕别人发现?”我念了他一口,“尤其是爸妈知道怎么办?”

弟弟真的害怕起来,“大姊,妳可千万别跟爸妈说,妳要我干什么都行。”

“其实,你的苦闷姊姊也知道,姊姊不会为难你的。但是女同学的胸罩你不能再去偷了,万一被抓住,姊姊也救不了你。”

“那怎么办???”弟弟面露难色,“我……”

“用姊姊的胸罩吧,唉,碰到你这个小色鬼,我也没办法。”

“谢谢姊姊!”弟弟欣喜若狂。

从此,我和弟弟每次去大卖场和百货公司,胸罩专区成了我俩的必到之处。

弟弟总是来回的细看,看看有什么新款式,新设计,他一定要我买回去试穿。每次我们总是买2.3套。他还喜欢各种品牌各种款式,像普通无绣花胸罩、有点厚的棉质胸罩、丝质绣花胸罩、无肩带胸罩、甚至会要我买不符合我尺吋的超大罩杯例如F.G甚至连蕾黛丝小妹大H罩杯胸罩弟弟都说要,我也只好满足他对乳房的爱好。

经过观察,发现弟弟最喜欢用我的丝质蕾丝绣花胸罩手淫,因为它可以将弟弟的阳具完全套住,给他全面的丝滑感受;其次是罩杯较大的胸罩,无论材质为何…胸罩的罩杯既有我自慰时下体的汁液和气味,同时吸收著弟弟的精液。为了满足他变态的欲望,现在我的胸罩全都放在弟弟的房间,好让他每天为我挑选当日要穿给他看的胸罩。

每日我都像模特儿般大方地在他面前换胸罩,弟弟亦毫不客气,马上用我刚脱下来的胸罩对着我手淫至射精,我亦会穿着沾有他火热精液的胸罩上班和上街。回到家,我就自觉地脱下上衣与裙子,只穿着胸罩来到弟弟面前。弟弟一见我,二话不说就脱下我穿了一整天的胸罩,放在鼻前一顿猛嗅,甚至舔了又舔,直到整个罩杯内侧沾满的体口水。接下来,弟弟又会重新替我穿上胸罩,隔着胸罩爱抚我的乳房。

虽然有一层胸罩的阻隔,但弟弟的手有力地时而压按,时而前后摩擦,还是令我阵阵快感袭来,弄得我的乳房快感直传,乳头也不时地从罩杯的深处凸出,将胸罩完全顶开。这真是胸罩的第二妙用呀,由于良好的吸水性,再也不必担心弟弟的精液会弄脏床单。我被弟弟弄得百般呻吟:“啊……姊姊要丢了,好舒服…啊……好舒服,不要了,大姊要不行了……”

弟弟停止了对我乳房的揉搓,脱下我的胸罩端详起来:“大姊今天好浪哦,才一会儿,乳头怎变那么大颗,妳看,胸罩都盖不住了。”说著,他又舔了起来。

“不要,脏。”我羞得无地自容。

“脏?才不会呢,姊姊的乳头可是精华呢。姊姊你也尝尝你自己的味道吧!”

他将我的胸罩脱下递到我的面前,我起初十分害羞,可是那温润的胸罩不停散发出清甜的气息,我终于忍不住了,伸出了舌头。我甚至还觉得不过瘾,索性一口咬住胸罩,近乎疯狂的吮吸起里面的汁液。

我的胸罩,我的乳头,被弟弟那贪婪的嘴唇玩弄、翻搅,忍不住的发出呻吟!

“弟….不行!….弟弟….不….弟….不….不….不要……..”

弟弟将以算是全裸的我环腰托抱着,腹下硬梆梆的肉棒,隔着短裤顶在我的小腹下,感觉我已湿淋淋的下体,贴在弟弟的小腹上,我把头靠在弟弟的肩上,发出急促的喘息声,….

“不要….弟….这样不行….,我是….你的….弟….不要….哎….唔….这样会….,羞死人….哎….求求你….不要….啊….唔….”

我已经有些意乱情迷,咿咿唔唔地呢喃。我羞愧的、将双手掩著脸,身体无力的扭动抵抗著!弟弟用脚撑开我的双腿,腹下越发膨胀的肉棒,不停的在她的双腿间抽磨著,渐渐地,我摇摆着头,嘴里不断发出咿咿唔唔性感的呻吟声,双手也移向弟弟的下腹,不停的摸索著。这时,弟弟起身将我身上的衣物扒掉,又迅速的压在我的身上,用坚硬的肉棒,不停盲目的在我的下腹乱动乱顶…

“哎呀….弟….你的好大….好硬….”我的手碰到弟弟的阴茎时,低声的叫了起来!我的眼睛睁得很大,似乎不相信弟弟肉棒的尺寸。

“大姊,妳知道吗?妳是那么的秀色可餐?我要进去!我要进入大姊妳体内!”

弟弟失魂的呢喃著…怀着期待的心,我却已经开始抚摸弟弟巨大的阳具。弟弟把我拥进怀里,我把那湿热的阴部触向弟弟勃起的阴茎,我们两人都因此而发出嘘喘声。

“慢一点!…不要那么没耐心!”我小声的说。

“我等不及了!大姊妳看我勃起的阴茎已经不住的跳动着….”

