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老板的故事

  哥哥到市里打工已有一年了,最初他的电话很少打回家,可是最近一个月哥 哥经常打来电话说工作非常顺利,工资也涨了很多,很希望让我这个弟弟去城里 玩玩。父母很高兴,于是暑假的时候便让我去城里看哥哥。   下了火车,哥哥正好在站台等着,我高兴地跑向他和他拥抱在一起。我们兄 弟二人的关系非常亲密,哥哥长得非常帅气,村子里大部分的人都很喜欢他,很 多女孩子都爱和他接近。从小我便是哥哥的跟屁虫,即使现在长大了哥哥也依然 喜欢张开怀抱将我裹进去。   没想 […]

小男生郊游遇险

  今年的六月格外的热,像要把人都烤熟似的太阳一直挂在天上不肯休息。即 使是晚上下山之后,它带来的余热也足够让地下的人类睡不安稳。   最受不了热的丁浩一大早就约了几个同学去郊外的湖里游泳,可是那帮家伙 宁可躲在家里吹冷气,也不愿意出来到大自然中天然的消暑圣地去避暑。丁浩一 气之下,自己背了背包,跑去那个不久之前发现的隐密小湖去游泳了。   这个被整片树林遮蔽着的天然小湖是他和朋友在一次野营的时候无意中发现 的,紧挨着一座小小的城堡。由于没有人 […]

火车重逢记

  易军是我的室友,也是我新训中心的教育班长,我们共同分租一层两房一厅 的房子,他有一好个交往多年的女友,作人非常的讲义气,也很大孩子,一七六 公分七七公斤,硕壮且结实的体骼,均称的肌肉,帅气、俊朗脸庞,不抽烟,但 酒量一级棒。   他是我从台东搭火车北上时给重逢的,他刚好坐我隔壁座位,而且我是坐错 我车票上的号码座位。当时他是后来才上车的,便走到我旁边,开口道:「先生, 您确定您坐的这个位子是您的吗?」我突然回他一句:「当然不是,这个位子是 […]

同学爸爸教我们打手枪

  这是发生在我即将升国中二年级的暑假,这天我从小的好朋友阿建邀我一起 去看电影,他爸爸要带我们一起去,对于爱看电影的我当然是一口答应啦,况且 阿建的爸爸对我很好,每次去阿建家打电动都会请我吃吃喝喝不少东西。   这天先来到阿建家等他爸爸,由于看早场电影,当我到阿建家的时候,阿建 爸爸还没睡醒呢,于是我就跟阿建打起电动来,没多久阿建爸爸醒了,只穿了条 低腰的三角裤就从我们面前经过,由于我跟阿建从小爸妈就离婚了,我是跟妈妈 住,而阿建则是跟爸爸住 […]

被一个流氓的小警察干了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愤青,一个很老实的人,但是有的时候也做一点偏激的行 为,但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有天坐公交车的时候看到旁边有个警车,车上的 警察在打电话,我想都没想就用手机拍了下来。加上那几天精神有点失常就发到 政府政务公开的网站上去投诉他,因为要求提供真实信息,谁知这都给后面的事 情埋了伏笔。也不知道事情过了多少时间,有天接了个陌生电话。   「你是XXX 」   「我是,你哪位?」   「警察,警号是XXXXXX,你自己投诉我你怎么忘了? […]

地下室的秘密

  手脚分别被铐在木马的二侧的铁圈里,随着木马前后的摇摆,深深插进直肠 的铁棒更加肆虐无阻,好痛好难受啊!   「雷,我求你……放了我,至少……至少别把我铐在木马上,我求求你…… 啊啊……」彷佛永无止尽,摇晃的木马带给罗伊莫大的痛苦。   那个被称作雷的男人熟稔打好领带并穿上笔直的深色西装,他走到苦苦哀求 的罗伊面前,欣赏他冷汗直冒的俊颜。   「怎么这个玩具你不喜欢吗?还亏我特地从古董店买回来,只玩一下实在是 太浪费了,你今天就好好的待在上面 […]

回忆我大学澡堂的激情事

  前言熟悉广东的同志应该都知道,在广东传统是没有公共澡堂的,无论在学 校还是社会上皆如此。(当然现在的桑拿室就不算了)而且广东人对同性之间裸 体似乎十分避忌,中学的时候即使在水房洗澡,大家都穿着小内裤,即使到最后 换衣服,不得不把内裤脱掉的时候也躲躲闪闪的在角落进行。因此上大学后出了 省,真让我大饱眼福。头一次进水房,竟然看到两个帅哥毫无避忌的赤裸着身体 洗澡,两条粗大的鸡巴在我面前一晃一晃的,直看得我心跳不已。   再到天气凉点,澡堂开门营 […]

