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了双胞胎

据说双胞胎之间具有超乎想像的联繫,像一隻雁的两翼,可以分两左右,但没办法独立作业,拍动左翼时,连右翼也会随之舞动。 女友文丽是双胞胎,那是在我第一次到她家拜访时才知道,而那时我认识文丽已经足足三个月零十九天。每次和文丽谈起当时的情景,她总是拿起食指在我脸上括,啐我好不要脸,连自己小姨的豆腐也有胆吃。 文丽家住台中,门前落地窗正对著英才路,那一天是溽暑的晌午时分,文丽一回家就溜的不见蛋,留我在客厅正襟危坐著同未来丈人閒咳牙,哪裡不好聊却聊起隔年的 […]

高中女儿的轮姦盛宴

9月7日,星期五 放学时间,苏静怡听到学校的广播,便提著书包往学生会长室走去。 苏静怡,17岁,两个多礼拜前刚转学进东京第一贵族明星高中–帝神高中。马上,便受到全校男性教职员及学生的疯狂崇拜与爱慕围绕。 静怡一头飘逸长髮几乎垂至柔软纤细的腰肢,肌肤雪白无瑕,鲜嫩可口。 三围大概33C—22—34,样子相当清丽秀美楚楚动人,气质清灵,身高167cm,水手服短裙下露出一双修长匀称的雪白美腿,长腿美少女一个。 一种娇柔纤弱,幼齿白嫩,令男人想怜惜或蹂 […]

和女友两个死党玩3P

女朋友婷婷被派到美国培训一个月,晓东今天早早的翘班回家,打算和她来一场激烈的告别仪式。开著车刚出公司,手机就响了起来,用车载蓝牙接通电话,传来了婷婷的声音:老公,今天我大学的室友来我们家给我践行,我们喝酒喝的正high呢,你路上再给我买两瓶红酒回来。婷婷压低声音:老公,你整理下形象,今天来的是杨琛和蒋媛哦,你都没见过! 晓东无奈地苦笑,看来告别仪式是泡汤了,老婆是晚上11点的飞机,这一喝,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以前常听婷婷说起她的好朋友杨琛和蒋媛, […]

二位尤物,感觉自己实在太幸福

  刚从部队退役时,因为社会上正逢经济不景气知之际,工作可以说是非常不 好找,尤其像我这种只有高中毕业的人,可以说是高不成,低不就。   正当我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时,我的幸运女神已经悄悄的降临。   那一天正下著大雨,我正从家里出门,淮备到某大企业求职,虽然天气并不 理想,但我总觉得今天会有特别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仍就穿上我最体面的一套西 装并淮时出发。   走在忠孝东路四段上,阴沉的天空还下著雨,路上只有三两行人,正当我正 在思考如何面对面试 […]

被警察轮奸系列

第一章 妹妹:美丽的槟榔西施 深夜,我和搭档小陈照例开警车巡逻。 我,42岁,升不上主管的秃头中年警官,有着啤酒肚。 小陈,34岁,壮硕的身材,脸有戾色。 我们不但是公事上的搭档,在鱼色喜好上也是哥俩好。尤其身为警察,让我们常有机会滥用职权对美女吃豆腐,甚至奸淫得逞。 事实上,今夜在车上,我们还一直兴奋谈论上星期轮奸的那个酒店公主,以及前天轮奸的高商女学生。那个清纯秀丽的酒店公主长得超像名模林志玲,是临检时故意栽赃带回警局,路上就带到公园轮奸了 […]

传说中交换身体做爱

角色说明凯仪(女)和子轩(男)是一对男女朋友 咏霞(女)和家文(男)是一对男女朋友 ****************** ‘交换身体首篇’ 我睁开双眼,凝凝的看着天花板,我想坐直起来却感到浑身酸软无力。 “醒来了吗?”一把少女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右手只感到被紧紧的握著,像害怕松开了便再抓不著一样。 “想坐起来吗?”她小心翼翼的扶着我,让我坐直起来,我看着她,满脸疑惑。 “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她轻柔的说著,眼睛却开始变得湿润起来。 “凯仪…… […]

狂欢四十八小时

陪家里人吃过了饺子我就出来了,外面还在热火朝天的放著炮把我的耳朵震得嗡嗡直响。 好不容易才叫到一辆出租,到了东子家发现哥几个早都到齐了,见我到了大家马上摆桌子开麻。还不到一圈我就给几个小子来了个杠上开花单砸飘,从此就开始一路糊了下去,凯子手风也挺顺。 到第八圈下来的时候我已经赢了将近一仟,凯子也赢了七百多,在大鸟和小东两口子的强烈要求下只好撤局。出去找了个饭店吃过了饭,大鸟说要去他爷家就跑了,东子也要去老丈人家拜年,于是大家就散了。凯子问我有没 […]