弟弟吻着我的双唇呢喃著!

弟弟握住我的36E罩杯乳房,开始抚摸她,我的乳头很快就又有了反应慢慢的凸立起来。

“靠过来一点。”我也情不自禁地开始爱抚著弟弟的阳具。

“天啊!弟,你真的是很大呀!”我惊乎的说道著!

“弟,我可以摸它吗?…”

“当然可以.....”

弟弟拉起我,手指轻轻的滑过我的肌肤直到我那稍稍开启的阴户,跟随而来的是由我喉中倾出的呻吟声。

“大姊妳的阴唇还有阴道的颜色好美……”

弟弟伸手往那小肉粒上去逗弄著,弄得我全身一颤,阴户更是猛力收缩一下,我的洞穴是紧紧的,但也已经是热呼呼而淫液横流了。

我扭腰道:“啊……弟……我被你逗得很舒服……哎呀……不要再逗弄了嘛……嗯……嗯……”弟弟知道我已经性欲难耐了,于是抱着她狂吻著。

“姊姊的小嘴巴一定是渴了,来,喝我小弟弟上的果汁。”说著,弟弟就将他的大肉棒挺到我的面前,我能清楚地看到龟头马眼口中流出来的透明液体。

“还说我呢,你不也开始流淫水了。”

“躺下来!我让你知道女人是怎样服侍男人的!”

弟弟依言躺下,我屈跪在弟弟胯部的上方,用我温热而湿滑的臀部上下的抚慰弟弟的17公分大肉棒。我很仔细的舔遍了弟弟的阳具,然后把弟弟的龟头吞进我的嘴里。一连串的快感使弟弟发出了愉悦的呻吟声。弟弟把他的阴茎压在我的喉咙底部,使我呼吸为之困难,然而我却一点都不在乎。舌头品尝著弟弟可口的阴茎,使得弟弟有如身在天堂,相信这是弟弟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刻了。

我一口把他的龟头含住,使劲的舔著,我心中清楚,弟弟龟头的冠状沟最为敏感,我时而用上颚顶,时而用深喉压,时而又用舌尖快速的刺激。

弟弟果真被我弄得爽歪歪的,竟将我得嘴当作阴道,抽插起来,这阵阵进攻,弄得我是满嘴唾沫,随带随出,擦都来不及。我显然知道要如何来吸舔男人的性器。

真的!偶尔我还会把弟弟的大阳具整根吞下,受到压迫的小嘴形成更有感觉的小穴。弟弟很想看看我那性感的小嘴含着自己大号阳具的姿态。

等弟弟在我得嘴里爽够了,他就想要找我的小穴了,我的小穴早就已经泛滥成灾,弟弟将他硬梆梆的肉棒从我嘴里抽了出来,换了个姿势,弟弟毫不犹豫地含住我的阴唇,弟弟尽全力将舌头深入我的花穴,我的蜜汁是那么的甜美。弟弟一直品尝着我可爱的小穴,喝吮着我蜜穴里所流出来的汁液,一直到我的淫水泊泊流出。

“弟……我..实在……受……受不了……了啦!……别再舔……了……我要……要……你的……大……大……肉棒……插……我……的……小……穴……”

弟弟再也不能承受这样的兴奋了,阴茎也无法忍受法我的嘴所带来的刺激。弟弟的呼吸变得急喘了。

“….快……快给我,我喜欢大姊妳….跟我…做爱!嗯..嗯..”

弟弟伸出双手扶着我的腰,形成一个较好插入的背后性交姿势。而我也挺起圆滑白褶的屁股作为回应。

弟弟的大龟头顶开我两片阴唇,弟弟伸出双手扶着我的腰,形成一个较好插入的背后性交姿势。而我也挺起圆滑白褶的屁股作为回应。弟弟感到有一只手抓着他的阴茎,导向玉户,那是正是我的手。

当弟弟觉得龟头已经到了我阴户的阴道口时,弟弟稍稍的向后弯了弯身子,然后轻轻的向前推进。我的阴道非常的紧,非常非常的紧,幸好刚才长时间的前戏高潮已经使得我的阴道充满淫液,得以让弟弟的阳具顺利进入。一点一点的,弟弟慢慢的进入我的体内。突然,弟弟突然感到有一丝微微的阻挡。

“啊……好涨……弟……我………好痒……好舒服。…”我娇哼不停。

“弟弟会…..慢慢的,….弟弟….不会….弄痛我的!…..”弟弟轻声应和著。

“啊……插……吧……弟……你这样子……从后面插……会使我更觉得你……真的好大……好大……喔……我真的是……爱死你的这根…………肉棒了……啊……啊…弟………用力……用力插呀……啊……嗯……”。

弟弟用骑马式不断的抽插我,两手也在捏弄我的乳房。阴道真是又痒又麻。两个乳头也已变硬,呈现出诱人的深红色。

我此时已经顾不得什么矜持了,口中起先是呻吟,之后索性成了叫喊:

“喔....插我!...插进大姊的阴道内呀!”

想不到如贵夫人模样的我,在床上不再是贵夫人了。

“这感觉真是舒服!天啊…用力的…插…插进妳姊的阴道内!”