被男人包的男人

    我今年27岁,我的人生虽然只是过了27年,但已经经历了很多事,尤其 是这几年,有很多过去的事我不想再去回忆。现在的我,在美国的加州修读工程, 是一个全职学生。   我住在一间15千平方公尺的豪宅,豪宅里面有很多间房,有泳池有花园, 有几辆名贵跑车,但这一切都不是我的。   这间豪宅的主人叫钟先生,一名47岁的商人,是继承家业的独生子,已经 有太太和一名16岁的儿子。钟先生出生豪门,本身就有一种贵气,他看起来只 有三十多岁,热爱跑步的他身 […]

贴身保镖

  我在一家公司当保安已经三天了。每天在办公大楼门口巡回很 是无聊,看着大街上过往的帅哥靓女体内总是感到一阵阵的燥热,身上的短袖保 安服似乎要被我平时就很发达的胸肌撕裂开来,下档处立马就会凸显起一大砣。 这时我赶紧来回走两步,掩饰一下。   我在中学就是公认的校草,有着湖南人特有的凝脂般的皮肤。微圆的脸庞。   一双上挑的桃花眼,高高隆起的鼻梁,一头乌黑的自来卷头发。一米七八的 个头。   在学校不要说女同学,在男同学里回头率都非常高。但不知为 […]

虐玩教练

  「他妈的操蛋!!」骂声穿过空荡荡的更衣室,伴随着一声巨响,门被撞开 了。汤米从他的幻想中猛醒过来,把头扭过去。他站在花洒底下,温水从花洒头 喷出来,象小瀑布那样淋在他那修长的身体,他的双手仍握着自己那粗大的阴茎。   那是教练的嗓门,汤米沮丧地想,松手放开开始软缩的阴茎,今天没指望把 精液喷在浴室墙上了。   咀咒声继续在嚷,那个发火的汉子似乎越走越近了。汤米举手把水温旋钮拧 到冷水那边。他决不想被教练约翰森逮住他在做那种事。冷水重重地淋在 […]

野战

  伴着微风,乡间道路上渺无人烟。这是个很安静的郊区,鲜少有人会来。沿 着道路走去,尽头是一个营区,驻紮着一连的陆战队。眼前走来了三个高大壮硕 的男人,他们身上都穿着一件白色内衣,下半身穿着陆战队的迷彩裤,还有一双 黝黑的军靴。   三个男人有说有笑的,彼此打打闹闹的,让这安静的乡间道路添加一丝热闹。 带头最壮硕的男人叫做国宪,今天二十三岁,他长的非常的高大,也有一张英俊 的脸庞,可是他的脸上带着一脸淫秽,嘴里也说着一些不堪入目的话。   「干 […]

代课老师

  代课老师(上)   我只是一个代课老师,却深受大部分学生的爱戴,因为我的爱和纵容。今天, 上六年级班,我就知道他们这个时候对性充满了好奇,于是就在课堂上教了一些 性教育,临下课还加了一句:“有什麽问题可以找我谈,我可以以朋友的身份和 你们谈的。”   一星期过去了,我也几乎忘了这件事了,却突然来了个学生,叫阿豪的,是 我六年级的班中,我最疼爱的一个。别以为他成绩很好还是什麽的,只因为,他 十分十分地俊俏。白皙的皮肤,大大眼睛,均匀的身材和唇 […]

『性』福蜜月30天

                序文   「寻~寻~我可爱的寻,过来给老公抱抱。」一名长相漂亮的美少年,嘴里 说着不太符合他形象的话,不过眼中满满的诱惑道是谁都看的出来。   而被唤的人乖乖的走到美少年的身边,任由美少年将他拥进怀里,虽然他的 容貌挺阳刚的,但两人相拥的画面却不感一丝突兀,甚至有种这两人是世上最幸 福的人的感觉。   「亲爱的寻~明天就是我们为期一个月的蜜月,你说我们要不要来玩个游戏 庆祝我们结婚一周年还有我们的恋情堂堂迈入第六 […]