彩妮夏夜3P游戏

在一年的周末夏夜,我开车闲逛停下买个饮料。出来时,一个女孩跑来问公共汽车的坐法,我看她长的很清秀根本和杨彩妮一样︰一头及肩的直发,162cm左右的身高,穿着灰色无袖连身洋装,搭配起那大约32.23.34的姣好身材,前凸后跷十分正点。于是我便故意说和她同路好心的邀她一起上车,劝了半天好不容易才说服她一起上路。 路上我请她喝刚买的饮料,她很有戒心的拒绝了。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原来她叫小昭,18岁,是高中应届毕业生,独自北上租了房子打算重考,今 […]

妈妈的公司联欢会

我妈妈陈娼萍上班的公司是个IT公司,二十几岁年轻人比较多,观念也相当前卫和开放。在公司中,我妈妈今年四十三岁,在公司属于老员工了,现任主管会计,部下不少俊男靓女同事。 但我妈妈娼萍的丰满身材和娇美的长相却是人见人爱,身高五尺二吋,三围34C、27、36,娇小可人,凹凸灵胧,但平常都穿得很保守密实不失庄重,那种‘呀姐!’的气质并非一般年轻女孩可比。 俗语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正因如此,妈妈的工作相当顺利,没有部下不听她的吩咐。我妈妈娼萍也每每 […]

被一群意大利男人轮奸

这经历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禁忌,我从没有同任何人提起过,包括我的家人和男友,而且,我想我应该一辈子都不会向别人提起. 两年前,我刚离了职,还未找到合适的工作,所以,我不顾家人和男友的反对,决定实现一直以来的梦想,一个人到欧洲游历,我打算玩两至三个月,才回港再找工作.在我玩了约两个月后,我到达了意大利南部的拿坡里,这是一个美丽的城市,但治安却不太好,虽然已经有朋友事先警告过我要特别小心,但由于之前的行程都很顺利,我的确是减少了戒心,孰料就是这样出事了 […]

空难后的一男六女生活

和其他几名幸存者呆呆地站在山谷中,看着还在冒着浓洇的半截飞机,心,已经沉到了谷底。飞机坠落,后半截机身幸好扎在茂密的原始大森林中,机尾挂在高高的树杈上。 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几个幸存的人从树上弄下来,这小半截机尾中坐了八个人,飞机爆炸时整个机身都炸得粉醉,只有这小半机尾坠下来,而且幸运地落在了树林中,可是靠前坐位的办公室老马,被飞机爆炸时的碎片削去了半个脑袋,脑浆流了一肩一背,早就死了,坐在他旁边的我,倒是毫发无伤,只是吓掉了半条命。而坐在后面 […]

引诱的3P

今日收到家碧的电话,她叫我陪她看电影,我见今晚有空便答应她。当我赶到戏院时已快要开场,所以连要看什么电影也不知道。 进入戏院后刚正开映,四周暗得连路也看不见。 而家碧则主动拖住我的手,我以为她看不见路才会这样。 后来坐了下来她依然不肯放手,我开始觉得不好意思,因我只当她是别人的老婆,从未有对她作出非份之想。所以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地把手缩回。 银幕上的广告完了,正场开始放映,但竟然是一部三级片。 我问家碧为何和叫我陪她看三级片,她解释说连她也不知道 […]

铁杵磨成绣花针

我,华歆南,听起来很像花心男对不对?一点也没错,我确实花心,要不然岂不辜负我老爹为我起这名的期望,我认识的女人多到我都数不清了,你一定以为认识有什么了不起,是没什么了不起,都上过,了不起了吧! 我老爹不只给我这个花心男的名子,连花心男应有的条件都赋予我了,英俊潇洒自不在话下,温柔多金更是我的特色,哪一个女人能逃得过我的魔掌呢?不是魔掌,应该说是柔情攻势,任她是什么冰山美人,还是贞洁烈妇,只要我小手一勾,大眼一眺,保证手到擒来。 可是夜路走多了, […]