“啊……好深啊……嗯……用力……弟……我……爱死你了……啊……啊……我……要泄了……啊……好舒服……好畅快……用力……对……再用力……我…要泄了……啊……美死了……嗯……喔……嗯……”

弟弟不再浪费时间,开始抽插,真正干起我的嫩穴来。忽重忽慢忽轻忽快的深入,使的我不自禁的发出呻吟。

“啊……不行了……我……又……又泄了……喔……爽死我了……”

“啊,啊……大姊好爽,大姊……还……还要,深一点,再深一点……弟弟的大鸡巴姊姊好喜欢……我……我又要丢了,快…………胸罩。”

当我高潮来临时,就好像是大爆炸一般。我的整个身体不停的摇摆,阴道里更是强烈的收缩。我的眼前一阵黑暗,阴道传来阵阵收缩,我又将一股汹涌而出的蜜汁泄在了胸罩上,这回胸罩可算是饱和了,全都湿透了,事后的我真为自己的淫荡而感到惊讶。

性交时我从不有意的压抑自己,相反,我还会更主动的收缩自己的小穴,这不仅加大了弟弟的快感,还使自己拥有更深的体验,难怪弟弟后来常常夸我的小穴是名器呢。

在我阴道的阵阵收缩的刺激之下,弟弟终于要射精了,可是我今天是排卵期呢,他又没有戴保险套,没办法,弟弟只好拔出阴茎,将一股又一股浓精射在我的胸罩上。作为补偿,我当着弟弟的面将胸罩上的精液舔得一干二净,再用胸罩抹干净他的阳具。

好久好久,弟弟和我才平静下来。弟弟抽出了阴茎,拉起了我。再给她一个深深的热吻时紧紧的抱着我。弟弟俩的舌头探刺了彼此口中的每一部份,而我跟弟弟的手则不断的在的身上探索著,犹如瞎子摸象般的寻找彼此身上的每一个点。慢慢的,弟弟的手指再度深入了我那深邃的隧道。在我急促的喘息中,我又拉着弟弟躺下去。弟弟压在我的身上,就好像是天底下最自然的事一般的开始又再一次的进入我最美的阴户。

弟弟的阴茎在我的花房周边不停来来回回的摩擦,禁忌的刺激使俩人更大声的叫喊出彼此的感觉。我的阴道在呼唤著弟弟的进入,弟弟一点点的往更深的隧道前进。而在一会之后,弟弟再度感到阴户紧包著阴茎的舒爽。

“弟弟……你的肉棒……插得我……再快……快……我要泄……泄……了……”

我被弟弟的肉棒抽插得媚眼欲醉,粉脸嫣红,她已经是欲仙欲死,小穴里淫水直往外冒,花心乱颤,口里还在频频呼叫:

“弟!……大姊被你插上天了……我痛快得要疯了…………插死我吧……我要死了……”

“喔..喔..天啊!喔..啊...啊...太美了..太舒服了..”我的身体剧烈的颤动着,弟弟的心脉也跳动的异常激烈。

“喔..不要停...用力...我快要泄了...天啊……弟弟……这几下……我……我……好痛快……好舒服……心肝……要命……我…我已快乐至极……插得真够劲……我………的骨头……都要酥散了……弟……快……再快……再用力……我……要……出来……来了……泄……泄给……弟……”

我真的又泄了!弟弟那硬梆梆的男性象征感到我的阴道好像活了起来一样。包围在阴茎外的肌肉不停的收缩颤抖著,甜美的爱之液一波又一波的冲向的龟头。弟弟挺了挺身,将阳具向外退出,只留下龟头的前缘还留在阴道里。

当我由高潮中回过神来之后,意犹未尽的挺起我的臀部,示意弟弟更深入。强烈期待的心情,让弟弟毫不犹豫的再度挺进。缓缓的深入,龟头的尖端又再一次的触到我的子宫了。

正当弟弟想点火触发时,我已先一步采取的行动了。不得不的发出了低沈的呻吟叫声,喔,天啊!我的阴道是那么的湿热温滑。

“插我!弟………”我叫了出来。

“喔……对……就是这……样……啊……我的冤家……啊…………深一点……喔……用力插……插…………嗯……插我的小穴……弟弟是……你的小穴……就这……样……干我………吧……啊……嗯……”

弟弟慢慢的推动着阴茎在我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每一下都是深深到底,下下入肉。弟弟完全发挥了阴茎17公分的长处,在我又紧又湿的深穴里徘徊。

“嗯…大姊…我……这样插妳……爽不爽……弟弟的……棒棒……大不大……大姊妳的小肉穴……好美……啊……妳的小穴……好紧……好美喔……我的鸡巴……被夹的好……爽……我……好爱……你……你……啊……”

弟弟将我的屁股抬高,把枕头放于我的臀部,使我的小穴更加的突出。并抬起我的左腿架于肩膀上,让我能看到俩人的下体连结在一起。

“啊……我……你看……弟的宝贝……肉棒在妳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的……看……啊……啊……小小穴……正在吞吞吐吐…………弟弟的肉棒……嗯……嗯……插得妳……爽不爽…………啊……”