游戏男孩

  昏暗的卧室内,窗边的纱帘随风飘逸,淡淡的月光透过纱帘将室内铺了一片 淡银色。卧室正中的大床“吱呀吱呀”地响着。   “啊哈……唔……再,再深点儿……哦……给我,快……哦……”一个全身 赤裸泛着红晕的男孩跪趴在床上,头埋入枕内,口中不断地发出腻人的呻吟声。   双手紧抓着两侧的床单,身体因为阵阵的快感而微微颤抖。他的身后,一个 健壮的男人将他的男根深深的埋入男孩的臀瓣中激烈的抽插着,一手握着男孩的 渐渐搏起的阴茎揉搓着压向自己,同时另一手拽拉 […]

一个小明两个变态

                第一章   王小明是个普通人,身高普通、长相平凡、学历中等、个性也毫无特色可言, 如果你不注意看他还会忽略他的存在。但是王小明他非常非常满足于自己的一切, 他喜欢静静的观察人群,因此他选择了在餐厅工作,每天看著不同的人来来去去 可以刺激他的灵感。   没错!!就是灵感,王小明他只有一个部分不普通,他有一个小小的副业, 那就是画「A漫」,他久久才出一本漫画,因为他只能利用Dagaz休假的时 候画漫画。   今天早上 […]

激情帅哥

  我很喜欢运动员或是体育系搞运动的男生,因为他们的身材都是超级棒的。 由于他们本身都比较大而化之,再加上我左侧的寝室就是体育学院的寝室,所以 我经常可以有「一览春光」的良机。不过因为觉得周围的体育生或是运动员大多 是直男,所以对于他们我多数只是YY一下而已,从没真正的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运 动会,每逢运动会我是一定会去现场看的,不是为了观看比赛有多么的激烈,而 是为了一睹壮男的完美身材。每个学院的选手都有几个身材不错的,不过我觉得 还是体育学院的 […]

肌肉菜鸟兵

  这两天寒流来袭,晚上基地内军官都懒得查哨了。只有我依然乐在其中,因 为我们单位有一个菜鸟小帅哥在站哨。   他站的是单哨,岗哨位置又是在天寒地冻的刮风区. 拜新竹强风所赐,即使 我把机车骑到了岗哨附近都很难被察觉. 每次我都把机车停在附近一个废弃的营 房,然后摸上岗哨旁的机堡,看着他,然后脱下自己的裤子,一丝不挂地抚摸着 发烫的阳具。   看着他鲜明而秀气的脸庞,脑海中拼命想着每晚和他在浴室不期而遇的壮硕 裸体,以及粉红有包皮的阴茎,不知不 […]

胖叔叔

  这几天家里的电视不晓得是怎么回事,看着看着就会突然的转台,老妈叫了 她公司修理电器的人来家里看看,电话一响,他已经在楼下了,他是个四十初头 的男人,半长的头发,烫了一头有点好笑的卷发,幸好他有一点微秃,保持了一 点中年男人该有的男人味,嘴里咬着台湾口香糖,使得他不大的嘴巴显格外的红 润,他对我笑了一笑,「底迪,可不可以帮我一下」,好像是在哄小孩一样,一 个〝大〞男人装可爱的声音,听了让我觉得有点彆扭,像是在挑逗我一样,「等 一下,我放个东西 […]

那一夜,他喝醉了

  那一年刚刚毕业,我和我的同学来到了苏州打工,我们合租了一个三室一厅 的楼房当中的一小间,房间虽小但是只有我和他两个人也不算挤。以前在学校住 的时候全是上下铺,从来没尝试过两个人睡在一起的感觉。刚开始还真是不习惯, 感觉很不舒服,后来时间久了也就适应了。   有一天我下班回来看到他把饭做好,一个人在那边看电视等我回来和他一起 吃饭。我这是第一次仔细看他,穿着一个暗紫色的衬衣只扣了下面几个纽扣,袖 口挽起很高,脸上的胡子被他刮的和鬓角都连在一起 […]

管乐团的学长

第1集   在学校参加了管乐团   我是吹长笛的 一年级入团的时候   什么人都不认识 闷闷的 看学长学姊们聊的很开心   每次我团练完都草草收拾就走了 一方面是妈妈来在我回去的   但是我练团的时候目光都会落在一个学长身上   他是竖笛首席 声音浑厚饱满 扎实落点   有次听他在练其他独奏曲的时候   整个人掉进她的美妙音乐中 久久不能忘我   这个位学长大家都叫他小白 因为他皮肤蛮白的   不过因为他是排球队的 所以他的手臂很壮   手掌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