性奴江雪妮和雅萍

阿东不经常回家,除了他偶尔来找我,我不知道他在哪。 的确,我们从部队回来后,相聚在一起的日子少得多了。 但我从林叔叔和媚姨的口中得知,阿东花钱很大,结交的朋友也是有很多,三教九流都有。 而且女朋友也有一大堆。 我上江哥家与姣嫂偷情没几次,就给姣嫂的女儿雪妮碰见三次,虽然当时我和姣嫂都是很正经地坐在客厅里,但雪妮还是感觉到什么。 有一天,阿东见到我,问:二哥,你是不是常去姣嫂家?我有些心慌,不知他怎么得知的。 我虽然是阿东结交的哥哥,但我将成为他 […]

6P的性爱

有一次跟女友去北部找她朋友,那朋友是个女的,找到后就在她家中过夜,那天夜里真让我们开了眼界! 起先并无啥事发生,时间到了将近12点时我与女友正在房间做爱,突然听到有人按门铃,原来是有两三个男生来找那朋友,我们就继续做我们的爱,也不管她了! 过一会儿,突然外面客厅也传来做爱的声音,是朋友在叫床的声音。好奇心驱使下我与女友停了下来开门看看,原来是刚才来的那两个男生现正跟朋友在玩4P,而且就在客厅里! 朋友躺在沙发上,一个男生趴在她身上正卖力地干着她 […]

二位尤物

刚从部队退役时,因为社会上正逢经济不景气知之际,工作可以说是非常不好找,尤其像我这种只有高中毕业的人,可以说是高不成,低不就。 正当我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时,我的幸运女神已经悄悄的降临。 那一天正下著大雨,我正从家里出门,淮备到某大企业求职,虽然天气并不理想,但我总觉得今天会有特别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仍就穿上我最体面的一套西装并淮时出发。 走在忠孝东路四段上,阴沉的天空还下著雨,路上只有三两行人,正当我正在思考如何面对面试人员时,一辆黑色奔驰车突 […]

公用淫女

我就知道阿辉不是省油的灯,好在这次我还多少有了点补偿,可以享用他的网友。所以我乾脆和他做交易,让他再介绍几个网友给我上,我也把我女友借给他一个月。阿辉当然求之不得,很快他就让我如愿上了他的三个网友,在上玩第三个以后,他也毫不含糊的当我的面打电话约我女友出来吃饭,吃饭当然只是幌子,吃饭之后才是重点。我当然不会去打搅他,再说他和小晴的我也看多了,没什么意思了。为了方便,老五乾脆让我女友和他一起搬了出去,我当然知道他们去了哪裡,只是让另一个老三乾著急 […]

荒野记实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 贝芝娟和她的男友在一座人烟绝迹的山上玩着‘成人的游戏’! 她的男友很狂,尽是一些色情的动作,探入她迷你裙内的手,又捏又揉。 弄的她既快活又紧张。叫道: ‘啊!不要!’ 她很想抓住他那讨厌而又可爱的手,但是,他力大如牛,又是专挑她的痒处着手,她挣扎了一会儿,就气嘘嘘的软化了。 没有了抵抗力,他更加得意了。 ‘嘿嘿!’ 他淫邪的笑道:‘你不是说过我的手是多么可爱吗?’ 他索兴把迷你裙掀起来,直到露出了她白嫩的乳房。 ‘啊! […]

顶楼上的轮奸

齐翰一手撑著头,一边打着哈欠。 老师在台上讲的东西他完全没在听,反正班大多数人都如此。如果是个年轻漂亮的老师也就算了,至少还可以盯着她发点幻想;但无奈眼前这个老师虽是个女的,但少说也五十好几了,皮肤黝黑、身材拥肿。 他斜眼看向坐在他斜前方的,班上唯一的女生,亭均。 本以为进了资讯科,能看见的女性大概只有那些老不死的老师,哪知道还多了这万绿丛中的一点红。 亭均大概一米五六左右,皮肤也就只比班上大多数每天打篮球晒太阳的同学白一点点而已,不过脸蛋清秀 […]

轮姦夜店姊妹

车后感觉真是不自然,我很少没穿内裤的,顶多在家裡才会放得开,偶尔出门买东西懒一点才会没穿,特别这次还是穿这样薄的迷你裙,虽然原来的内裤也很小,但总让我心理上有些放心,不过不管怎样不要曝光就好了。 走著真是有点紧张,因为裙子薄真怕一阵风吹过来,我不丢脸死才怪,幸好到DISCO门口都没发生尴尬的场面。 大家约好在门口等,不过比立的同学我都不认识,门口有满多人在等来等去的我也弄不清有没有人先到了,当然有几个男生的视线一直在我身上转我也不是不知道,虽然 […]