我媚眼如丝的看着弟弟俩的下体,自己的淫水沾湿了两人的阴毛,还流了满床。这时我的小穴有着阵阵的痉挛,一阵阵舒畅的感觉从小穴流出,弟弟也满身大汗了。一直到我再度高潮,射出我的阴精之后,弟弟抽出了阳具,伸出舌头,仔细的舔吻着我的阴唇。我的阴部是那样的美丽,弟弟一边舔著由那凌乱的裂缝里流出来的蜜汁,一边欣赏还因充血而膨胀的美丽阴唇,足足花了好几分钟才总算舔干净了我的蜜穴。

之后弟弟再度的进入我的小穴,继续的享受这美好的抽动。弟弟不停的在我的身上抽插著,细听由我口中溢出的淫声燕语。

“嗯……弟……插的我小穴好美……花心好酥…………肉棒……你干得美死了……哦……哦……嗯……快……快……快插……大姊我爱死了……哦……嗯……我快……忍不住……啊……泄……啊……泄了……”就听到小穴“滋”、“滋”两声,小嫩穴的精水潺潺而流。

“啊……大姊……快一点……抱紧我……妳那又热又烫的淫水……烫得我的龟头好舒服………快要射了………我……”

终于,弟弟的高潮也快来了。弟弟不停的耸动着下半身,屁股拚命的狠抽猛插更剧烈的进出,我知道他快射了,我赶快把他拉开,随手抽了一件在弟弟房间的胸罩,弟弟龟头一阵苏痒,背脊一阵酸麻,一股滚烫的浓精飞射而出,全部射到我的罩杯里面。

在这一晚里,弟弟射了又射,不停的射在我的乳房上,我的双峰不停的在弟弟的阳具上耸动着,红红的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想着弟弟才大一,我与弟弟还有四年的相处时间!!!!

这就是我与弟弟的淫荡生活,在弟弟的要求下,我将它写了出来给大家手淫和幻想。在我写的时候,仍然是穿着沾过弟弟精液的胸罩呢。

我的弟弟真是无药可救!!

他竟然是一个恋物癖!!而且他竟然是恋上了我的胸罩~~我胸部虽然有比其他同学稍微有料一点,但也没有特别丰满到哪里去,我的胸罩大多是80/36D~80/36E罩杯不定…要看内衣的版子…

我和我弟弟年纪相差6年,跟我同一所大学念书,我因为工作刚好在学校附近,于是就跟弟弟一同在外租房,方便照应。可是有好几次我在浴室里发现我换下来准备清洗的胸罩,有一些黏液在罩杯内侧,我心中立刻怀疑,很有可能是弟弟搞的鬼。

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我故意在浴室里多放了2.3件穿过的胸罩。第二天一看,果然又沾了黏液在上头,这更加证明了我的怀疑。

我接下来开始了对弟弟的侦察行动。

一天晚上,当听到弟弟上完厕所后,我悄悄地来到弟弟房外的阳台,我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弟弟正在用我的胸罩手淫!只见他将我的一件36E罩杯的紫蓝色蕾丝绣花薄型胸罩套在自己的阴茎上,不停的摩挲著,有时又将胸罩卷成一圈套在自己的阴茎上,上下套弄,同时口中竟然呻吟著:“姊姊,我、我要妳的小穴,我要射了!”

更让人脸红的是他竟然拿着我这件36E穿过的紫蓝色胸罩不停的嗅着,并伸出舌头舔舐罩杯与我乳头接触的地方,上面还有我的汗渍哩,我真是羞死了。我不禁懊悔,为什么用自己穿过的胸罩来引诱他,让这个小色狼有机可乘。

真不知道我在无意中被他这样变相的强奸了多少次??当弟弟看到我穿回这些被他射过精液的胸罩在他面前走动、甚至上街的时候,他到底会有什么想法?想像弟弟浓稠的白浆渗透我的胸罩,与我36E罩杯的乳房直接接触,他应该会觉得很性奋吧?等我回到房间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下体也是湿湿的,我是无意中被弟弟淫秽的行动刺激了吗???我想是的~其实我并不讨厌弟弟。况且其实他对我也还不错,我决定不揭穿他,默许他继续用我的胸罩弄他那勃起的阴茎。

为此我变成每天都穿胸罩自慰,有时甚至让胸罩与我的下体直接接触,让高潮的爱液全喷在我的胸罩罩杯内,无论是D罩杯或是E罩杯…看看这对胸罩黄黄的一块,有的地方还稍微硬硬的,不晓得是弟弟所射出的体液造成的呢?还是我自己的?我都为自己的汁液之多和好色而惊讶~~~

那一天夜里,弟弟又偷偷用我的胸罩手淫。正当他陶醉之时,我走了进去。弟弟当时不知所措的站了起来,那话儿上还裹着我的36D银灰色的性感半透明蕾丝胸罩。看着他那勃起跳动着的阴茎,我的弟弟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

我红著脸笑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为什么要偷姊姊的胸罩?”

弟弟的脸顿时红的像一颗苹果:“因为上面有妳胸部的味道,而且很滑,真的好诱人……”

“姊姊的胸罩真的这么令你向往?”

“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偷穿大姊妳的胸罩了。姊姊妳原谅我好吗?”

“不要以为我都不知道,你拿的都是我最贵的胸罩,还做出这种变态的行为,居然还想我原谅?我要惩罚你。”

弟弟吃惊的望着我。我拉开了睡衣,露出了我另一件36D罩杯的墨绿色蕾丝绣花硬式胸罩。我优雅地脱下特别为了今晚准备的胸罩,在弟弟的面前晃阿晃的。

“这件胸罩我穿了2天没有换,你拿着它,我要看着你手淫。”

弟弟接过我的胸罩,竟然说:“姊姊你多穿蕾黛丝或曼黛玛琏的胸罩好吗?最好是有蕾丝绣花的80/36E罩杯,那比较滑,也比较性感,我手淫的时候比较舒适。还有香气呢!”想不到他的要求还真多,蕾黛丝跟曼黛玛琏的胸罩可是我最喜欢也比较贵一点的,他还真内行,可见他对我胸罩的了解真深呀,几乎可以成为胸罩的专家了。

拿着刚从我胸部脱下来,尚有我乳房余温的胸罩,弟弟兴奋极了,他一边疯狂地抚摸与舔弄我的胸罩,一边包裹在自己的肉棒上,来回不断套弄。同时放在鼻子前狂嗅,又狠命的吸吮着我那双胸罩的罩杯,还十分饥渴地用舌头舔著胸罩的罩杯内侧与我乳头接触的部位。

“姊姊的乳房一定是甜的,因为姊姊穿过的胸罩总是那么的香甜,我好喜欢。”听着弟弟的淫词秽语,我的阴道也开始湿淋淋的了。

我渐渐地将手伸进了下面的密林中,开始在弟弟面前挖弄起自己的阴蒂。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体质,在性交的时候,很容易达到高潮,有时甚至自慰时还会喷出一些淫水出来。

不久我的小穴就开始阵阵痉挛,我意识到我马上要泄了,我怎么能在弟弟的面前泄出来。情急之下,我一把抢回弟弟手中的36D墨绿色蕾丝绣花胸罩,垫在两片阴唇上,两腿一夹紧,说时迟那时快,爱液像泉水一样喷涌而出,我的胸罩立刻湿了一大片。

我全身裸露,下身只夹着一件胸罩,整个阴户都挂着明亮的液体,我这副春宫图给了弟弟极大的刺激,他也将要射精了,他又从我这儿拿回刚沾满我爱液的胸罩,抵著龟头双手不停的套弄著,弟弟的龟头涨满通红,棒身又粗又长,青筋暴现。

终于弟弟射精了,他将无数的精虫抛洒在我的胸罩上,男性的淫汁再次玷污了我的贴身衣物,但我却很满足。那件墨绿色胸罩也成了弟弟永远的珍藏,不仅因为它同时吸收了我的爱液和他的精液,它还标志着我和我弟弟淫乱生活的新开始。

第二天,我和弟弟在楼下吃早饭,大家都只顾吃,客厅里一片寂静,弟弟一定是为昨晚的一幕而不好意思。

“你为什么会有姊姊没买的胸罩?”我若无其事地问他。

“那是……”弟弟的脸一下子又红了。“我、我从同学宿舍晒衣场那儿拿来的。”

“你不怕别人发现?”我念了他一口,“尤其是爸妈知道怎么办?”

弟弟真的害怕起来,“大姊,妳可千万别跟爸妈说,妳要我干什么都行。”

“其实,你的苦闷姊姊也知道,姊姊不会为难你的。但是女同学的胸罩你不能再去偷了,万一被抓住,姊姊也救不了你。”

“那怎么办???”弟弟面露难色,“我……”

“用姊姊的胸罩吧,唉,碰到你这个小色鬼,我也没办法。”

“谢谢姊姊!”弟弟欣喜若狂。

从此,我和弟弟每次去大卖场和百货公司,胸罩专区成了我俩的必到之处。

弟弟总是来回的细看,看看有什么新款式,新设计,他一定要我买回去试穿。每次我们总是买2.3套。他还喜欢各种品牌各种款式,像普通无绣花胸罩、有点厚的棉质胸罩、丝质绣花胸罩、无肩带胸罩、甚至会要我买不符合我尺吋的超大罩杯例如F.G甚至连蕾黛丝小妹大H罩杯胸罩弟弟都说要,我也只好满足他对乳房的爱好。

经过观察,发现弟弟最喜欢用我的丝质蕾丝绣花胸罩手淫,因为它可以将弟弟的阳具完全套住,给他全面的丝滑感受;其次是罩杯较大的胸罩,无论材质为何…胸罩的罩杯既有我自慰时下体的汁液和气味,同时吸收著弟弟的精液。为了满足他变态的欲望,现在我的胸罩全都放在弟弟的房间,好让他每天为我挑选当日要穿给他看的胸罩。

每日我都像模特儿般大方地在他面前换胸罩,弟弟亦毫不客气,马上用我刚脱下来的胸罩对着我手淫至射精,我亦会穿着沾有他火热精液的胸罩上班和上街。回到家,我就自觉地脱下上衣与裙子,只穿着胸罩来到弟弟面前。弟弟一见我,二话不说就脱下我穿了一整天的胸罩,放在鼻前一顿猛嗅,甚至舔了又舔,直到整个罩杯内侧沾满的体口水。接下来,弟弟又会重新替我穿上胸罩,隔着胸罩爱抚我的乳房。

虽然有一层胸罩的阻隔,但弟弟的手有力地时而压按,时而前后摩擦,还是令我阵阵快感袭来,弄得我的乳房快感直传,乳头也不时地从罩杯的深处凸出,将胸罩完全顶开。这真是胸罩的第二妙用呀,由于良好的吸水性,再也不必担心弟弟的精液会弄脏床单。我被弟弟弄得百般呻吟:“啊……姊姊要丢了,好舒服…啊……好舒服,不要了,大姊要不行了……”

弟弟停止了对我乳房的揉搓,脱下我的胸罩端详起来:“大姊今天好浪哦,才一会儿,乳头怎变那么大颗,妳看,胸罩都盖不住了。”说著,他又舔了起来。

“不要,脏。”我羞得无地自容。

“脏?才不会呢,姊姊的乳头可是精华呢。姊姊你也尝尝你自己的味道吧!”

他将我的胸罩脱下递到我的面前,我起初十分害羞,可是那温润的胸罩不停散发出清甜的气息,我终于忍不住了,伸出了舌头。我甚至还觉得不过瘾,索性一口咬住胸罩,近乎疯狂的吮吸起里面的汁液。

我的胸罩,我的乳头,被弟弟那贪婪的嘴唇玩弄、翻搅,忍不住的发出呻吟!

“弟….不行!….弟弟….不….弟….不….不….不要……..”

弟弟将以算是全裸的我环腰托抱着,腹下硬梆梆的肉棒,隔着短裤顶在我的小腹下,感觉我已湿淋淋的下体,贴在弟弟的小腹上,我把头靠在弟弟的肩上,发出急促的喘息声,….

“不要….弟….这样不行….,我是….你的….弟….不要….哎….唔….这样会….,羞死人….哎….求求你….不要….啊….唔….”

我已经有些意乱情迷,咿咿唔唔地呢喃。我羞愧的、将双手掩著脸,身体无力的扭动抵抗著!弟弟用脚撑开我的双腿,腹下越发膨胀的肉棒,不停的在她的双腿间抽磨著,渐渐地,我摇摆着头,嘴里不断发出咿咿唔唔性感的呻吟声,双手也移向弟弟的下腹,不停的摸索著。这时,弟弟起身将我身上的衣物扒掉,又迅速的压在我的身上,用坚硬的肉棒,不停盲目的在我的下腹乱动乱顶…

“哎呀….弟….你的好大….好硬….”我的手碰到弟弟的阴茎时,低声的叫了起来!我的眼睛睁得很大,似乎不相信弟弟肉棒的尺寸。

“大姊,妳知道吗?妳是那么的秀色可餐?我要进去!我要进入大姊妳体内!”

弟弟失魂的呢喃著…怀着期待的心,我却已经开始抚摸弟弟巨大的阳具。弟弟把我拥进怀里,我把那湿热的阴部触向弟弟勃起的阴茎,我们两人都因此而发出嘘喘声。

“慢一点!…不要那么没耐心!”我小声的说。

“我等不及了!大姊妳看我勃起的阴茎已经不住的跳动着….”

弟弟吻着我的双唇呢喃著!

弟弟握住我的36E罩杯乳房,开始抚摸她,我的乳头很快就又有了反应慢慢的凸立起来。

“靠过来一点。”我也情不自禁地开始爱抚著弟弟的阳具。

“天啊!弟,你真的是很大呀!”我惊乎的说道著!

“弟,我可以摸它吗?…”

“当然可以.....”

弟弟拉起我,手指轻轻的滑过我的肌肤直到我那稍稍开启的阴户,跟随而来的是由我喉中倾出的呻吟声。

“大姊妳的阴唇还有阴道的颜色好美……”

弟弟伸手往那小肉粒上去逗弄著,弄得我全身一颤,阴户更是猛力收缩一下,我的洞穴是紧紧的,但也已经是热呼呼而淫液横流了。

我扭腰道:“啊……弟……我被你逗得很舒服……哎呀……不要再逗弄了嘛……嗯……嗯……”弟弟知道我已经性欲难耐了,于是抱着她狂吻著。

“姊姊的小嘴巴一定是渴了,来,喝我小弟弟上的果汁。”说著,弟弟就将他的大肉棒挺到我的面前,我能清楚地看到龟头马眼口中流出来的透明液体。

“还说我呢,你不也开始流淫水了。”

“躺下来!我让你知道女人是怎样服侍男人的!”

弟弟依言躺下,我屈跪在弟弟胯部的上方,用我温热而湿滑的臀部上下的抚慰弟弟的17公分大肉棒。我很仔细的舔遍了弟弟的阳具,然后把弟弟的龟头吞进我的嘴里。一连串的快感使弟弟发出了愉悦的呻吟声。弟弟把他的阴茎压在我的喉咙底部,使我呼吸为之困难,然而我却一点都不在乎。舌头品尝著弟弟可口的阴茎,使得弟弟有如身在天堂,相信这是弟弟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刻了。

我一口把他的龟头含住,使劲的舔著,我心中清楚,弟弟龟头的冠状沟最为敏感,我时而用上颚顶,时而用深喉压,时而又用舌尖快速的刺激。

弟弟果真被我弄得爽歪歪的,竟将我得嘴当作阴道,抽插起来,这阵阵进攻,弄得我是满嘴唾沫,随带随出,擦都来不及。我显然知道要如何来吸舔男人的性器。

真的!偶尔我还会把弟弟的大阳具整根吞下,受到压迫的小嘴形成更有感觉的小穴。弟弟很想看看我那性感的小嘴含着自己大号阳具的姿态。

等弟弟在我得嘴里爽够了,他就想要找我的小穴了,我的小穴早就已经泛滥成灾,弟弟将他硬梆梆的肉棒从我嘴里抽了出来,换了个姿势,弟弟毫不犹豫地含住我的阴唇,弟弟尽全力将舌头深入我的花穴,我的蜜汁是那么的甜美。弟弟一直品尝着我可爱的小穴,喝吮着我蜜穴里所流出来的汁液,一直到我的淫水泊泊流出。

“弟……我..实在……受……受不了……了啦!……别再舔……了……我要……要……你的……大……大……肉棒……插……我……的……小……穴……”

弟弟再也不能承受这样的兴奋了,阴茎也无法忍受法我的嘴所带来的刺激。弟弟的呼吸变得急喘了。

“….快……快给我,我喜欢大姊妳….跟我…做爱!嗯..嗯..”

弟弟伸出双手扶着我的腰,形成一个较好插入的背后性交姿势。而我也挺起圆滑白褶的屁股作为回应。

弟弟的大龟头顶开我两片阴唇,弟弟伸出双手扶着我的腰,形成一个较好插入的背后性交姿势。而我也挺起圆滑白褶的屁股作为回应。弟弟感到有一只手抓着他的阴茎,导向玉户,那是正是我的手。

当弟弟觉得龟头已经到了我阴户的阴道口时,弟弟稍稍的向后弯了弯身子,然后轻轻的向前推进。我的阴道非常的紧,非常非常的紧,幸好刚才长时间的前戏高潮已经使得我的阴道充满淫液,得以让弟弟的阳具顺利进入。一点一点的,弟弟慢慢的进入我的体内。突然,弟弟突然感到有一丝微微的阻挡。

“啊……好涨……弟……我………好痒……好舒服。…”我娇哼不停。

“弟弟会…..慢慢的,….弟弟….不会….弄痛我的!…..”弟弟轻声应和著。

“啊……插……吧……弟……你这样子……从后面插……会使我更觉得你……真的好大……好大……喔……我真的是……爱死你的这根…………肉棒了……啊……啊…弟………用力……用力插呀……啊……嗯……”。

弟弟用骑马式不断的抽插我,两手也在捏弄我的乳房。阴道真是又痒又麻。两个乳头也已变硬,呈现出诱人的深红色。

我此时已经顾不得什么矜持了,口中起先是呻吟,之后索性成了叫喊:

“喔....插我!...插进大姊的阴道内呀!”

想不到如贵夫人模样的我,在床上不再是贵夫人了。

“这感觉真是舒服!天啊…用力的…插…插进妳姊的阴道内!”

“啊……好深啊……嗯……用力……弟……我……爱死你了……啊……啊……我……要泄了……啊……好舒服……好畅快……用力……对……再用力……我…要泄了……啊……美死了……嗯……喔……嗯……”

弟弟不再浪费时间,开始抽插,真正干起我的嫩穴来。忽重忽慢忽轻忽快的深入,使的我不自禁的发出呻吟。

“啊……不行了……我……又……又泄了……喔……爽死我了……”

“啊,啊……大姊好爽,大姊……还……还要,深一点,再深一点……弟弟的大鸡巴姊姊好喜欢……我……我又要丢了,快…………胸罩。”

当我高潮来临时,就好像是大爆炸一般。我的整个身体不停的摇摆,阴道里更是强烈的收缩。我的眼前一阵黑暗,阴道传来阵阵收缩,我又将一股汹涌而出的蜜汁泄在了胸罩上,这回胸罩可算是饱和了,全都湿透了,事后的我真为自己的淫荡而感到惊讶。

性交时我从不有意的压抑自己,相反,我还会更主动的收缩自己的小穴,这不仅加大了弟弟的快感,还使自己拥有更深的体验,难怪弟弟后来常常夸我的小穴是名器呢。

在我阴道的阵阵收缩的刺激之下,弟弟终于要射精了,可是我今天是排卵期呢,他又没有戴保险套,没办法,弟弟只好拔出阴茎,将一股又一股浓精射在我的胸罩上。作为补偿,我当着弟弟的面将胸罩上的精液舔得一干二净,再用胸罩抹干净他的阳具。

好久好久,弟弟和我才平静下来。弟弟抽出了阴茎,拉起了我。再给她一个深深的热吻时紧紧的抱着我。弟弟俩的舌头探刺了彼此口中的每一部份,而我跟弟弟的手则不断的在的身上探索著,犹如瞎子摸象般的寻找彼此身上的每一个点。慢慢的,弟弟的手指再度深入了我那深邃的隧道。在我急促的喘息中,我又拉着弟弟躺下去。弟弟压在我的身上,就好像是天底下最自然的事一般的开始又再一次的进入我最美的阴户。

弟弟的阴茎在我的花房周边不停来来回回的摩擦,禁忌的刺激使俩人更大声的叫喊出彼此的感觉。我的阴道在呼唤著弟弟的进入,弟弟一点点的往更深的隧道前进。而在一会之后,弟弟再度感到阴户紧包著阴茎的舒爽。

“弟弟……你的肉棒……插得我……再快……快……我要泄……泄……了……”

我被弟弟的肉棒抽插得媚眼欲醉,粉脸嫣红,她已经是欲仙欲死,小穴里淫水直往外冒,花心乱颤,口里还在频频呼叫:

“弟!……大姊被你插上天了……我痛快得要疯了…………插死我吧……我要死了……”

“喔..喔..天啊!喔..啊...啊...太美了..太舒服了..”我的身体剧烈的颤动着,弟弟的心脉也跳动的异常激烈。

“喔..不要停...用力...我快要泄了...天啊……弟弟……这几下……我……我……好痛快……好舒服……心肝……要命……我…我已快乐至极……插得真够劲……我………的骨头……都要酥散了……弟……快……再快……再用力……我……要……出来……来了……泄……泄给……弟……”

我真的又泄了!弟弟那硬梆梆的男性象征感到我的阴道好像活了起来一样。包围在阴茎外的肌肉不停的收缩颤抖著,甜美的爱之液一波又一波的冲向的龟头。弟弟挺了挺身,将阳具向外退出,只留下龟头的前缘还留在阴道里。

当我由高潮中回过神来之后,意犹未尽的挺起我的臀部,示意弟弟更深入。强烈期待的心情,让弟弟毫不犹豫的再度挺进。缓缓的深入,龟头的尖端又再一次的触到我的子宫了。

正当弟弟想点火触发时,我已先一步采取的行动了。不得不的发出了低沈的呻吟叫声,喔,天啊!我的阴道是那么的湿热温滑。

“插我!弟………”我叫了出来。

“喔……对……就是这……样……啊……我的冤家……啊…………深一点……喔……用力插……插…………嗯……插我的小穴……弟弟是……你的小穴……就这……样……干我………吧……啊……嗯……”

弟弟慢慢的推动着阴茎在我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每一下都是深深到底,下下入肉。弟弟完全发挥了阴茎17公分的长处,在我又紧又湿的深穴里徘徊。

“嗯…大姊…我……这样插妳……爽不爽……弟弟的……棒棒……大不大……大姊妳的小肉穴……好美……啊……妳的小穴……好紧……好美喔……我的鸡巴……被夹的好……爽……我……好爱……你……你……啊……”

弟弟将我的屁股抬高,把枕头放于我的臀部,使我的小穴更加的突出。并抬起我的左腿架于肩膀上,让我能看到俩人的下体连结在一起。

“啊……我……你看……弟的宝贝……肉棒在妳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的……看……啊……啊……小小穴……正在吞吞吐吐…………弟弟的肉棒……嗯……嗯……插得妳……爽不爽…………啊……”

我媚眼如丝的看着弟弟俩的下体,自己的淫水沾湿了两人的阴毛,还流了满床。这时我的小穴有着阵阵的痉挛,一阵阵舒畅的感觉从小穴流出,弟弟也满身大汗了。一直到我再度高潮,射出我的阴精之后,弟弟抽出了阳具,伸出舌头,仔细的舔吻着我的阴唇。我的阴部是那样的美丽,弟弟一边舔著由那凌乱的裂缝里流出来的蜜汁,一边欣赏还因充血而膨胀的美丽阴唇,足足花了好几分钟才总算舔干净了我的蜜穴。

之后弟弟再度的进入我的小穴,继续的享受这美好的抽动。弟弟不停的在我的身上抽插著,细听由我口中溢出的淫声燕语。

“嗯……弟……插的我小穴好美……花心好酥…………肉棒……你干得美死了……哦……哦……嗯……快……快……快插……大姊我爱死了……哦……嗯……我快……忍不住……啊……泄……啊……泄了……”就听到小穴“滋”、“滋”两声,小嫩穴的精水潺潺而流。

“啊……大姊……快一点……抱紧我……妳那又热又烫的淫水……烫得我的龟头好舒服………快要射了………我……”

终于,弟弟的高潮也快来了。弟弟不停的耸动着下半身,屁股拚命的狠抽猛插更剧烈的进出,我知道他快射了,我赶快把他拉开,随手抽了一件在弟弟房间的胸罩,弟弟龟头一阵苏痒,背脊一阵酸麻,一股滚烫的浓精飞射而出,全部射到我的罩杯里面。

在这一晚里,弟弟射了又射,不停的射在我的乳房上,我的双峰不停的在弟弟的阳具上耸动着,红红的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想着弟弟才大一,我与弟弟还有四年的相处时间!!!!

这就是我与弟弟的淫荡生活,在弟弟的要求下,我将它写了出来给大家手淫和幻想。在我写的时候,仍然是穿着沾过弟弟精液的胸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